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4章 大海捞针
    当我说到谈正事,让黑珍珠帮我查凶手,她却说道:“有吗,我答应了帮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喂,你别食言好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让我等你呢,你跑去和大妈乱来!”

    她心里一个劲的诋毁彩姐是大妈,我不爽道:“我和谁乱来,那都是我个人的事,关你事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瞪了我一会儿,说道:“好了,不关我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这么说,你也帮不到了。那何必骗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已经帮了你了,你自己不想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帮了我了,你什么时候帮了我了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出去之前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出去之前,你帮了我什么,你根本什么都没做好吧,没有说,好吧,你帮了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看样子挺聪明的,实际上蠢如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喂,你骂人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这不是骂人,这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怎么蠢了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让你好好看报纸,你看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报纸看了啊,有什么好看了,不就是报道我们酒吧着火事件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再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去把刚才的那份报纸拿过来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看报纸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我拿着报纸过来看,只见内容写着酒吧突发火灾,伤亡人数不明,该酒吧隐患甚多,据了解该酒吧向客人chu shou毒品等物,多次躲过有关部门的检查,据传该酒吧是某社会头目所创建。

    总之,怎么诋毁怎么写。

    我皱起了眉头,这他妈的什么报纸啊,把我们酒吧描述成无恶不作的地方了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仔细看,这都发现他们这么写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们酒吧真的是这样子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,chu shou毒品,是有人进来兜售,我们赶了他们出去,什么躲过有关部门检查,靠,这哪个报纸啊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是新报,这报纸,在这里,影响力很大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么诋毁我们,有何用意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觉得如果人们看了这个报纸,会怎么样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们怎么样想我就不知道了。总之,那些有关部门迫于舆论压力,可能会让我们酒吧开不了门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废话,你真当我是猪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你说,为什么一个酒吧一个化妆间小小的失火事故,这家新闻报纸那么大费周章的给你们上头条?”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听了她这么一个点拨,我恍然大悟,我靠,有人搞我们。

    不仅是放火,而且还是在报纸上搞我们,别的新闻报纸都没有,就这家有。

    确实是,一次小小的失火事故,都没人伤亡,这家新闻捏造事实,乱写一通,夸大事实,这不是直接让酒吧开不了门,置于死地吗。

    再细细看一遍,实际上,这人的文采十分的好,他虽然写着说酒吧失火,出了事故,但实际上所谓的伤亡,躲过检查,兜售毒品什么的,全是用的模棱两可的语气字词,咋一看这篇文章,这酒吧真是乱来,各种坏事做尽,但是仔细一看,这模棱两可的语气字词,也没有说你们酒吧就真的有这回事,但是的确已经可以引导读者观众到一个这酒吧很坏的概念上。

    而且一看那酒吧失火,众人围观,烟雾弥漫的zhao pian,好像真的出了天大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逼问这作者,他一定说,我没有乱写啊,我也没有说你们酒吧真的这么干了啊。

    非常的精妙,这也得益于我们相当高深的语言文字文化,这小编,用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一看小编名字,蜡笔小旧。

    可以啊。

    弄出这么好的一篇文章诋毁我们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放火的人,让这家报纸出这新闻的人,都是同一个幕后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明白了。他指使人来给我们放火,然后,再去找这报社,然后,砸钱黑我们酒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哟,你知道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,知道了,因为你的点拨,所以知道了,我谢谢你了,谢谢你大爷二大舅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完,她突然抓起桌上一个什么东西砸过来,精准无误,打在我额头上,啪的一声,我往后退两步,一抓住额头:“疼!你吗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别在我面前撒野,你还不配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了我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撒野一次,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她还来真的,真是怕了她了,她的杀伤力,击打能力,比贺芷灵要可怕得多,有些人可以开玩笑,因为她打不过我,有些人开不了玩笑,因为十个我也打不过她。

    话题又转回蜡笔小旧这家伙,写得他好像天天在我们酒吧泡着一样,写得如此的生动,我想,要把这家伙抓了,然后,问他到底谁给他钱让他这么写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要把这家伙抓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终于说了个好主意,可是我觉得,很难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难也要抓也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未必会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只要抓到这蜡笔小旧,我保证他会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了,谢谢你的帮助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让你帮找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珍珠姐姐,你也体谅体谅我行吧,这不仅需要精力,更需要时间,你就给我一张zhao pian,而且都不明确人到底在不在我们监狱里,让我怎么找啊。我觉得,简直是大海捞针啊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管你大海不大海,如果让我知道她人真的在你监狱,你找不出来,我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即便是在我们监狱,就凭着一张多年前的这人学生时代的zhao pian,让我找到她,也太难了吧珍珠姐姐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看你就是不好好找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哪有不好好找,我很努力,我也想要钱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去玩的时候,你精力无限,让你做事,你没一点投入。我警告你,如果人在监狱,你找不到,我不说钱不给你,我要玩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哟,你是在恐吓我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恐吓你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以为我会怕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和她顶嘴也没意义,但是,如果我找不到那个女人,这真不是我不想找的责任。

    茫茫人海,让我凭着一张多年前的她的zhao pian,去在监狱里找,况且都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监狱里,我怎么找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已经让狱政科的人,帮我翻查资料,经济犯,找出来,然后,再一一细细对着她们的zhao pian对比。这经济犯,在我们监狱,没千人也有几百人,还要一一对比,这怎么对比啊?还有一个难题就是,倘若真的是在监狱里,zhao pian也有了,但是一对比,多年前的这胖妞,戴着眼镜的,还是络上来的不清晰zhao pian,怎么通过这个对比出来,我真的无法肯定能找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那是你的问题。实在不行,你拿着那些经济犯的所有囚犯的zhao pian拿出来,让我们帮忙对比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这不行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这为什么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拿?把她们的zhao pian从资料上撕下来,然后带出来吗,我还不想死啊,如果被查到,我他妈的最少也是要被开除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傻的吗,拿手机一个一个拍下来,然后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开什么玩笑。我拜托的这个人,她不是狱政科的科长,看资料都要偷偷的查看,况且,带手机进去是不行的,还说什么拍几百人的zhao pian出来,这简直是逼死人。万一她被抓到,可害了人家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不管,必须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真的是蛮不讲理,不体谅人,你下达了命令,叫人家爬去月亮上,那根本做不到的事,怎么必须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我只能说:“我尽力。”

    她喝着水,说道:“必须完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。”

    她不回话,冷冷看着我:“你知道找到这人,对东叔来说有多重要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重要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大贪,东叔想要扳倒他,没想到还没扳倒他,他已经嗅到了气味,开始疯狂攻击东叔,东叔手下有个军官有把柄在他手上,怕的是东叔的这名手下军官被弄进去后,他们利用这军官,说东叔是主谋,因为当时这名军官侵占了几处价值很高的争议地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这都什么军官啊,怎么能干这事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后来,东叔知道了,就逼着这军官吐了回去,因为这军官也是为了争口气,脑子一发热做的事而已。东叔爱护他,所以保着他。那时候,上面下来查,东叔保住了他,可现在,这大老虎要整东叔,就从这军官身上下手,如果东叔这手下进去了,事情就严重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