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5章 赚钱的天赋
    莫婉芯说道:“我毕业后,应聘进了那家公司,遇到了这位男同事,他喜欢我,对我表白,我一直都在拒绝他。那天晚上大家去郊区的农庄吃饭,他就提议说喝点酒什么的,我喝不了酒,而且我开车去的,我就不愿意,可是他们说一点没什么事,部门经理也在,就用酒兑着果汁喝了,我因为头天晚上加班到深夜,很累很困,喝了一点就醉了。然后下楼后,我还是有点清醒的,他说他送我回去,他说他只喝了一点酒不会有事,就在几位同事的帮忙下,扶着我上副驾驶座,他开车。上车后,我就睡着了。他知道我住在哪儿,可是他那时候开车的方向,不是往我家开的,不知道他要开去哪儿。后来就出事了。我醒来,都已经在了jing cha局,我猜,可能是他自己也喝了一点酒,赶着开车把我带去哪里,闯了红灯撞人后,急忙开车逃跑,可能是想着跑不了,就把我拉过来了驾驶座,绑了安全带,他自己逃跑了。那一路上,都没有shi pinjian kong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也不对啊,那你的几个同事,都说你自己开车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他家有钱,是个富二代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怀疑,他买通了这些同事,然后,这些同事串供了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:“可是你没证据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点头:“我被判刑了不久,那个富二代移民了,那几个同事,都离开了公司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都离开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都离开了,不知道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确实很可疑啊,可是你没证据,无法洗清自己的冤屈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只能,认命。赔偿了九十万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。

    她问我:“你相信我是无辜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,多半相信她是无辜的,可是这种事,无凭无据的,法院都定罪了,事实证据清楚,那我能说什么,我说道:“呵呵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她略微失落的看看地面。

    只是,我不知道的是,东叔为什么让我来保护她,照顾她,那干嘛不帮她,洗脱罪名,洗清冤屈呢?

    反正,黑珍珠那么厉害,应该不难办到吧。

    不过,也难说啊,和东叔还有黑珍珠扯上关系的人,都不是简单的人物,所以,对付他们的人,都肯定是不容易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她家还有钱赔了人家九十万,争取到了所谓的宽大处理?

    我问道:“其实,交通肇事罪的话,赔了九十万,还被判了七年,是不是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律师已经很为我争取了,如果不是赔偿九十万,可能要判十五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重啊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家家庭情况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我,说:“出国打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很厉害啊,能出国的,工资都很高。”

    她抿嘴不语。

    我想挖出她和东叔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妈妈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妈妈,也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可以问你吗,你问我这个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只是好奇。呵呵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她又是抿抿嘴,很可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婉芯,到底和东叔什么关系,东叔为什么要花几十万,让我保护她,照顾她呢?

    搞不懂。

    其实很想开口问,但是,黑珍珠已经明确和我说,什么都不能问,不能说,不能让她知道,是有人让我照顾她,保护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人品挺好,所以我觉得,你犯罪的这事,可能真的有问题。你好好表现,该对你奖励的地方,我们会奖励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对我微微鞠躬,表示谢意,然后问:“那我可以走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叫了沈月来,带她走人。

    然后沈月回来后,叮嘱沈月好好照顾这个莫婉芯,还有,就是打听一下,从莫婉芯狱中的一些朋友嘴里打听她到底什么身份,家庭是干嘛的。

    不过,沈月无法打听到任何有用的价值,莫婉芯在狱中,虽然也交朋友,但是她话少,而且很少主动说话,更不会轻易谈到家人,所有人都没听说过她谈过家人。

    我是好奇,所以拿了她的资料,包括她以前的家庭住址,我去查查看,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我就是好奇。

    陈安妮出院了,回来了监区养伤,毕竟,林小慧父亲给了我钱,让我照顾好她,那我就给她弄到了高丽她们那边的监室,叮嘱高丽,说这个是我朋友的亲戚,让高丽她们照顾点,保护她一点,因为有人想弄死她,然后,再派多几个狱警轮流盯着,保证不让她出事。

    对这个赌博成瘾的诈骗犯,对这个财神爷,我只能照顾有加。

    出去后,我马上找了强子,让他陪着我去莫婉芯曾经的住处,查她。

    找到了那里,不过,那并不是她家,那是她租住的地方,房东说,出事之前,她一直租着一套房子,开了一辆白色的代步车,后来就听说出事了被抓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房东还有她之前的复印件,其实我们也有的,上面写着她是临县的某镇一个村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我想,等休假再去她老家问问吧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我亲自去,又要用了一天的时间,干脆,让强子派人去帮忙问吧,问的到就问,查不到就算。

    晚上,还是去酒吧喝酒了。

    最近,晚上总是梦见悲伤的梦,最多的梦,就是关于柳智慧的,还有梁语文的离开。

    我实在无法能接受柳智慧的死亡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,不会是她,一定不会是她,我越是心里这么想,越是难受得慌,越发觉得那女孩就是她。

    而且,从那跳桥的女孩出事到现在,已经那么多天了,也没有后续的报道,新闻媒体,什么也没有,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我希望,那个女孩被找到了,然后不是死亡,而是还活着,而且,那女孩不是柳智慧,那我也就安心了,可是我现在,无法安心,每每想到,我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除了去酒吧喝几杯酒,让我晚上好睡之外,当然,我还是想,能见到那个外国妞。

    我期待着和她有些什么故事。

    食se xing也。

    我知道,焦急不得,像那种绝色外国妞,大把的男人追她,我不过是其中一个,但是,我要尽量表现得跟别的男人不同,越是急着去找她,越是吓跑她。

    林斌那人渣,泡妞应该也有一手,给外国妞留了名片,却从来不找过她,外国妞心里一定也对这个林斌的神秘感有点好奇,而且也挺对林斌有些好感,不然不会把名片放在包包里。

    我喝着酒,看着演出。

    一个节目一个节目,一个歌手一个歌手的出场,然后,压轴依然是外国妞的走秀和独唱。

    有人上去敬酒,她依然是不喝的,献花的也有,她会接受。

    然后,有些男的,会上去问要号码,她基本都会留,但是,留的号码,是一个不用的号码,可以打得通,但是她不用,这是因为她不想拂了他人的面子,毕竟,我们这边,面子比什么都太重要太多,如果直接拒绝的话,有很多人,会很生气,她也不想得罪人。

    来这边生活久了,她也挺懂世故的。

    见我一个人喝着酒,她还是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问我:“我看见你,总是一个人自己喝着闷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喝着闷酒,是喝着开心的酒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在台上,就发现了,你不开心,你有什么心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你想知道啊,和我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换个地方喝吧,这里不好聊天,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啊,你想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去,珍珠酒店后面。那里有一条街,清吧,可以好好聊天。没有很吵。”

    哟,没想到她还知道珍珠酒店后面的那条清吧街,我说道:“你也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经常去。下班了,和朋友去坐一坐,那边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头一偏,挎起包说:“走吧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邀请我去,而且又请客,我没理由不去啊。

    然后,就和她过去了,出了酒吧门口,我本想打算走路过去,不过,她说刚才走秀,穿的高跟鞋太高,脚有点痛,就打车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,就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清吧一条街,在这市里,已经出名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的头脑太好用。

    有些人成功,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快,有些人成功,完完全全,是靠着他们的那灵活的头脑,就像大发明家爱迪生说的那样,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!其实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话,被人给去掉了!这句话是那百分之一的天赋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必然啊,头脑好用比自身勤奋努力可要强太多了,这绝对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能用靠努力弥补的了的。

    就像我,勤勤恳恳去干活挣钱一辈子,都没黑珍珠一个灵光一现的生意计划赚的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