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7章 解救彩姐
    次日,我又去找了彩姐。

    这次,我在门外等了她有一个小时后,她让我进去见她了。

    看着我站在她面前,她说道:“来看我笑话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要是你这么说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昨晚当着我面还说谁都不帮,转身回去就找人联合黑珍珠打我,今天不是来看我笑话,那就是来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些人,确实是我们的人,但是他们被黑珍珠挖走了,从头到尾,都是黑珍珠在要挟着我来演戏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了她原因,包括她怎么要挟我,我也都说了。

    彩姐听了之后,说道:“张河,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你,不相信你们的任何人说的话了,包括陈逊。你们口口声声说对我好,但是呢,我需要帮助,你们不帮。我怎么相信你是被要挟来骗我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彩姐你想想看,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,我还来这里和你解释干什么,我还一个人来,我不是找死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嘴上说的,我不相信。用行动证明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和黑珍珠约好了,开战,就在这边的那废弃加油站那里,如果输了,我们妥协。你想证明你,很简单,拉你的人来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你怎么那么执迷不悟!”

    彩姐问道:“我怎么执迷不悟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昨晚和他们打,你也见了吧,你们完全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他们昨晚是偷袭的。今天,我和她越好了,好好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打不过,就算是正面的来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人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人多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试了才知道,为什么那么看不起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知道她的都是什么人吗,都是经过正规的类似于特种兵的残酷训练出来的人。你怎么打得过啊?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你不信,我只怕你的人被打得伤残很多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你也太小看我们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只能劝说到这份上了,千万不要和他们打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别太高估你自己的人了!”

    彩姐骂道:“要我赶你走吗。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说: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了,不听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晚些时候,我接到了dian hua,陈逊给我打来的,我问什么事,他说道:“黑珍珠和彩姐干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彩姐完败,是吧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现在彩姐被黑珍珠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让手下打架吗,黑珍珠抓她干嘛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彩姐自己和黑珍珠说,不带wu qi,就徒手开打,人多人少,那可不管。黑珍珠同意了。结果在乱战的时候,彩姐的人纷纷从口袋里掏出 shou,捅我们的人。好在黑珍珠早就有所防备,让我们的人都携带着伸缩棍。打赢了,但我们还是吃亏了,有十几个兄弟被捅进了医院,有两个重伤,正在抢救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他妈的彩姐怎么那么恶心啊!玩阴险的啊,这玩阴险这么玩啊!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黑珍珠看着在乱战的时候,彩姐的人拔刀出来,一怒之下,就带人直接冲向彩姐所在的位置,把彩姐抓来了。现在她把彩姐绑着吊起来了,鞭打着,彩姐撑不了,你快过来!”

    我问:“在哪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珍珠酒店健身房后的那个拳击房,绑着很多沙袋的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知道了,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从宿舍过去了。

    拳击房外,有两人看着门,陈逊和我过去,他们让我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进去了后,看到偌大的拳击房里,只有几个人,那个像沙袋一样被绑着吊起来的,就是彩姐了。

    披头散发,让黑珍珠用鞭子抽得全身是血,不像个人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亲手打的,我们进去的时候,她正在狂打。

    我冲过去,一下子要推开黑珍珠,谁知她动作迅速,知道后面有人冲过来,迅速闪开,然后鞭子抽来,一声响亮的鞭声,啪的响亮的打在我后背,我尖叫一声,然后摸着火辣的后背,再抱住了彩姐:“彩姐,彩姐,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走过来:“让开!”

    彩姐咬着牙,看都不看我,对黑珍珠说道:“有种你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冷笑:“你以为我不敢吗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直接一脚踹开我,用鞭子缠在了彩姐的脖子上往下拉,彩姐的头抬起来,一下子脖子被勒紧了,脸憋得通红,我冲过去:“黑珍珠,别搞了,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黑珍珠又是一脚踢飞我,这脚踢在我头上,我趴倒在地,头疼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用力撑了撑,趴在在地,头晕眼转,全身无力。

    陈逊也冲了过去,但不是像我一样试图用武力弄开黑珍珠,而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:“珍珠姐,饶了彩姐吧!”

    黑珍珠一边勒着彩姐的脖子,一边对陈逊说道:“滚!你没资格替她求情,你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逊喊道:“珍珠姐,求你放了她一命!”

    彩姐几乎已经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是我的人,你帮我的敌人向我求情?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珍珠姐,放了她吧!我保证以后她不会和你作对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这张嘴,太臭,她这人,不守信用,跟我玩阴险的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陈逊眼看彩姐已经渐渐支撑不住,急忙站起来,一把推开了黑珍珠,黑珍珠没意料到,被推开了好远,然后盯着陈逊:“你敢打我。”

    彩姐咳嗽着,大口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我爬了起来,过去抱住了彩姐,要帮她解开绳子:“彩姐,彩姐,你怎么样了。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珍珠姐,对不起,彩姐对我也是有恩,我求你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如果我不放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的手下过来,把我拉开了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那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去死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道:“那你是要陪着她一起去死吗。”

    陈逊又是扑通一声跪下:“珍珠姐,对不起了,今天,如果我救不了彩姐,除非,你从我尸体上踩过去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用鞭子指着陈逊:“你敢和我作对!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珍珠姐,我不敢和你作对,我只想求你,不要杀了彩姐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跟了我,你还这么袒护她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求你,放了彩姐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鞭子啪的抽过去,打在了,地上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看着黑珍珠。

    黑珍珠走向彩姐,彩姐看着陈逊,说道:“别救我,让她杀了我!”

    黑珍珠冷笑,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陈逊站了起来,挡在了黑珍珠面前,保护彩姐。

    黑珍珠看着陈逊,说道:“你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看看我,对我说道: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又说道:“我都被你们给感动了。但是她的所作所为,实在让我难以咽下这口气啊。”

    要怪,也的确怪彩姐真是够贱,自己跑去和黑珍珠说光明正大的开打,自己的人多,然后又说徒手开打,结果黑珍珠带人去了,开打的时候彩姐的人却早就准备好了,纷纷掏出来就对黑珍珠的人捅,好在黑珍珠这人鬼精,让自己的人也在口袋中准备了伸缩棍,不然估计被捅死几个都有。

    换我是黑珍珠,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,我知道你咽不下去这口气,可是,她罪不至死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还不至死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让她对你赔偿道歉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这倒是可以。怎么赔偿?”

    我推开了两个拉着我的黑珍珠手下,结果他们又抓住了我,黑珍珠示意他们放开我,我走到彩姐旁边,在彩姐耳边说道:“彩姐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先把这条命保住再说,赔偿道歉什么的,都是虚的,你说是吗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彩姐却说道:“你别为她说话,她有种,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有时候,真的不知道和彩姐如何沟通交流,她这人,太要面子了,根本就是宁折不弯的类型,但是这样的性格,是很吃亏的。

    可能,黑珍珠抓她来,也只是想要惩罚她而已,结果让彩姐给几句话激怒了,要是黑珍珠想弄死她,找个人垫背,那并没有多难。

    陈逊也劝彩姐道:“彩姐,先保住命,其他的,后面再说,好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让她杀了我,我绝对不道歉,不会给她赔偿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彩姐!先留住命,比什么都要重要!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黑珍珠,别说了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我叹一口气,真的是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对我们两个说道:“你们两个,滚一边去,别费口舌了。你们过来,把陈逊给我绑起来!”

    陈逊急忙要和那几个人开打,但黑珍珠一拳砸在了陈逊后脖子上,陈逊软软的倒在地上,黑珍珠的手下把他给绑起来,也吊着了。

    陈逊晕晕乎乎的:“不要杀彩姐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靠近了彩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