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9章 没病你走两步
    到了王普的公寓门口,我扶着王普,王普假装出醉醺醺的样子,耷拉着头。

    我们的确喝晕了,但不至于到醉醺醺的程度。

    龙仙仙开了门,我说道:“你家王普,给你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龙仙仙一看,急忙心疼的走出来扶住了王普:“怎么喝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没喝多少,就喝了一人一点,他心情不好,很快就醉了。”

    龙仙仙扶着了王普对我说:“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客气,先走了,再见。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仙仙,你回来了啊,我好想你啊。”

    假装说醉话。

    我走回去宿舍路上,真是够虐我的啊这家伙。

    有女朋友的日子就是好。

    单身狗痛苦。

    缺少了康云这个敌人,监狱里的生活一下子变的有些平淡无聊,当时,绞尽脑汁要如何除掉她,现在她一下子被除掉了,我反倒是感到没了敌人而寂寞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,重要的还有一个对手,韦娜。

    不过,更重要的是上面的对手,把什么监狱长啊总监区长狱政科科长都干掉,让贺芷灵能当老大了,这日子才是能叫真正的好过。

    下班后,谢丹阳拦在了我办公室面前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去了,昨晚喝多了酒,现在全身无力,出冷汗,哪儿都不想去,只想喝点汤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请吃饭都不吃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没胃口今天,很难受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有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各种难受,到处不舒服的难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出去运动一下,出汗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个好主意,但是我实在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不去了,不想动。外面那么热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直接拉着我的手:“你走不走,你不去也要去,要陪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今天是发了什么疯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无聊,找人陪我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徐男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她没空。”

    被她生拉硬拽,拉到了停车场,上车出去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拿着两包烟给我,说:“我从我家拿的,应该是很贵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钻石。

    当然贵。

    但是昨晚那白酒加啤酒,真是让我难受,连抽烟的心情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先放着吧,现在没胃口抽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喝的什么啊,那么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宿醉嘛,白酒加啤酒,一杯又一杯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去哪儿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去蒸桑拿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丹阳,你没疯吧,这大热天,你让我去蒸桑拿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出汗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果然把我带到了一家桑拿馆。

    很大的桑拿馆。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上面有露天的餐厅,我们一边蒸桑拿,一边吃东西,你觉得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拉着我下车:“走了!”

    进去,给了钱,两百八十位,还是有会员卡打折的,要不是有会员卡,那可要更贵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有钱人的享受。

    上去了后,换了衣服,穿上一次性的那衣服裤子,然后出来,随谢丹阳进去桑拿间,谢丹阳也是穿着一次性的衣服裤子,像大厨一样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进去了桑拿间。

    她不停的用水浇在那火热的石头上,一下子,不到五分钟,我就全身汗湿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好过来挑逗我,娇羞的说什么要给我搓背,需不需要an mofu wu什么的,我说道:“别玩,一会儿把我玩火了,直接把你就地正法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撑不到十五分钟,我跑出来外面了,在里面真的是要死在里面快窒息的感觉,热,要死人。

    全身湿透。

    直接去淋浴了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等来了谢丹阳,她也淋浴后过来了,问我道:“出汗了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确实是,酒精估计都出来了,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们到上面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上面是露天的自助餐厅,直接拿着餐盘去拿东西吃就行。

    谢丹阳打了不少的水果沙拉青菜过来,我则是全是肉。

    谢丹阳和我坐下来,说道:“还说没有胃口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那刚才没有,不代表现在没有,感觉出了汗后,真的整个人都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吃饱了后,抽着烟,看着四周,人不是太多,也挺静,这环境,还放着音乐,挺舒服,挺享受。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请你来,第一个,想你陪我,我下班了无聊。另外一个目的,是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道:“谢我?谢我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帮哪件事?难道是,你爸妈接受了你和徐男的结婚要求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怎么可能会。不过他们现在也不逼我了,他们担心我想死了,他们说就随便我好了,不管了。但我妈还是担心我将来的问题,说什么只有这么个女儿,我们死了她怎么办啊。听着我都想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太残忍了你,你妈妈都为你哭泣了,你居然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那不是呀。然后他们找了我,和我长谈,说随我了。现在不管我了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因为我能和徐男在一起一辈子了,他们虽然不会同意接受,但已经不反对了,怕我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恭喜你,目的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但是我还是想生一个宝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是吧。要通过什么人工什么的试管什么的吗。找一个什么硕士后博士后的高材生的爸爸,身高一米八以上,遗传基因要非常好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想和你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和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得了吧你,别拿我来玩,你们玩你们的,别拖我下水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没和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没和你开玩笑。不行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行就是不行。你开什么玩笑,别胡扯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小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靠,丹阳姐,这就叫小气了啊,这能叫我小气吗?你怎么不想想,生出来了,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,对我有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不用管,什么抚养教育长大cheng ren,都是我们管。我想要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开国际玩笑呢。那我呢,我不是她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如果你愿意,她可以认你做爸爸,如果你不愿意,她可以认徐男做干妈,然后我们一家人抚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岂不是认贼作父了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说什么呢,什么认贼作父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好好,不是认贼作父。那,怎么说呢,我怎么可能不管啊,她好歹是我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不可能对她一丝感情都没有的是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那你就经常来看她就好了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滚吧你,那我以后组建家庭,我老婆会介意!我家庭会被这件事给破坏到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这点我也想过,但是你这人那么乱来,反正怎么样人家都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得了吧你,反正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我也不强求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找别的男人去。话说回来,别的好男人你不找,那些人才你不找,就找我这种家伙,你瞎了你狗眼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别人我想到就恶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吧,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偷偷告诉你,我有时候,遇到别的男人接触我,就恶心,更别说,什么进入身体,怀了他们孩子,我想到我就想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也是什么病啊,看来你真是病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这不是病。我没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没病你走两步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才走两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反正我是坚决不同意,你另请高就,抱歉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对了,你知道监区指导员挂了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康云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,监区指导员谁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不清楚,没去关注。我记得你和康云关系可不一般,怎么了,你不感到很心痛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,心痛也有,爽快也有,因为我和她,相爱相杀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,但是她的聪明劲,都用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吧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,想要获得利益,但她走的路错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要是像她一样,在监狱里什么坏事都做,你这朋友我也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要就不要吧,和你做朋友貌似都是我受委屈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用叉子戳我手:“你受什么委屈了你,都是我受你的委屈!”

    我急忙缩手回来,她竟然真的捅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