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6章 过于高估自己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还需要利用你一起演出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演你妹,快放了我,我肚子痒,我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肚子不知怎么的真的痒了,手无法抽出来,好难受。

    黑珍珠靠了过来,手放在我腿上,然后伸进去我衣服里,问:“哪儿。”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,这又有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但我不管了,痒得难受,我就说上来一点,下去一点,她帮我挠了,好了。

    然后,黑珍珠却把手,放在了我上面。

    我一愣,问她道:“你要干嘛,我可不是像你那些很开放的随便让你带去乱搞的男人们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贴上我的脸,说道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,这感觉,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舒服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伸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乱搞?你才是真正的乱搞!”

    她突然从媚态转为凶狠:“下车!”

    然后她下车,到了那边后,打开车门,解了绳子,拉着我下车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被松开了,想跑,但跑不了,她太强大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们去干嘛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却带着我走去附近的一家,就是上次那家彩姐去的,和人家谈事结果被人揩油,我和那些人打架的那个亭子饭店。

    在里面那里,坐着了好几桌人,基本都是刚才参与打架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黑珍珠来,他们都站起来了,黑珍珠说了一句:“大家辛苦了,都坐下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我被黑珍珠拉着坐下来,黑珍珠说道:“知道干嘛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庆功会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对,你说你要是在这和我们开庆功会,有说有笑的,彩姐知道了,更是不会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怎么那么无耻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刚才开车回来,开的很慢,因为后面跟了一辆车,你看到吗。”

    我四周看了看,没发现有谁跟踪呢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当然看不到,就你这种水平,也看不到。来,开心点喝酒,反正都无法解释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想来我的确是很难和彩姐解释清楚这事了。

    我就要起身离开,黑珍珠从桌子底下,竟然快速的伸进去我裤子里,抓住了我。

    然后用力一捏:“走啊。有本事,你走啊。”

    我忍痛不叫出来,桌上吃饭的人,对面的,都不知道这里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看,那边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黑珍珠,不知道她说那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辆黑色大众的车里,有人用手机拍着我们这里,你瞎了眼吗,没看到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要硬了再摸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一用力:“让你爽!”

    我痛苦不堪,哭都哭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车上,是彩姐派来跟踪的人吗,看到我们在这里开庆功宴,彩姐心里会怎么想,我好痛苦。

    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给我敬酒!”

    她手上用力,我真怕我爆了,我端起酒杯,敬酒黑珍珠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笑容!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她说:“太假!”

    我急忙露出笑容:“呵呵,珍珠姐,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和我碰杯。

    然后,她对对面的人说让他们敬酒我,特别是强子的人,过来这边,桌子对面,黑珍珠不让他们上前来。

    他们敬酒我,我在被这么控制下,只能微笑着喝酒。

    然后我问强子的手下的人:“为什么你们会到了这边!”

    他们直接说道:“钱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很好,这回答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他们敬酒了之后,都转身回去了落座原来位置。

    那部黑色的大众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把手拿出来了,我捂着腹部,疼死人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要差点让她把我给搞死。

    黑珍珠竟然拿着手,看着我,轻轻舔了一下自己手,我一愣,然后一下子又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如此魅惑?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心跳加速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都快给你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过瘾吧,今晚要不要和我玩点什么游戏。”

    我斜眼看着她,她肯定没好想法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玩你大爷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站了起来,她狡黠一笑,任我走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先去找了强子,问强子他手下的那几个人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两天他们说有事要去办,没和我怎么说,直接离开了。我都不知道他们干嘛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加入了黑珍珠那边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为了钱。他们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了强子刚才发生的事情,以及黑珍珠的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你和彩姐,无法调解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想打dian hua跟彩姐谈谈,或者去找她谈,我估计,她不相信我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要不你现在马上去找彩姐。不然的话,彩姐对你的恨,估计要比对黑珍珠的恨还深。我们现在和环城帮联手进驻市中心,不想分心出来再卷入彩姐和黑珍珠之间的战争。店已经在搞,即将开张了,万一多面作战,对我们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找彩姐,她还会信我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你不找,不知道,找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强子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走吧,我送你去。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看着强子,因为我觉得,无论我去怎么解释,彩姐也不会相信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你是害怕吗。找人过去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强子,不是这样子的,我觉得无论说与不说,她都不会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试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强子开车送我过去了彩姐那边,我也不打dian hua,直接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,彩姐那么晚,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她心情肯定不好,她自以为自己的人很能打,谁知道遇到黑珍珠的人,完全不是对手,几乎就是一盘散沙,全无还手之力,那都还没有准备好,已经被黑珍珠杀得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公司的其他人都走了,但是彩姐的两个保镖站在门口那里看着我。

    见我过去了,他们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说道:“帮我跟彩姐说一下,我来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两个保镖也和我是旧相识了,虽然他们不说话,不理人,但是我知道,他们也是知道我和彩姐之间一些纠葛。

    他们有个人敲门,听到彩姐请进的声音后,进去和彩姐说了我来找她。

    然后,那个保镖出来了,把门关上了,怎么,彩姐不愿见我?

    那个保镖说道:“她让你回去。她不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过去拍门:“彩姐,我知道你觉得我和黑珍珠联合起来对付你,但我真的没有,我是被她要挟着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两个保镖直接架着我推走我:“快点离开!”

    我喊道:“彩姐,那些西城帮的手下,被黑珍珠收买了过去,我们真的没有帮着黑珍珠对付你,不信你问问龙王,问问强子!如果,我真的帮她的话,我何必来跟你说这些废话,我也不是来道歉的,就是来澄清我自己的,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被两个保镖直接给架走了,他们帮我按了电梯,推我进了电梯:“再见你上来,我们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下来了一楼。

    强子在车上等我,见我耷拉着头,问道:“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不见我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估计心情的确挺不好的,和黑珍珠玩,完全不是对手。被打败了。又认定你是帮着黑珍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根本不见我,不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理解她吧。你看,现在过来对付她的人,是黑珍珠的人,陈逊虽然没有来,但是很多人都是她之前的手下,而且加上以为是你带来的我们的人。她肯定会感到十分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陈逊是反对的,我也是反对的。说真的,彩姐这人,我觉得她一直都有些太高估自己,别人的意见她不听进去,不像龙王,而且又很多疑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黑珍珠也是不会听别人意见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黑珍珠至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彩姐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。是,她们也是很厉害,但是黑珍珠,她也交手过了吧,西城帮那么大,龙王哥自己都知道自己玩不过黑珍珠,她非要和黑珍珠闹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人的思想,确实是不同的。每个人都不尽相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但是她太过于高估自己了,太自以为是了。她不惜一切代价,和环城帮的薛羽眉打,如果不是说服了薛羽眉离开,她都要和薛羽眉决一死战,赶走薛羽眉,然后对付我,对付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,抽着烟,我真不知道彩姐到底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有时候,别人避开她,并不是斗不过她,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纠缠,她倒是好,到处树敌。黑珍珠可不会是薛羽眉,因为薛羽眉的目标重心不是在这里抢地盘,而是要进驻市中心,和四联帮斗,干掉林斌,但是,黑珍珠这人,她绝对不会愿意吃亏,谁要和她斗,那真会被她搞死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我觉得你还是要和彩姐见面,就算她不相信你了,你也要劝劝她,别和黑珍珠打了,退一步还好,和黑珍珠开打,她真的会完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问题是她不听。”

    强子开车:“她不听那也没办法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