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6章 治疗谢丹阳
    下班后,我在监狱停车场,等来了谢丹阳。

    太阳很大,都已经下班时间了,还曝晒着大地,车顶和水泥地上都在冒着火。

    我缩在柱子后面,看着一个一个的去拿车出去。

    基本上,能自由出入的人,都是在监狱混得风生水起的,而且,基本有车的。

    谢丹阳来了,撑着个伞,女孩子嘛,怕晒黑。

    她说上车吧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先去把空调开了,让车子凉了后,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马上说道:“你上不上车,我才懒得开过来这里接你。”

    过去和她上了车,好吧,蒸桑拿的感觉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去了外面后,她拿着我的手表给了我,说道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拍到了zhao pian了?”

    谢丹阳点点头,我问道:“那么快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眼睛真的要瞎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的眼睛,说:“没事,还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拿过了手表,对她说了谢谢,然后我问:“我是有点饿了,请问丹阳姐,你们家人,请我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五星级酒店请我吃饭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是的,满汉全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开玩笑了好吧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是你喜欢先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都不开了。那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港式饭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港式饭店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爸妈前段时间去香港玩了一圈,说那边饭店的港式菜,味道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还不是粤菜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和粤菜有区别。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没吃过,表示不懂。”

    到了那家港式饭店的门口停车场,停了车。

    这港式饭店,装修就真的是不同,全玻璃的,从外都看到里面,用餐的人还挺多。

    不过进去后,里面挺静的,大家虽然聊天,但看穿着,基本都比较不平民化了。

    看特价菜都要十,价格自然不算便宜,但比起贺芷灵坑我的那饭店,这已经很便宜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外面靠落地窗位置,谢丹阳父母已经坐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而且已经点好了菜,这时候,太阳落下去了一些,照在那边,是金huang se的,整个城市看起来,呈现出金huang se的颜色,很美。

    桌上的菜,基本是碟子,有荤有素,都很精致,还有啤酒。

    我跟谢丹阳父母打招呼了,以前每次来和他们吃饭,都要带着礼物,虽然不是我买的,然后和他们要毕恭毕敬的,现在面对他们,我再也不像以前一样,我现在挺直腰板奴隶翻身作主人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谢丹阳爸爸妈妈招呼着我吃饭。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给我倒酒,她妈妈叫我吃菜,搞的气氛非常的融洽啊。

    吃。

    他们叫我不客气,那我就真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这港式菜,虽然好吃,也太少了,什么肠粉,什么菜,就那么一点,两口就干完一盘了,反正我不客气,他们只能继续点。

    吃着喝着,很痛快。

    一直和谢丹阳父亲喝到了第五瓶啤酒,谢丹阳借口说出去打个dian hua聊聊天,她是给我们创造聊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她不创造聊天的机会,她爸爸妈妈也会赶着她出去,我们要聊天。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先说道:“小张,你一边吃,一边听阿姨说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阿姨放心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小张啊,其实找你出来,是有事的,但也不是别的事,就是谢丹阳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明知故问:“哦,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她和那个徐男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呵呵,她们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也就是这样,她们打算,结婚。”

    我吃了一惊,我靠,刚才谢丹阳可没跟我说,之前也没和我说,她只说在一起,竟然扯到了结婚?

    这他妈的是冒着被亲戚唾骂至死的生命危险举行婚礼啊,到时候,我他妈的是该去不去喝喜酒啊。

    去喝喜酒要下红包,这倒无所谓,关键是,这两个女的伦理讨伐的婚礼啊。

    那还是要去的,因为她们两个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姐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要结婚?阿姨,我,没听说过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前两天晚上,我叫她去相亲,她和我吵架,就这么喊出来,说已经打算和徐男结婚,还相什么亲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也对,她们都要结婚了,还去相什么亲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父亲一拍桌子,怒道:“这不行!反了!她和哪个男人结婚我都可以不管了!但是绝对不能和女人结婚!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好搞笑,以前你他妈的怎么老是管我们。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那,你们和我说,是想让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小张啊,阿姨和叔叔不到万不得已,也不找你了是吧。你一定要帮我们,阻止她结婚啊,这是为了她一辈子,不能犯错啊,结婚了,以后怎么办?以后还有谁要她啊。这么闹,要是离婚了,真没人要她了啊。谁都知道她是同性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我阻止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你好好和她说,我们也不反对她和徐男交往了,让她好好的配合医生治疗,慢慢的修改这病,我听说,你是个学心理医生的,那你有什么好的治疗建议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阿姨,首先和你说明白一点,不是病。这不是一种病症,只是性取向与人们意识中的正常取向不一样而已。既不是病症哪来的治疗办法呢?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现阶段大众的思想接受程度的确没有外国开放,但也并不是说不能被接受。者何止千万,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模式,并不是说他们是就在社会上无立足之地。想摆脱就是找个异性,但这相当困难,如果还是无法改变就是害人害己的吗?有时候让她顺着感觉走比较幸福,何必为了一些其他的因素而干扰她们的选择呢?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说道:“荒唐!别人女儿都嫁了男人呢,就我的女儿,嫁了个女人,我们的面子哪儿放!还有下一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。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小张,你和她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,你说的一些,她可能也会比较听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阿姨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你说找医生,心理医生,还有什么医生?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看了看谢丹阳爸爸,然后对我说道:“有医生跟我说,可以给她做手术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手术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:“反正她是雌性激素少还是多了?然后给她做个手术,注册什么激素的,改变她的性取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阿姨,那是骗人的,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问道:“怎么不行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自从认识谢丹阳和徐男后,我也查询过这方面的资料,她们并不是有病,她们是正常人。其实,国很多年前,就公开为同性平反了,无论是神经学,心理学,胚胎学,人体学的研究过,都证明并不是身体或者心理,或者精神疾病,这其实就是人类非常正常的性倾向。那没有疾病,怎么去治疗呢?怎么去治好呢?”

    谢丹阳爸爸恼怒的说道:“都喜欢上女人了,还不是病,别人怎么不喜欢同性!我们父母的,也没这方面的病,她被谁传染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,很多人都无法理解,甚至我也是对她们的想法,无法理解,可是实际上,很多同性的,他们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喜欢同性。我们很多人,把他们看作是神经病,病人,精神病疯子,然后,世人用各种治疗的办法对付他们,包括,手术,电击治疗,甚至是作法,下蛊,注射等等办法。来治疗他们。但他们就能改变取向了吗?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你说的那个电击治疗,你也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当然知道,但这个是骗人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妈妈说道:“有个医院的医生的确是和我说,可以尝试电击,就是让她厌恶女人的电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阿姨,我说给你听,什么是电击疗法。就是医生,也不叫医生,就是治疗师,把冰冷的电极粘患者身上,然后让她想念自己的伴侣,或者让她看同性的一些录像。然后电击她,机器产生电流,像一根针一样,从一点划遍全身。电流过去,患者会发抖、头晕、迷糊,疼痛。同事,注射让患者难受的药物,或者让患者吃药,都是让人难受甚至呕吐的药物。这就是广泛应用的厌恶疗法,根据条件反射原理,强建一条不愉快的反应回路。每当患者对同性产生幻想或冲动时,立即这么对付患者。历史上,有精神病专家发表研究称厌恶疗法疗效显著,但随后就被指出数据严重造假,最终也被迫公开致歉。这是没用的,我问叔叔阿姨,你们于心何忍,把谢丹阳放去绑着那受刑罚一样的被电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