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2章 道歉
    这黑珍珠,性格真是古怪,难以伺候,恼火。

    我出来外面,都不知道要给她买什么礼物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我手机响了,是强子打来的。

    我问强子什么事。

    强子低沉着声音,说道:“jing cha查到最新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不好的消息?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jing cha调取jian kong发现,那两个人,那两个嫌疑人,出了酒吧后,上了一辆面包车,套牌面包车,跑了,往沙镇方向,然后,到了沙镇后,开进了彩姐的酒店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说道:“开进了彩姐酒店的停车场?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是的,然后,jing cha去那里查找jian kong,那两人下车,上楼,之后的jian kong就没查看到他们去了哪里了,那车子停了一夜,第二天,两人取走了车子,开去了郊区,查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妈的,彩姐!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两个保安安检不过关,我要整死他们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开除就行了,不需要整死,即便是保安查的严格,他们也会想办法通过别的渠道进酒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好的,jing cha也去找了他们酒店的人,查了,没有线索了,已经断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他妈的去找彩姐聊聊!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也许有人栽赃给她,也许真的是她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先找她谈谈再说!”

    我挂了dian hua后,直接打车去彩姐那边,毕竟不远,一会就到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,轻车熟路,在她们酒店大楼下,直接上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到了彩姐所在办公楼的那一层,被一女的拦着了,我直接说找彩姐。

    彩姐很大的可能就在,我如果打dian hua,她未必接,最近她恼火我,我直接杀来这里,我看她如果在,是见还是不见。

    那女的一听我找彩姐,她以为我和彩姐约好了,而且她也见过经常找彩姐了,然后她直接dian hua通报。

    彩姐同意我进去。

    我去了彩姐办公室。

    彩姐坐在办公室,看着建筑设计图一样的一张图。

    看到我进去,彩姐把设计图一放,也不和我打招呼,喝了一口咖啡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好彩姐,我想问你一件事,希望你能如实回答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凭什么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看来,是要和我针锋相对了。

    两个熟悉的人,走到这一步,不得不让我感到痛心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抱歉,我语气有点冲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说:“礼貌还没学?”

    她用着跟刚才黑珍珠一样的质问的口气来质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一会儿后,感到我的气焰被压下去了,说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那边酒吧失火的事,嫌疑人跑到这里来。穿的是黑衣帮的衣服黑衣帮的打扮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説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他妈的该不就是你派人去干的吧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jing cha来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jing cha什么都没查出来。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来这里,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。我觉得,你该不会是怀疑是我派人去烧你们酒吧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这个倒没有,我只是想问问,毕竟,我们酒吧突然被人放了不明的易燃物,直接烧了,被封了,被关门了,这损失挺惨重。然后呢,我就是来问你一点意思,你觉得会是谁做的。”

    彩姐看了我许久,才说道:“我觉得你根本就是在怀疑我,我觉得很痛心,想不到你会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我的确是在怀疑她,但是,我总不能肯定说自己怀疑她吧,我说道:“我就是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或许,从我刚才头脑一发热来找她开始,就是个错误,如果是她做的,她不会认,如果不是她做的,她会觉得我怀疑她,我突然有点骑虎难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就是再恨你,讨厌你,我也不会这么行为卑鄙,那么小人,你见我那么卑鄙过吗。你又见我如此狠心过吗。还要烧死你们酒吧的人,我有那么恶毒吗!”

    她发火了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受骂。

    彩姐又说道:“张河,我想不到我在你心中,是那么的不堪,如果你觉得是我做的,我也不会辩解,那你可以对付我啊!我们之间,到底是你变了,还是我变了,我很多时候想着我自己都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眼睛里含着泪,我也有些触动,我说道:“彩姐,对不起。我的确对你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彩姐眼含着泪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做错了什么,以至于你们纷纷这样的对我,背叛我,离开我!反过来,我还没有对付你们,你们已经开始忌惮我,开始针对我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如此,想来她曾经也没有做过对不起我和陈逊等人的任何事情,可是我们自己都太为自己着想,但的确那时候也是为了生存下去,所以陈逊和我离开了,离开是没有经过彩姐的同意的,她知道了后,想到曾经对她最为忠心耿耿的我和陈逊两人,居然以这种方式离开她,她想不开了,她恨,恼怒,心里难受,难过。

    而在离开了之后,陈逊加入的珍珠帮,是明显的别的帮派,我加入的西城帮,更是别的帮派,尽管还没有对付它,也和她的帮派没有仇恨,可是最近,我开始怀疑她,让她更是难过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我从一开始就抱着做卧底的心思加入她的阵营。

    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对付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是我的错,我确实乱想了,但我没想过要针对你,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也许,是我说了要对付你们的那一番话,你们就开始把我想象成你们的敌人。可是,张河,之前你是怎么样子的,你跟我说我是怎么样子的人的?”

    她是个心软善良的人,对一个多次背叛狠狠对付她的霸王龙,她都没狠心斩尽杀绝,所以,她才被打得落花流水逃到海边发展海边酒店事业,可是,既然她对霸王龙都没有狠心,那对我们,也不会那么狠心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这么理论上的认为,但是,我是怀疑彩姐对我们的恼恨过度,所以要对付我们的。

    彩姐又说道:“你们曾是我最为依赖最亲的人,霸王龙,还有你,还有陈逊,还有那么多的手下,可是我实在想不通,为什么到了后来,你们一个一个的都背叛我,针对我,会成了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彩姐自己说着,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上前几步,走到她面前,拿了纸巾给她,说道:“彩姐,我们那时候只是为了不让团队散了,没说要背叛你。现在也没有针对你,对付你,成了你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彩姐一下子拍开我手中的纸巾,然后自己拿了纸巾擦眼泪说道:“不是背叛,为什么要离开。不针对我,不是我的敌人,为什么加入的全是别的帮派?而把我想象成了你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我只是看着她。

    或许,她遭受的那么多次的背叛,离开,心里真的是太难过,太受到打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会如此的伤心,难过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对不住,我以后,不会乱想,不会对你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不可能了,张河,只要有利益方面的可能的纠纷,我们就会是敌人。这由不得你不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你知道我真正的目标和想法是什么吗。我不是为了钱,也不是为了所谓的权利名利地位。什么亿万富翁的,我当然想,但我不是想通过这一个方式来发财,还有,所谓的权力名利地位,如果是通过正当的方式获取,我会很乐意,但不是通过做老大这方式来成功得到。其实,我混来混去,开始是为了借助混混的力量,对付监狱中的那些坏分子,因为她们也在利用着混混来控制别人,来对付他人,通过这手段非法盈利。而现在,我除了想借助混混除掉那些人,还希望能除掉四联帮和林斌,杀掉林斌,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什么不共戴天之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想再提。我的意思是说,彩姐,我不会和你做仇人,我也不想这样子,你可以安心的在这里发展你的事业,你就是好好做你的大事业,我不会理睬,只是希望,我们和环城帮联合,对付四联帮的时候,你不要和我们闹就好,当然,如果你愿意,欢迎你加入我们,一起对付四联帮,然后分割了那边地盘,那里更有钱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你在利用西城帮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利用,是各有所图,西城帮为了去那边抢地盘,做事业,我是为了报仇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环城帮也是为了钱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环城帮的薛羽眉,也是和林斌有不共戴天之仇,也想杀林斌,她为了安心对付四联帮,退出了沙镇这里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怪不得,对面的饭店什么,全部要转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她也不想和你斗起来,她更想着的是专心对付四联帮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怕我在你们后方对付你们,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的确是这样。当时薛羽眉还跟我偷偷说过,灭了你们,再专心对付四联帮,我说句不好听的,彩姐你们这边虽然厉害,但是西城帮和环城帮加起来,也是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威胁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威胁,是说实际情况,你未必撑的太久,但我拒绝了她的这提议,我也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那我是不是要特别的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必,彩姐,我只希望,我们大家好好的一起合作,共同获利,放下曾经的仇恨。我向你保证,我不骗你,这只给你带来好处,陈逊也不会对付你,我也不会,我们都希望你过的好。如果你这边有困难,我们都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还能相信你们吗。你觉得,我还相信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会用我的行动证明,我不会害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