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8章 调出详细资料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本来就是你错,你认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认错我认错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那我今晚就在你家睡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。呵呵,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看,你又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担心我房间里,突然出现的贺芷灵。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至少,你收留我到我父母全部的改变心里想法为止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可以,不过,你可要小心,万一他们还是想着要把你带去医院手术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会的,他们的想法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在家里的餐桌下,放了qie ting器,他们都是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重要的事,我全都听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靠,你真是狡猾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得意道:“那当然啦。这不叫狡猾,这叫聪明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顺便在他们床下也装qie ting器,他们睡觉的时候,可能会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听到。千万不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直接抡起拳头就打我:“你不能正经点了!”

    我捂着头说:“我怎么就不正经了!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睡觉的时候在床上有什么重要的事了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娘的你自己想歪了是吧,我说的是聊到关于你重要的事,你他妈想哪儿去了!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看你脑子里想的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好想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我懒得自辩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就是浊,浊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公寓下面,她停好车,说到我那里睡。

    我给了她钥匙,然后说我去找个朋友先办事,让她在我家不要乱搞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还能乱搞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知道你能乱搞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去找了黑珍珠,把在手表里的资料,拷贝给了黑珍珠,黑珍珠问我:“全都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经济犯的女囚的zhao pian,全都在这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做得很好,我找人来细细对比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反正,我让她对比了,详细对比了几次,都没有能对比出来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详细对比,都没有对比出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哪有那么难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你说不难,你来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我:“你有对比过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为什么你没有对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我刚拿到的资料,我第一时间就拿来给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在监狱里你不会去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姐姐,你以为监狱是我家,我想去哪去哪,去干嘛去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她让我滚了。

    那我就滚吧。

    回到了公寓中。

    我看着自己的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好吧,有个女人真的是好,屋里,干干净净,井井有条,东西摆放整齐,扫了地了,擦干净了一切可以擦干净的地方,地也拖了,然后又用干拖把拖干了,我看着谢丹阳,说道:“这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梁语文和谢丹阳跟贺芷灵比起来,就是真的好多了,贺芷灵都懒得给我搞卫生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她平时在家都懒得搞卫生,都赶着让我去搞,我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不好,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你这里住的女人还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有时候朋友非要来,拦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在说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倒也不是,说别人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虽然一进来就闻到了烟味,可是掩盖不了别的女人气味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气味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香水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吧,你能闻得出来,你以为我信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你说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。是的确有女人来过,那又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问:“那你和她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可能什么都做了,有可能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像你这种人,肯定是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告诉你。洗澡去。”

    我跑去洗澡,出来就躺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谢丹阳过来说:“我要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一定在床上和很多女人翻滚过,这张床,想到我都恶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实际上,很多人喜欢在床上,我就在沙发上的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哼了一声,回去床上躺下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关灯。

    关灯后,黑暗中,她问我道:“平时你让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睡觉,你也是睡沙发,让她们睡床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的。有些会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问道:“那,你真的像现在一样,就这么守着沙发,不到床上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忘了。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怎么可能忘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就是想知道,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吸引力是很大,不过,也不算很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哼,睡觉!”

    她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然后,一会儿后,我听见她翻着东西的声音,我问道:“干嘛呢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看看你这抽屉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掏出一些套:“还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我和我之前女朋友还在一起的时候买的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和梁语文在一起,买的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么多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又关你事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你女朋友跑了不回来了,你就等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谁知道。或许,明天就会遇到新的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看你也不是那种能够苦受寒窑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说的好像你就能苦受寒窑一样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是肯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开了台灯,然后出了被子,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竟然,只穿了晃。

    太惹人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在勾我。

    她去了洗手间过来,我说道:“你这不是故意的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她狡黠一笑,在她到了床上,关了灯后,我也到了床上去。

    天亮的很早,这大夏天的太阳,才一大早就火辣辣晒下来。

    我抽着烟,看着身边的谢丹阳慢慢的醒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被你折腾得快醒不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倒好,这么个死法,便宜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打了我一下,然后起来了。

    又去了上班。

    她说要是她爸爸妈妈还没改变把她捆去做手术的想法,就要一直住在我这里了。

    好吧,那样也好,我家会干净一些,而且,我也会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黑珍珠晚上找了我,拿着两张zhao pian资料女囚给我,说道:“这两个,有些像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一个比她给我的那zhao pian上的本人要肥胖很多,是在监区的女囚,另外一个,比她给我的那zhao pian上的本人瘦很多,干干的,是在监区的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两个zhao pian上的人,和之前的本人zhao pian对比了一下,说道:“这哪里是她啊,你看着这个,明显就是别人好吧,那么瘦!这个就更不是了吧,虽然也是胖,但是肥胖很多,而且,看起来又很老,五官有点相似而已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没有说就是她,我没有肯定,我是想让你去和她们接触,看是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是可以看的,但是,黑珍珠,说真的,这两个女囚,真的不会是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怒道:“我不过是让你先去接触她们,你不愿意是吗。万一她们就是呢!”

    我看她发火了,急忙说道:“好的,好的,我会去接触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个监区的女囚,容易接触,因为是范娟的地盘。

    我可以直接召见她,让范娟通融的带过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监区的瘦弱女囚,我就难见了,因为监区是韦娜的地盘,韦娜自古以来就他妈的和我有仇,对付我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通过小凌去接触她。

    资料上,都是犯的经济罪。

    只要让小凌去问清楚什么情况进来的,基本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个计算机天才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可不要敷衍我,没有去详细查就说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肯定会努力,这点你就放心吧,难道,钱放在那里,我还不想要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必须要好好的接触,最好是亲自接触,把她们的底细都挖出来,然后资料全给我,我再去查一下是不是真的,这马虎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会问清楚到底犯什么罪进来监狱的,然后判断到底是不是,至于她们的详细资料,我是会调出来给你,然后你再去查清楚,到底是不是,这下你满意了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可以,就是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过我觉得,真的不是她们,只怕我们杨白劳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查了再说,没查就别唧唧歪歪下定论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