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8章 人都害怕寂寞
    当然只能是薇拉来敲门,没其他。

    她高高的站着,用浴巾擦着白色的头发,说道:“打扰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打扰。”

    她湿漉漉的头发,披着睡衣,是的,是半披着,不是好好穿着,而她的豪胸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这,不是故意的you huo我吗。

    然后,她说道:“我拿吹风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哦。在哪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进来:“我自己找。我那个吹风机没有热风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那个大桌子边,跪下来,然后,打开抽屉找。

    那个浑圆的大臀部,直接就对着我了。

    原谅我,真的不能不让我胡思乱想,这实在是太you huo了。

    见识过外国动作片上那的金发mei nu的好身材,但实际上真的见到了,比那电视上的,还要让人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两步。

    薇拉站起来了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对我微微笑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她走了出去,然后转头,对我眨了一下眼睛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真像个木头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出去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愣愣着看着她出去了,说我像个木头,为什么说我像个木头。

    不懂她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说我愣着像木头,不动她?

    还是愣着表情僵硬,像木头。

    我吞了吞口水,她的大腿,好白。

    好美。

    这双腿,要是让我玩,那真的能玩一年了。

    关了灯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,看了看,一个奇怪的有个符号开头的长长的号码,然后,打通过来后,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听到那边,有键盘敲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谁呢。

    我开口问:“你好,谁啊,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有种直觉,是一个熟人打来给我的,但是,会是谁呢。

    也不说话,一会儿后,就挂了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,梁语文?

    但是上次梁语文打来的,不是这号码。

    也许,是打错了吧。

    也没想太多,挣扎了一会儿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醒来后,又赶紧出去上班,我没去和薇拉说,因为那么早,她肯定在睡觉,我自己下楼,打车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监狱里,照旧干活。

    下班后,照旧出去。

    自从当了这指导员后,工作多了许多,也忙了许多,下班后,感觉比平时的累很多,平时的话,忙完都没觉得有多累,而现在,真的是,下班了后,全身肌肉骨头都疼。

    还是去了酒吧。

    去酒吧不花钱,能喝酒,多舒服。

    这虽然酒吧也有我的股份,不过,我是什么也不管的。

    照旧,喝着酒,看着演出,听着歌。

    薇拉坐在了我身旁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休闲的恤牛仔裤,我问道:“你不去化妆演出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今天我不上台,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休息你好好在家休息,跑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带她们来。”

    她公司的人还是来演出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我道:“你怎么了,看你很累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工作累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:“你白天做什么工作?一大早就不见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要上班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:“你有个上班的姐姐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薇拉姐姐,我说,我是我要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:“那你是做什么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保密工作的?你们也有保密局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,很多,到处都是。”

    薇拉哦了一声:“那我是不该问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,就是当聊天吧。”

    她也点了一杯鸡尾酒,然后掏出钱包,我制止了她:“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fu wu员当然不敢收钱,她走了。

    薇拉说:“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了,你我之间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都救我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下意识的反应,现在让我这样子,我做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原来,不是诚心实意要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笑了说:“那是呀。”

    我也笑笑,和她碰杯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如果很累,就早点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,喝两杯酒,放松放松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我:“白天去保密局工作,晚上还要在酒吧做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了,其实我不是在保密局工作,只是,我的工作,我想保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还这么问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你是工作狂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,我倒是想狂,但是狂不起来,每天感觉工作也不是很多,但是很多事情,做都做不完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嗯了一声,说:“你该找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有很多朋友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是说,你该找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女朋友可以照顾你,我觉得,你是害怕孤独寂寞,才这么疯狂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当然不是,因为我本身的工作就很多,忙,总是忙不完,今天忙完了,轻松了,明天又是一大堆的事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那你是不怕寂寞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很怕吗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人都害怕寂寞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但是人可以受得住寂寞。”

    薇拉点点头,说:“这点我已经了解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怎么了解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昨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昨晚啊,哦,原来如此,不过说真的,你就是光着,睡我被子里,我保证,我绝对可以忍着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笑着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信可以试试,今晚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信啊,所以当然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不试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看我,暧昧十足。

    我也是。

    正说着,强子过来了,他自己拿了一支啤酒过来,和我们两碰杯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强哥,你没看到你打扰到我们在打情骂俏了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没有打情骂俏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我知道,我过来做电灯泡不好,可是我有要紧的情报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那我回避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不用了。我现在也不是说他有多少女人的风流事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他有多少女人,和我有关系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哦,没关系那就好,还以为你会介意呢。其实我过来,就是要告诉张河,你的那个女人我已经帮她安排好了,钱也给了她了,她叫我转告你,她说她一点也不恨你,孩子她会好好带的,孩子越来越像你了,让你安心工作,她不会拖累你的,她还说你就不要太拼命,身体要紧,你以前身体都不好,她还祝愿你以后找个好女人,不要再内疚了,当时大家年轻不懂事。只是有空给你们的孩子打个dian hua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喷出来,我骂道:“你小子可够狠的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薇拉,薇拉也盯着我。

    强子笑了笑,阴险的笑笑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呢,你听不出来这是他拿我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觉得他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没有。强子,你他妈的给我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看来,你们两都很在乎对方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吗?我不在乎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不在乎她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那就不解释了,既然不在乎,解释来干嘛。再说,他有没有孩子,跟你有什么关系,是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强子你这个贱人。”

    强子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就不用骗我了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你又知道?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这个段子,我看过,我们同学在聊天上,留言给另外一个同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这样子,好在你知道,你看过,不然啊,我还真被这家伙坑惨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我:“你在乎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:“你在乎在我心内的影响不好,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概,也许,可能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你们的语言,有些词语,真是害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女施主何出此言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意思都不明确表达,很模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叫朦胧美。所谓的意境高深就是这样的,无招就是有招,就像西方文化,那蒙娜丽莎,说真的,都说美,原谅我不懂艺术,我上大学的时候盯着看了几个钟头,只能说,美哉美哉,但是我觉得她没我们那班长一半漂亮。”

    强子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薇拉说:“不许诋毁艺术!”

    我说:“,srr。”

    我举起酒杯,问道:“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生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和其他女孩子生孩子,你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和她干杯,说:“没有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也和我碰杯。

    然后,我转移话题,问强子究竟要跟我汇报什么事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汇报你那女人已经安置好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我对强子说道:“少扯了,快说。先问你,那两个要撞死我们的小毛贼,怎么处理了。还有万成那王八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