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9章 戾气太重
    我对黑珍珠说道:“对了,关于另外一个女囚的事,我想问问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哪个,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莫婉芯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她怎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详细了解了她入狱的经过,就是交通肇事罪的经过,她真的好像是被人害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骂我:“我说了叫你不要多事,你还到处问,去查了是吗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觉得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怎么会是喝醉酒开车撞死人逃逸的人,我就想知道详细情况,如果可以的话,帮她一下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能帮她什么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也查清楚了才能帮啊是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让你不要好奇,不要查,你是不听我的,跟我作对反着来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,我就是一片好心,你别老是这么跟我针锋相对的行吧。我就是想帮她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她入狱的经过,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都知道了。所以,就是问你,能不能帮她,把她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当事人已经出国了,另外几个人的口供,都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事实不是如此,一定是那富二代买通了那几个人,抓了那另外几个人,翻供,给她翻案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们也怀疑,富二代其实也是受人指使的,如果的确是有人害她,和她过不去,她出来后,还是有人害她,让她过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的是她父亲得罪的那人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这么说的话,她永远都不要出来了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慢慢来吧,如果那人倒台了,或者下台了,或者是时间久了,对莫婉芯一家没什么印象了,淡忘了,就会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等到那猴年马月,那就毁了一个美少女的一生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太多的事情,除了忍之外,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懂了。”

    小人物的命运,就像蚂蚁一样,被大人物拿捏在手上,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就像两国发生战争,大佬们指手画脚,挂的都是冲在前线的士兵,这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上班的时候,我就拿着这两名女囚的资料,找这两名女囚,让范娟把那名肥胖的女囚过来我办公室,同时调出来这名肥胖女囚的详细资料。

    然后,让人帮忙找监区小凌,让小凌在监区接触那名瘦弱女囚,把另外那名瘦弱女囚的详细资料搞来。

    监区的肥胖女囚来了后,我看着她,怎么人家住监狱都瘦了,她怎么那么肥。

    一看,资料上,她自身有病,需要长期服药,服药有副作用,引起肥胖。

    的确是经济罪进来,也是侵犯公司的财产。

    其实她挺悲剧的,进入了一家公司,工作风生水起,三年后从业务员晋升到xiao shou总监的位置,买了车房,然后,这一年,她们公司的老板,因为投资失败,所以,欠着员工们的工资和奖金提成不给,光是这名肥胖女囚的提成,就是三十多万,多次问要得不到之后,她却头脑一热,走了极端路线,直接在周末大家没来上班的时候,找人来把公司的电脑啊笔记本啊办公桌啊什么的,全搬光了,拿去变卖了,这些东西,可都是好货,价值不菲,光是三十多台电脑都价值十几万了,然后,当然被抓了,判了十几年,真是个天大的悲剧。

    我同情她,但这只能同情,是帮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却不是因为利用计算机侵入,侵占公司财产,所以,她不是我们要找的计算机天才女囚,为此,我还给她帮我弄一下电脑,说电脑锁上了,忘了密码,她却连这个都不会开,如果真的是计算机天才,这又有什么难的,所以,肯定她不是了,送了她回去了,然后拿了她资料。

    另外的一个,小凌也接触了,那个本身是公司的财务,直接拿着公司的钱去堵输了,就更加不是了。

    我也拿了这两个人的资料给了黑珍珠去查,果然都不是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让手下们,去查到底谁是计算机高手了,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,找到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而且,像监区,监区,我都没什么人在那些监区,不可能详细查问,而监区,我即便是范娟帮忙,但也帮不到什么,找不到,也是无奈了。

    让黑珍珠骂就骂吧,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。

    下班后,我去了强子的饭店,妈的酒吧开不了了,怕是饭店都要有人来搞。

    让强子找人去查了那什么蜡笔小旧,结果,查是查到了,那个小编的确是报社里重量级的编辑,但是那个小编已经离职了,不知去向,租住的地方都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这他妈的怕我们报复吗,直接都跑路了?

    查不到,也真是无奈了。

    和强子吃过饭了后,我会回去了,当走到市场里,往公寓里走去时,感觉不对劲,因为,原本在外面聊天的一小撮人群中,有三个人跟上了我。

    我马上疾走,后面三人也跟着疾走上来。

    我走到公寓门口,慌忙拿钥匙,不过,门没开,我就已经被三个人包围了:“别动!”

    我回头过来一看。

    好吧,三个家伙,都拿着大kan dao,围着我。

    中间的一个人,似曾相识,他嘿嘿笑笑,说:“你想跑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声音,我知道是谁了,想起来了,就是那晚喝醉酒想载我的那摩的司机,我没有上他的车,结果,这家伙自己就载了另外一个客人,然后,翻车了,在马路上违规掉头,直接迎面冲上宝马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想干嘛,那天晚上,我翻车了,撞了人家的车,赔了人家两万块!他妈的都是你害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,你自己喝醉了,开车撞了人,你怪我?”

    他说:“你要是坐我的车,我怎么载了别人,刚好就那时候出事了!我本来也不怪你,但是看你那路过的冷漠的,还得意的表情,我他妈的想到我就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哥,你有没有搞清楚,我怎么就得意了,那我不该冷漠吗,我和你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就是怪你!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照你这么说,那是要我给你赔钱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是!我也不要多,一万块就行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哥,你这么做,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犯法个屁!给还是不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给又怎么样,不给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给就只能给你一顿砍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里都是she xiang头,你逃不过法律的制裁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老子一个人,制裁就制裁,社会那么大,我跑去哪里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针对,他万一能跑,还未必能抓得到他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,我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我要拖延时间,找机会逃脱,现在逃不了,三把刀围着我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,肯定也是为了钱而帮他的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现在就给!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也要去取钱啊,我没那么多xian jin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你去取钱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我的卡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去拿卡。”

    我打开了门,然后进电梯,他们跟进来收起刀,围着我说道:“别想耍什么花招,不想死的话,就老实拿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哥,你拿了钱,你也是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嘿嘿,我没那么傻,我会跑。”

    真是天降横祸,不去上酒鬼的摩的,这都他妈的让我招来了仇人。

    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,我突然推开前面站着的家伙,然后跳了出电梯,后面两人没想到我会这样,还愣了一下,但是,我要跳出去的时候,倒地的那家伙,抱住了我的腿,然后后面的两个人,抽出了刀子,喊道:“他要跑,砍死他!”

    xing yun的是,我踹了地上拉着我的人两脚,那家伙松开了手,我急忙跑出去,这时候,电梯门合上了,跑出外面,然后去找了强子,强子一听,马上带人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已经跑了,哪里还有人影。

    真是够郁闷的。

    强子说他找人找找这几个要砍我的摩的司机,为了安全起见,去他那边睡。

    我说没事的,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回到了公寓,洗澡后躺在床上,这里的确太危险,特别是越来越多仇人知道我住在这里,妈的哪天被人砍死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看来,我不得不考虑,搬去黑珍珠的珍珠酒店的宿舍。

    因为那里,有着陈逊等人的保护,更厉害的是黑珍珠的那群非人类的手下,要是有什么人敢动我,去那里找我动我,简直是找死啊。

    原本之前没太考虑去那里的,但是现在,不行了,不说林斌找人来弄死我,就是那鲁莽的神经病摩的司机,找两个人拿几把刀,都能整死我了。

    社会上总是有些人,戾气太重了,喝醉酒了去搭客,不坐他的车还得罪他了。

    幸好我跑得快,不然的话,真要被砍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