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6章 康云死了
    让沈月去安排,给王燕换了监室,让高丽罩着她。

    我心里,有些愧疚感,但是想来,王燕和王普,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王普你就死心吧,这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何必为了她怎么样怎么样。

    和王普喝酒,见到王普的时候,我有点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王普也没再提起王燕了。

    这天,我在监狱里,正看着报纸,沈月进来了。

    沈月对我说道:“监区的康云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沈月说道:“监区的康云,跳楼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跳楼死了,怎么会?谁说的,谁传的这些话。”

    沈月说道:“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吗?去证实一下。”

    让沈月找人去证实这件事,康云竟然真的跳楼死了,凌晨的时候,从她自己所住的地方的楼顶,跳下了楼,没有流血,但是已经摔死。

    这好端端的强大的康云,怎么会跳楼死了呢?

    我倒是奇怪了!

    真的竟然就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康云,我竟然有些舍不得,舍不得的是她的美貌和身体,因为我也曾经得到过,但是想到她的毒辣,她就真的该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会好端端的跳楼了,没有遗书,什么也没有,排除他杀。

    我估计,她是被人逼的,可能,就是她所属于的那个集团的那些人,逼她死了。

    或者,是被人报复了。

    谁会报复她?

    谁能报复她?

    难道,柳智慧?

    如果柳智慧想整死一个人,这的确是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监区马上有人替代了康云,当上了指导员,当然,不是我们的人。

    康云死了,不知道对我来说,到底是好还是不好。

    康云的追悼会上,我们作为监狱的领导干部,那是要去的。

    在那设的灵堂里外,来的人挺多的,看着康云那黑白zhao pian上的微笑,我感慨叹气一声,原本一个美貌的xing gan女人,活得好好的,也挺有头脑,不知道为什么要加入了那些什么集团中,为了利益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敢做,所以被人给弄死了,估计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多可惜的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我们进去,点香,拜三下,然后家属答礼,家属中,却没有夏拉的身影。

    夏拉怎么没在其中?

    奇怪呢,夏拉竟然不来,这可是她表姐的追悼会啊。

    长腿夏拉,跑去哪儿了呢。

    竟然不来。

    坐下了后,我们聊着天。

    我走去找洗手间,这设了灵堂,还是小区里的,那洗手间呢,在哪。

    我找,找不到。

    妈的不管了,绕到了小区围墙边,到了停的一辆车的侧面里面,直接解决。

    解决了后,我一下子找不到回去的路,就在小区转着了,听着灵堂那声音,就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从这边的这一面,是听到了灵堂的声音,就在墙那边,可是这里为什么还有一堵墙,好像是小区里的一个私人停车场,看看这墙也不高,不管了,翻过去,因为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爬了上去,跳了过去,一看,不是私人停车场,而是一处种了几棵果树的小果园。这户人家一定很有钱,在小区里面,还能有钱弄到一块地,来自己种了几棵橘子树。

    然后,走到那一头,突然看到墙角那里,树上挂了一个长发女子。

    我他妈的屎都快吓出来了,她背对着我,不是挂在树上,而是站在一个小梯子上,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她没不是吊死,而是站在那里,背对着我,长发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被吓到,连连后退几步,踢在一块石头上,扑通一声摔倒。

    那女子,扭头过来看着我,她带着大口罩,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双眼睛,这身材,我太熟悉不过了,我一站起来冲了过去:“柳智慧!”

    她竖起食指:“嘘!别出声!”

    果然是柳智慧的声音,她,怎么躲在这!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躲在这?

    我惊喜过度,冲过去一把就将她抱着下来,死死抱住了,然后扯下她的口罩,亲上去。

    柳智慧好不容易推开了我:“冷静点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无法冷静,怎么办。我看到你还活着,还能看到你,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又竖起食指:“嘘,别那么大声!”

    我不那么大声了,问:“你怎么在这啊!你让我想你好苦啊,想找你,又不知道怎么找,从哪儿找,几次看到身影都很像你的女子,我追上去,却没追到,有次一天晚上见到了一个很像你的人,后来第二天就见到报纸上说那女子跳河,zhao pian上很像你,我以为你死了,我心里好难受!好在,你根本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傻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轻轻的抱了抱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离开了,好吗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说道:“你先等我一会儿,好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要离开我,好吗那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你在这,等我,静静的,不要说话,我在找人。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找谁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一会儿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摸了摸我的脸庞,然后,戴上了口罩,爬上了梯子上,看着外面的灵堂,我则是抓住了她的手,不松开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左右,她说:“抱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抱着她下来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,我日思夜念的柳智慧啊,重新回到了我怀中,我都怀疑是在做梦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带着我,从这边,开门了出去,然后快速的,拉着我从小区的另一边侧门出去了,出去外面街道上,拉着我进了一个小水吧,坐在了最里面的位置,有屏风挡着的水吧,点了一人一杯饮料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握着她的手:“你可是让我想的好苦!”

    她只是把口罩拿下来到下吧而已,并没有摘下来,然后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这么一打扮,真的是更美了,本来就很美了,这让我一看到,魂魄都要被她那双眼睛给夺走了。

    我握着她的手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想我是很苦,可是你并不只是想我一个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能看透人心,我掩饰不了任何东西,我说道:“被你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一直都有关注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关注我?”

    她说:“经常的,到你住的这边,走走看看,偷偷看看你,看你带不同的女孩子回家,看你最爱哪个女孩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就住在我那附近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是,可是我想过去见你,但我不能出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为什么你不能出现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因为有人曾经跟踪过你,就是那些要抓我的人。如果我出现了和你见面,他们就能找到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被跟踪,那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让你知道,那我经常跟踪你,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跟踪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看谁跟踪你,实施反跟踪,跟踪到底是谁派人跟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是谁派人跟踪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康云。”

    我一惊,说:“我和她是有仇,她也怀疑我和你在联系,但是,如果她让人跟踪我,我都无法发现,那她要是杀我,岂不是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sha ren很难,没那么容易。她们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你无声息的死,不必那么招摇的sha ren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点我领教过很多次了,上次在监狱里,被人下毒,我就怀疑是她干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就是她了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搞不懂她怎么突然间就跳楼死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你推她下去的啊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不是,她自己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干嘛呢,她心理不是很坚强吗,她整个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心机女人,居然会跳楼?我还想过,是她的人逼她的吗,你说是你,那,是你引导了她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对,我引燃了她的病,让她在痛苦之下,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她有严重的抑郁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吧,没看的出来啊。也没见她吃药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她不吃药,她有很强的心理暗示,暗示自己这并不是什么能难倒她的疾病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对我来说那太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为什么要杀她啊?是不是为了报复。因为她在监狱里曾经那么对你。还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她一直要杀我,我出来了外面,她作为别人的狗,找人抓我最积极。如果被她弄在手里,我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到底给谁办事的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凶手,就是我爸的那朋友!”

    我说:“竟然真的是他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对。我是查到了,但是,我想要对付那凶手,还很难,因为靠我一个人,没有帮我,我很难报仇。他还找了人来对付我,跟我一样,也是心理学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么复杂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我要让康云死,不仅仅是为了报复而已,像她那么聪明的人,她活着就是我一个很大的威胁了。我必须要除掉这威胁。还有一个原因,我想看她葬礼上,来悼念她的人,有谁行为表情比较古怪,找出那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能找到吗。如果康云死了,他应该根本不会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这很难说。我刚才就发现了一些人,和别人的不同。例如,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