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8章
    我也被黑珍珠的手下给抓着了。

    我问黑珍珠道:“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看看我,不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杀彩姐,可以吗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行,卖你们两人一个面子,没有赔偿,没有道歉,但是呢,你们两个的确有情有义,忠心耿耿,如果我杀了彩姐,那我就是树了你们两个敌人,你们这行为我是要提倡的,真的。我不杀她,但是她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彩姐还是那句话:“有种你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笑笑:“你等着,我会让你不敢出声的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鞭子,走到了陈逊身旁:“你跟着我,是我的人,你是该保护救主,但是为了救主和我作对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你只要不杀彩姐,就行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现在和我作对你知道吗,她捅的是我的人!”

    黑珍珠鞭子飞速朝陈逊身上招呼而去,啪啪啪几下,陈逊咬着牙,那手臂上,脖子上,顿时,鞭痕红印。

    她说了不杀彩姐,那就行了,我也不劝什么了,打陈逊那么几下,也死不了人,虽然很疼。

    打了几下后,黑珍珠对陈逊说道:“你要记住,她现在已经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如果她要杀你,我也会死命保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不用,因为,她杀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转身走向彩姐,到了彩姐旁边,她抽出一把 shou,放在彩姐的脖子上,我和陈逊同时喊道:“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黑珍珠回头对我们说道:“你们放心,我没想杀她了,只想,在她脸上画几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不是我和陈逊喊的。

    是彩姐自己叫出来的,看来,女人对自己的脸,重视程度比自己的命真的要高出太多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,你以为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然后,黑珍珠直接一下子,划在了彩姐洁白的手臂上,顿时,血从手臂上涌出来,从手臂上往下流,脖子上,衣服上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黑珍珠你够了!”

    黑珍珠回头看我:“你心疼啊。那我多划两刀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黑珍珠,你不要太狠毒了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这形容词,我喜欢,我就是狠毒,我警告你们两个,你们再说一句话,我就划她一刀!”

    我和陈逊不敢开口了,因为我们知道,黑珍珠真的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黑珍珠对着彩姐说:“你说,彩姐,要是这划在你脸上,你要做手术也恢复不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摇着头,终于,她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么倔强,也会哭呢。你自己开个条件吧,合适我就放了你,否则,脸上画上三刀。左右各三刀!”

    彩姐手臂上的血不断往外涌。

    我和陈逊已经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彩姐说:“赔偿你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三百万,一分都不能少!现在就要。”

    彩姐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想怎么给钱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手机转给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割掉绳子。

    彩姐摔在地上,坐了起来,然后掏出手机,用手机,给黑珍珠转了钱。

    黑珍珠拿了钱后,对彩姐说道:“原来,你不怕没命,倒是怕hui rong啊。如果下次还跟我对着玩,我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了彩姐。”

    然后黑珍珠对手下们说道:“放了那两个,走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下放了我和陈逊。

    我急忙过去,帮忙彩姐用一块布来包扎她的手。

    陈逊过来说道:“走,去医院!”

    我和陈逊,一人一边,扶着彩姐下去了。

    送着彩姐去医院。

    彩姐始终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我心想,彩姐的两个保镖不是那么厉害吗,怎么会被黑珍珠给抓了呢。

    进去医院了之后,医生给彩姐检查治疗。

    都是一些皮肉伤,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看着彩姐治疗后,躺在病床上休息,我和陈逊出来了外面,两人在走廊聊着。

    我问陈逊,为什么彩姐那么容易就被抓了,她不是有两个很厉害的保镖吗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哪打得过黑珍珠的人啊,黑珍珠手下两个,上去没几下就撂倒了那两个保镖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有多强悍啊,那两个保镖可是又高又大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高大,但不是黑珍珠的手下的对手,我不吹牛,以前可能觉得那两个挺厉害,现在就随便在我们的人当中拉出来一个,都基本能和她的保镖打成平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事情已经这样了,你觉得下面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我估计,彩姐不会服气,会继续和黑珍珠打。她很有可能,被黑珍珠灭掉。黑珍珠是打算灭了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不是我们两,那真的会灭掉。劝彩姐她也不听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她咽不下这口气,当时开始的时候,可能还觉得自己有能力干掉黑珍珠,而打了她才知道,她们是玩不过黑珍珠的,现在,明知道和黑珍珠打是打不过了,但是不服气的彩姐,一定倾尽全力,和黑珍珠死拼,她性格就是这样,要强,不服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劝也劝不动了。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走廊上很多脚步声。

    我们看过去,是彩姐的两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保镖,带着一行若干人来了,她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我对陈逊说道:“她的人来了,彩姐也没什么事,我们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陈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两回去路上,聊到彩姐会对我们怎么想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我是她,会请我们两个吃饭,赠送礼物感谢我们,然后问我们如何和黑珍珠相处。以防止被灭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这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过我觉得她会选择下策,就是,记恨,然后疯狂报复,在疯狂中被黑珍珠灭亡。她失败了,没钱了,这都是小事,被黑珍珠杀了,这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陈逊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以为我们能说服她,她这人,很难说服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不如去求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求了也没用,只要彩姐对付她,她一定会报复彩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每次报复,就每次求,让她手下留情,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监狱中,天气炎热,大地冒烟,我在办公室里,拿着一本书,遮住自己的脸,休息着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,是兰芬,我问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兰芬说道:“指导员,监狱里有个女犯求见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兰芬说:“农佳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哟,那大姐大,被关久了,不行了是吧。要发疯了吧。继续关着,不见。我看她是想让我放她出来,那家伙不能放,一放就惹事。”

    兰芬说:“她最近挺老实的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着兰芬,盯着兰芬,兰芬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旁边,我问道:“你是收了人家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兰芬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然后?”

    兰芬说:“这段时间,农佳婕的确挺老实的,她给了我钱,让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来收买了你,也想把我给收买了。”

    兰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看在钱的份上,我可以去看看,如果真的老实,保证不闹事,我倒是可以放。但是上次,差点让几个女囚上了我,他妈的,这口气我咽不下去!她脑子倒是很好使呢,耍计谋,把我骗过去,三个女的把我弄趴下绑着,上了我,就只见过男的强女的,没见过女的强男的,还好那天有人救了我!”

    兰芬差点笑出来。

    我指着兰芬:“笑个屁,闭嘴。”

    兰芬不敢笑了。

    兰芬说道:“指导员,最主要的,是利益,你说呢。她也只想回归到监室中,做个普通的女囚而已。她愿意给钱,干嘛不要呢?如果她实在不听话,再弄过去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倒是也可以。为了钱,可以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我去监区,那单独关着农佳婕的那间监室,看望了农佳婕。

    隔着栏杆,她冲了过来,伸手出来:“张警官,求你放了我,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看来把一个人单独关久了,真的会崩溃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抽了两口,然后给她,她拿去抽,我说道:“关久了,要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农佳婕长长的吐出烟雾,说道:“张警官,我不敢了,真的不敢了。我会老老实实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。老老实实的,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农佳婕说:“我保证!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真的是被关怕了。

    她又说道:“为了感谢张警官的大恩,我会给张警官打一个两万的红包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以,但你保证不要再闹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会不会,我真的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会就好。你别以为你上次对我做的事,我可以当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她道歉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张警官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希望你真的会真正认识到你的错误,不会再乱来。行了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让兰芬带她回去原来的监室。

    作为回报,她让兰芬帮忙,给我打了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这也挺不错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