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3章 机器做的老军人
    这里面的建筑,跟部队里面的建筑,没有任何不同,全都一样。

    有训练场,有各种训练器具,树木,房子,朴素,却威严,这里的人,全是穿着军装,一眼望去,都是绿色。

    一栋三层的小房子,白墙绿瓦,红色的一些瓷砖点缀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那小房子的门口,我估计,东叔就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下车,摘下了墨镜,然后说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行的,放了我一马,我不要做什么英雄。行吗。你们有什么困难,需要我帮助我可以帮,但是这要加入你们的事情,我不太想做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做英雄的代价都很高的,因为,是要命来做代价。

    我的命虽然不值钱,但是,我也不想死得轰轰烈烈,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去死,我怕死。他们都是身怀绝技,个个能打能杀,一身毫武艺,而我,如果被人盯上想要弄死我,就想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容易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啊。

    我被带进了房子中。

    客厅里面,几个军装的男子刚走出来,对黑珍珠行了注目礼。

    里面,沙发上坐着的,正是东叔,那个瘦弱的警卫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东叔穿着简便的军装,还是那样,一脸的面无表情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黑珍珠走进去后,对东叔说道: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东叔也不说话,不点头,只是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黑珍珠,多没礼貌啊,都不打招呼,我打招呼:“东叔您好。”

    东叔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站了起来,走向里面。

    这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黑珍珠跟上去,示意我也跟上去。

    那个年轻男子也跟上去。

    进去了里面,是一个小餐厅。

    说也不小。

    桌上,有精致的饭菜。

    东叔进去落座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进去,也坐下,然后叫我坐下。

    我讪笑一下,然后坐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桌上的菜,有肉有素,都很精致。

    东叔问我道:“小张,你喝酒吗。”

    他居然直接叫我小张,还挺亲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呵呵说道:“还好,还好。”

    他对站在他旁边的警卫示意一下,那警卫去外面拿了一瓶白酒进来,然后,上了白酒酒杯,很小的白色杯子。

    三个杯子,我和东叔,还有黑珍珠。

    倒了酒后,他举起杯子,说道:“年轻人,我听了你的一些事,对你挺敬佩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敬佩我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同流不合污,心怀正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东叔您这夸奖过了,我,没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东叔说道:“喝酒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和我碰杯,然后就一饮而尽,小杯子,容易喝。

    我也一口干了,黑珍珠只是吃着菜,看都不看我们。

    这么个吃饭,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我都不清楚黑珍珠和东叔真实的关系,而且,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请我吃饭。

    请吃饭的目的不外乎增进关系和求人办事几种。

    他这一个牛叉人物,请我吃饭,难道,还有事要求我吗?

    或者是,想和我增进关系?

    但是,我除了能帮他找到那个计算机天才,貌似,我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或者是,他真的对我感兴趣,敬佩我心中怀着正义?

    得了吧,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。

    东叔说道:“想请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东叔,帮就谈不上,能为你做点事,那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东叔说:“小伙子,不用太客气。我请你帮忙,会给你报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用了东叔,如果我能帮得到的,我会尽力而为。但不知道是什么忙呢。”

    东叔拿了一张zhao pian出来,给我看,上面,是一个看起来,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,约莫二十出头这样子。

    这什么忙?这女孩是他什么人,难道让我去和她相亲吗。

    看起来还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东叔,我不知道您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东叔说道:“她叫莫婉芯,在你们监狱里服刑,犯了法,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,但不要让她知道你是我拜托去照顾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但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我所管辖的监区,如果是我管辖的监区,我可以办得到,如果不是,我很难办到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这时候说话了:“猪脑子,你把她变成你监区的人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说:“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,可以随意调动别监区女囚到我们监区。”

    东叔说:“尽量想办法吧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张zhao pian,后面写着女孩子的名字,莫婉芯,我答应了。

    照顾一个女囚,如果是在我们监区里,这对我并不是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个军人进来,敬礼,然后说道:“将军,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东叔点了点头,那个军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东叔对黑珍珠说道:“珍珠,你和他聊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然后东叔又对我说道:“小张,我还有几个客人要见一见,你和珍珠聊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东叔和那个警卫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,感觉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,让我呼吸都不顺畅,我摸了摸脖子,好吧,吃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些菜,很淡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一个人,身体最重要,在军队中,军人就是,吃这些。东叔请你吃饭,你多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外面的那几个,全是团长以上级别的,他都从来没请他们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又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探头看看外面,看到几个人站着,毕恭毕敬的和坐着的东叔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们是干嘛的,东叔都退休了,他们还来这里跟东叔汇报工作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以前的一个警卫,被派去维和,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是的。在战斗中,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该怎么办怎么办,东叔在料理他的后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过看起来,东叔脸上也没有什么悲伤的表情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的悲伤,深埋在心底,他爱兵如子,每个他的士兵,都愿意为他死战,他会善待每个士兵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经历过那么多战争的一个老人,的确是很坚强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说过,军人最大的荣耀就是建功,在战场上马革裹尸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以前的老警卫曾经和我说,他站在硝烟弥漫炮弹纷飞的战场上,表情一点都没变过,坚毅的盯着前方,任是子弹打穿小腿,弹片削破他额头,脸上全是血,他动都不动。医护兵过来,他赶着医护兵去救士兵们,直到指挥到战斗胜利后,才自己走去给自己包扎。医护兵没有,给他治疗,他表情都没动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不是一般的强悍。这家伙是机器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吃着一个馒头,说道:“味道还可以。话说,这女孩子是他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清楚才怪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有些事,知道得太多,没好处,还不如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了,也要假装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为什么要我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不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是东叔的亲人吧,或者是东叔的故人的亲人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东叔那么大个权势风云人物,完全可以让人找我们监狱长,让她帮忙照顾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们监狱长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也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们监狱长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的人?你们还有一条链子啊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何谓朋党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这个我懂,所有一条链子上的人脉链子,都是连接着的,从上到下,从下到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好的人会和好的人为了利益做朋友,烂的人会和烂的人为了利益而相交。我们的这条链子中,没有你们监狱长。你们监狱长,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事情的原则是以门类相聚合,事物是以群体相区分。君子与小人各自志趣相同,从情势上说就一定各自相会。君子们成为同一类人,叫做同德小人们成为同一类人,叫做朋党。表面上虽然相互近似,实质上实在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邪恶和正直之间,难以相容。君子和小人之间不能相容,就像冰和炭火不能放在同一个器具中相处一样。所以,如果君子上台,就排斥小人小人得势,就排斥君子,这是很自然的道理。然而,君子提拔德才兼备的人,撤免庸俗无能的人,办事出于公心,实事求是而小人则阿谀奉迎,投其所好,毁其所恶,办事出于私心,捏造事实。办事出于公心,实事求是的人被称为正直的君子而办事出于私心,捏造事实的人则被称为小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们也可以找我们监狱中其他的好人帮你们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那么大权利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这事要绝对保密,你偷偷把她照顾好就行,她的身份,不能让外人知道,更不能让人知道是东叔要去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别问了,你照着做就行了,是好事。报酬我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多少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上次我拿了你多少,我给你多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,成交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