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7章 收留
    谢丹阳父母沉默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有什么作法,下蛊什么的,那是迷信的东西,都不可信了,我相信你们不会这么对待丹阳。还有从她身上驱鬼的,那都是不可能的。外国有个男生的爸爸妈妈,知道了自己孩子是喜欢同性后,马上学习拉丁文,从古罗马的智慧中找寻治疗办法,请来神父,给孩子驱魔,后来,他们的孩子,从大桥上跳下去自杀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担忧的看了看谢丹阳父亲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有一种,你刚才所说的,注射什么激素,让她没有什么对女子的性冲动,这的确是一些国家用来惩戒暴力性犯罪者的做法,但是,如果用在身上,你们知道是什么后果吗。注射了激素后,人体会出现异样的性征,整个人都会改变,可能以后,生不了孩子,变得人妖一样男不男女不女。还有说手术,人们长说,大脑中的白质,就是决定性倾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:“是是是,那些医生就是和我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很多医生,的确对者进行了手术,一度让医学界认可,但是,所谓的治愈率,都是虚假的,有很多患者,被治疗了后,没有了情感的异类,没有快乐,没有悲伤,没有难过,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和幸福,没有一丝的情感,比动物还动物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妈妈一听,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所以我说,建议你们最好不要相信那些治疗办法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父亲说道:“以后,是不能乱找医生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眼睛红着,说:“那就任由她们这样子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也不要给她介绍什么相亲,男朋友,她只会反感。实际上,如果我有个女儿这样子,我也是不愿意的,心里很抵触,很反感,会抗拒,也想着去拆散,去纠正,去治疗我女儿。可是,本身不是病,越是拦着,越是拉着她去治疗,她越是抵触,就像很多被父母反对的不被世人接受的感情一样,最终,这对恋人可能会私奔出走,严重的,既然世人不接受,我们就一起去死。就跳楼啊,嗑药啊,反正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爸爸听着,都没吭声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人死了,逼着还有什么用。如果她活着好好的,对你们两老也好,那不挺好的吗。对吧。”

    好吧,用了谢丹阳的话,威胁他们,他们果然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丹阳私底下也和我说过,她这辈子,是不会和徐男分开,如果实在不行,就一起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一听,急忙说:“她有这么说过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是的,的确这么说过。我觉得她不是随便开开玩笑,是很认真的,上次,徐男和她,都想着要ci zhi离开了,我觉得,不要再逼他们,否则,如果真的自杀了,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自己喝着酒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随她,谢丹阳实际上是很懂事的女孩,她取向出了问题,真的不能怪她,你看,她懂事,她孝顺,她尊敬老人,对朋友好,对亲人也好,这么善良乖巧懂事的女孩,放眼看去,有谁家的女儿比过你们家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说道:“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不就对了!不要逼她,让她随意自由选择自己的人生,我觉得她做的也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,对吧。然后,她依然孝敬你们两位老人,一家人幸福安康,每天其乐融融多好啊。如果非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,那你们真的会在无限的悔恨中度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语气软了下来:“那她就这么,以后没有后代,孑然一身,孤独终老,我们一想到这个,我们心里好不舒服,还有,孩子都不要了,那我们也抱不了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点的话,你还是好好和丹阳谈吧,问她到底怎么想的。如果你们退步了,我想,她也不会真的要公诸于世,举办婚礼的。但也真的不要再逼她了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喝着酒,说:“那我们还是慢慢和她谈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慢慢和她谈吧,她很懂事的。谢谢叔叔阿姨的这顿饭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说道:“我让丹阳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,我找她,让她送我回去,我也和她聊聊,希望你们不要再和她吵了。我也衷心的希望,丹阳过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问我:“小张啊,你对我们丹阳也没有什么感觉啊。阿姨觉得,你可能和她好上了,她就不会找徐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行的,她和我说了,她愿意接受的男人,只有我,但即便是和我在一起,她也不会放弃徐男,她会和她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叹气一声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跟他们道别后,下楼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在饭店门口玩着手机,看到我后,她说道:“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跟我爸爸妈妈说的那些话,很好,我爱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楼上,然后看看她,我问:“你躲在哪儿偷听?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我刚才偷偷翻弄了我妈妈包里的手机,用她的手机打了我手机,然后我接通,开着。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,看,我刚挂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她和她妈妈手机打通了有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鬼精灵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抱住我:“你真厉害,吓得他们两个都不敢吭声了,好吧,看在你那么帮助我的份上,今晚我陪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你去死。来点实际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把我献给你了,还不够实际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弄个什么金条啊给我,还差不多,这才叫实际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看来我的美色已经吸引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话说,你都有谢丹阳这个对象了,你还到处搞男人。你不知羞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哪里到处搞男人了,我只搞你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不是啊,你对得起她么。你是双性恋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怎么知道,反正我也挺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徐男如果去搞男人,你会不会吃醋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她永远不会,她很反感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怎么不反感男人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也会反感,但不反感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服了你了。走吧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上了车。

    她开车,问道:“真的不和我去喝点酒,然后一起去睡觉了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了,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还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反正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想了想,说道:“比一个大mei nu睡觉还重要的事,那就是跟一个更加漂亮的mei nu睡觉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你少乱猜了,真不是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看就是这样!那个女孩,你还没搞定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有急事。那个人让我帮忙找人嘛,很急,你看我让你把zhao pian都弄出来了,我拿过去给她,让她自己对比一下,找到这人才行。一个是为了得到不少的钱,另外呢,她们要找这人,的确很急,如果再拖下去,他们可能被人整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那也不急在今晚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就是急着今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女人总喜欢问这些没质量的无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亲了她一下:“喜欢喜欢,很喜欢,想和你结婚呢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嘟起嘴:“敷衍。”

    但却甜甜的一笑。

    我问她道:“你真的要和徐男结婚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那是和他们吵架,吓唬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真要结婚的话,你爸妈会被你闹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他们怎么不怕把我给闹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是大家各退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他们退,我就退,他们都要把我绑去做科学研究了,我还不跑,不闹,不威胁自杀,那真的拉着我去做手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不行,我刚才说的你也听见了,那真的会搞出人命的,即使不会搞出人命,也能把你的心理,神经,身体,给搞坏了,搞疯了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你知道我爸怎么和我妈说吗,说要给我下了mi yao,昏迷了,再带我去医院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怎么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所以,我就和他们老是吵架,这都怪你!怪你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怎么怪我啊,关我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去住你家你不让我去住,这不怪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哪知道他们想这么残忍的对待你啊。幸好没去做手术,不然的话,摘除了脑子中的一些东西,真的会出精神病的。他们也是学校的领导,怎么那么无知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这本来就是人无法理解的东西,也不能怪他们无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你可要小心了,真的不能去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叫你不愿意收留我,还不能怪你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好吧,怪我怪我。这全都怪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