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5章 女孩子夏天的味道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进去了怕什么,当兵的,难道他会供出东叔是主谋不成,难道他还被屈打成招不成。他可是军官,应该是不怕死不怕牺牲。他犯了法,那他被处理,没办法。可是他不说东叔是主谋,东叔也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看问题还太简单了,他们不需要这军官开口说东叔是主谋,因为从之前东叔保护他的表现看,东叔就像是个主谋,这就行了。本来没有罪,可以捏造你有罪,可以用一切可以用到的办法,让你有罪。看过罗织经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知道,武周来俊臣写的书。就是罗织罪名,怎么搞人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这就是罗织罪名,搞死人。”

    罗织经是武则天酷吏来俊臣所著的一部专讲如何罗织罪名,陷害sha ren的书。来俊臣是武则天执政时的著名酷吏,因告密获得武则天信任,任侍御史、左台御史中丞、司仆少卿,反正就是弹劾百官,监视百官,刑拘百官的官职,他组织数百名无赖专事告密,又设推事院,大兴刑狱,与其党羽朱南山等撰写罗织经,制造各种残酷刑具,采取逼供等手段,任意捏造罪状致人死地,大臣、宗室被其枉杀灭族者达数千家。另一个酷吏周兴临死之际,看过此书,自叹不如,竟甘愿受死,一代人杰宰相狄仁杰阅罢此书,冷汗直冒,却不敢喊冤,女皇武则天面对此书,叹道:如此机心,朕未必过也。杀机遂生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是,东叔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人家就能是简单的人物吗?他上边什么人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谁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不说,别惹麻烦,总之,你好好去办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可碰着了对手了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一个可能没有的计算机天才,去破译人家贪官的计算机,然后搞到犯法资料,搞定这贪官,这他妈的,是不是太玩儿,太小孩子过家家了。

    但我没和她说,只说我会努力努力。

    总算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身疲惫。

    下楼后,我走出门口,本来想走回去,觉得很累,腰酸背痛的,就想拦个摩的回去,因为门口就有几辆摩的,去到我住的公寓,也就几块钱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摩的面前,我问去我那边公寓多少钱,他说六块,我又问旁边的,旁边说五块。

    他就说,五块就五块吧。

    可是,他说话的时候,满嘴酒气,我就不想坐他的摩的,然后就到了旁边的摩的上了摩托车。

    接着,那喝酒了的师傅气道:“我都说五块了,为什么不坐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抱歉,你喝酒了。我担心我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怒道:“你怕我翻车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,一个男的过来问他:“师傅去沙镇车站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他马上不和我吵架了,说:“十二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上了车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开车往前。

    我坐着的摩的师傅也开了,那辆喝酒了的师傅开的摩的,没开出去多远,强行拐弯迎头撞上了一辆轿车,两人哎呀哎呀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们的摩的过去,我对摩的师傅说:“他们撞车了,扶一扶他们。”

    摩的师傅说:“管他那么多,喝醉了还出来拉客,不知道酒后开车很危险吗。”

    摩的师傅加油门过去,只看到那喝醉的摩的师傅,看着我,恶狠狠的表情。

    车子开远了,看看他,估计要有麻烦了,撞的是一辆宝马。

    算了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有些人,帮不得。

    好在刚才没坐他的摩托车,否则,估计伤的那个人,就是我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公寓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上着班,谢丹阳来了,进了我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丹阳姐,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赶紧给丹阳姐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是不是,找到人了?”

    我在问她,是不是找到那计算机天才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没有。我看得眼睛都快瞎了,也没有找到这样的人呢。是不是根本没有这个人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会吗,那你都对过了吗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所有的经济犯,我都一个一个的仔细的对比了zhao pian,没有一个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眼睛都看得快瞎了,好吧,好可怜的丹阳宝宝,来,大爷给你揉揉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过去,从她身后轻轻的捏着她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很清凉的女孩子夏天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不经意间,贴她身上,她推开我:“别想趁机吃豆腐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:“我隐藏得那么深,都被你看穿了。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不找了,我真的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嘛,这个人对我很重要,必须找到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哪有这么找人的,拿着很多年前的zhao pian,找一个人。万一她瘦了呢,更胖了呢,那时她还是学生,戴着眼镜,现在我们怎么找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我很感谢你辛苦努力的付出,虽然找不到,但你还是有功劳的,这样子吧,为了犒劳你,今晚我陪你睡觉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快去死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我去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快去死,快从窗口跳下去,快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就跳就跳,我不敢跳,麻烦过来帮忙推一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我不找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事,不找就不找吧,那就,帮另外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又帮?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找,我让人帮忙找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那我帮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拿着照相机,去把那些资料zhao pian都拍下来,然后拿来给我,我去让人帮忙找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手机都带不进来,相机怎么带,我怎么敢拍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帮你带进来,但你要偷偷的拍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不行,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有个手表,不会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同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提了意见:“但你也要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爸爸妈妈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又见我,又要我娶你,唉,这个忙我真的帮不到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他们没这么说,就只说要见你,和你谈谈,聊聊天,吃个饭。你要帮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帮你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帮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帮你也是不行的,他们根本就是老顽固,他们不会改变初衷的,话说回来,如果我女儿搞基,我也是万般阻挠的,哪能这样子呢,还要给我断后了!要气死我不成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不管,反正你要去见他们一面,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行行,我去我去,这样吧,你让他们安排在酒店吃饭吧,这样就不用劳烦他们做饭做菜了,还要去你家吃,他们还要扫地收拾,多辛苦。酒店不用太豪华,五星级以上就可以了,点的菜不要太多,二三十道菜也够了,不要太贵,控制三五千就行了,酒呢,七八百的白酒就行了,不要太贵,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怎么不跳楼!”

    说着她就要打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反正你最好安排在大排档啊饭店啊这类的就行了,我不喜欢进包厢,更不喜欢到你家去吃,太压抑,太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知道了,到时候,你要帮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说什么啊说话,上次都说过了,他们是可能接受徐男的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就说,如果再逼,逼出个祝英台梁山伯,朱丽叶罗密欧,一起去死了,私奔了,那都得不偿失,他们最怕的就是这个,怕我们一起同归于尽,自杀了。威胁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行行,我说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你那么能吹,要让他们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好好,吓死他们。不过,你们两个到底怎么打算啊。你到底怎么想?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我已经和你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要和徐男过一辈子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和我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吧,你又不会放开徐男。我他妈的天天戴绿帽呢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,没有她,不如死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你去跳楼吧,去去去,我帮你推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推开我:“你去死。下班后,我过来找你,在这等我。不,去停车场等我。”

    我做了个的手势。

    然后,我去拿了拍照的手表给谢丹阳,教她怎么使用手表,然后她说道:“那么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以为呢,这是特工专用的东西,不过,复杂了也不行,你的大脑无法处理那么复杂的东西,给你用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呸,你才处理不了复杂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麻烦你尽快弄好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:“如果顺利的话,一会儿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不顺利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被抓起来,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那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说了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学我说话!”

    她拿着手表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