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0章 这种家伙何必合作
    强子没找到那要砍我的摩的司机,从别的摩的司机的嘴里,问到了他的住址,临时租住的瓦房,有些城中村,还有瓦房,而那摩的司机已经跑路了,我也就算了,没必要为此劳师动众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报警,报警了就太麻烦了,特别对我这种身份来说。

    我搬去了黑珍珠珍珠酒店的宿舍里,交了钱。

    不过,我以为的宿舍,是四人间啊,八人间,上下床什么的,最少也是两人间那种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去了一看,竟然是,单间的,而且住的环境跟公寓差不多,妈的,早说如此,我觉得两千块钱一个月也很划得来。

    见过了黑珍珠,然后她让陈逊安排入住后,晚上我就请陈逊出来吃宵夜,吃烧烤喝酒了。

    我跟陈逊说了彩姐对我们一直耿耿于怀的事,陈逊说他已经找了彩姐,亲自带着礼物登门和彩姐道歉了,彩姐也表示了谅解,不过,心里的芥蒂疙瘩,是不可能一下子一夜之间能消得掉了。

    他也问了我们酒吧着火的事,我就也全都告诉了他了,他知道我怀疑彩姐后,他问我有那两个嫌疑人的zhao pian。

    当我让强子发来了zhao pian后,那jian kongshi pin的zhao pian和shi pin给陈逊看后,陈逊说道:“这两个,我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问陈逊:“你认识?”

    陈逊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以前,我们都是霸王龙的手下。他们是霸王龙的死忠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不会吧,那难道是霸王龙来搞了我们,然后,栽赃嫁祸给彩姐?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有这个可能,但是也可能,这两个人加入了彩姐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我们老是去怀疑彩姐,也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只是怀疑,没有确定她做的。我帮你查查这两个家伙,就知道到底是谁来搞的你们了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了逊哥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我肩膀:“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敬酒陈逊,然后看到,一辆车子过去了那边,那车子,车型,就是彩姐坐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彩姐车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逊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是彩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是彩姐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不知道她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是不是来这里看看我们的发展?”

    陈逊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车子停在了一家酒楼的门口,远远看去,果然是彩姐。

    酒楼并不是薛羽眉,黑珍珠,我们的人开的。

    酒楼看起来,是建得像古凉亭那样的建筑法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坐在凉亭,从外面看得到的,吃饭。

    彩姐走了进去,落座,一桌子基本都是男的,只有彩姐和另外一个女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那帮人都很热烈欢迎彩姐的到来,在我们吃的这家烧烤宵夜摊不远的地方,不过,我们的烧烤摊也不是路边的,而是大棚内装修还挺高档的地方,白天做饭店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我和陈逊才聊了一会儿后,看起来彩姐那边的情况并不太妙。

    因为,彩姐进去之前,那帮人已经喝了不少酒了,彩姐到的时候,有几个明显喝多了。

    男人喝多了,遇到mei nu,大mei nu坐在旁边会如何?

    当然想亲近啊特别是彩姐这么漂亮的美s女。

    有两个,对,就是两个喝醉的,坐到了彩姐的两旁,然后,手脚不干净起来,纠缠了彩姐。

    陈逊喝了一口酒,看了看我,说道: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再看看。彩姐不是带保镖吗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彩姐被缠到不行了,就要走,结果,两个喝醉的男子按住了她。

    继续手脚不干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,过去。”

    然后问老板多少钱,买单后,两人马上快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了那酒楼,然后走到了彩姐那桌子旁边,我说道:“干嘛呢!”

    那桌的人都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彩姐一看是我们,没有了刚才的惊慌,镇定了下来,只是看了我们,那眼神就明确了意思了。

    一个醉汉摇摇晃晃站起来,说:“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问你干嘛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几个人,并不是说像是liu mang之类,混社会的样子,而是看着很知书达理的,戴着眼镜,比较有文化有地位的,不是干部就是老板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们吃饭,你来打扰,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是我彩姐,我看你们的手脚挺不干净的,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谁手脚不干净,我们和她喝酒聊天呢。”

    彩姐站了起来,站到了我们后面。

    陈逊二话不说,直接一拳打得站着的那个眼镜都飞了,一拳就把他打趴在地,另外一个,还没站起来,陈逊一脚踢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飞出去了老远,他摇摇晃晃站起来:“有种别走,别走!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不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不走吧。找个地方坐。”

    在旁边那桌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桌人,都不敢动,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彩姐坐在了我们中间,我叫fu wu员上几个小菜,两瓶啤酒。

    陈逊打了个dian hua。

    那个飞出去的家伙,开始叫人。

    我给陈逊和彩姐倒酒,彩姐问我们怎么在这。

    陈逊说刚好和张河在那边喝酒,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我问彩姐:“那些人是谁啊彩姐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想让他们承建我的项目,结果一来,他们就开始动手动脚。两个都是包工头,另外的是建筑设计师这些人,挺有名气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建筑设计师,还挺老实,这两个包工头老板,实在是素质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彩姐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保镖呢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让他们去给我办点事,手机也没拿上,在车里包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保镖若在,这两个都被你保镖打出屎来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别这么形容,吃不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彩姐说:“看起来,他们真的会叫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叫吧,叫他的人来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最好还是别闹出事,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知道这里是你们的地盘,但是真的没必要和他们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动了你,你受到侵犯,我不舒服,不狠狠揍他们一顿,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对,给他们一点教训也好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桌人,都散了,就那两个被打的,也都出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包工头都那么嚣张啊。你非要和这几个合作不成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问道:“你们两个,一个是西城帮,一个是跟了黑珍珠,怎么混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两个友情深厚嘛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走了进来,正是那两个老板包工头带进来的人。

    大概有二十多个人,耀武扬威的围住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看着一脸自信的陈逊,心想,他该不是真的能一个打二十几个吧。

    那个被踢了一脚的家伙,上前一步,说道:“他妈的你们两个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有人推开了人群进来,说道:“做什么做什么!”

    那家伙指着推开人群进来的人说道:“做什么关你屁事,少多事。”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就直接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几名jing cha走进来,问道:“我们少多事啊!”

    这家伙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jing cha同志,这两位喝醉了闹事。”

    几名jing cha对那家伙说道:“酒后聚众闹事,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几名jing cha说道:“这两人,带走,其余的,赶紧给我散了!”

    哗一下,他两带来的人,全散了。

    jing cha把这两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又坐下。

    我对陈逊说道:“我以为你叫人,你却叫了jing cha,哈哈,有意思。不过,干嘛不带我们走一起录口供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jing cha都是假的,我们人假扮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靠,真的啊,那把他们带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带去郊区打一顿,然后扔在野外那里。让他们慢慢受苦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有意思,不过,这么折腾人家,也太有点残酷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:“没事,不弄死就成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彩姐的两个保镖回来了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想让他们去给我取钱,给这些人送点礼,想把这合作给定下,看来要重新找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种家伙,何必合作。”

    彩姐倒了一杯酒,自己喝,然后说道:“看到你们能在这边混得挺好,还出手救我,我既感到高兴,又感到伤感。高兴的是,你们都在各自的集团,做得很好,伤感的是,你们不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你也不要这么想,只要你有什么困难,叫我们,我们绝对义无反顾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这不同了,不是吗。不是手下,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的指使你们做事了,失去你们这样的人才,我心里感到难过。”

    是吧,好难过,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结果。

    自己以前的作,所谓的无欲无求了,所以怪不得队伍散了走了,现在后悔,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儿后,彩姐说她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陈逊送走了彩姐。

    然后,我告诉陈逊,我要回去我公寓,搬东西过来珍珠酒店宿舍,陈逊陪着我过去了,因为我要他帮我拿行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