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2章 像是军营的地方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请示到上面的部门后,管理局,司法的,派人下来了。如果她们打通了上面的关系,那你们就是表现再好,监区没死过人,各项指标排名第一,安全指数第一,也可以撤了你们,理由可以莫须有,也可以调去看门,说是另有重用。看门呢,这么重要的工作,非你们不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想调我们去看门啊这群王八羔子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谁让你们工作出错不断,管理不力?最好不要给人拿到小辫子,否则,就是打通了关系也难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你帮我们搞定了司法和管理局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哦,你又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一句谢谢,多么不实际。我更看重的,是实际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嘿嘿,表姐,什么实际的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什么钱啊,金子,银行卡,支票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嘿嘿,表姐,会的,会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司法和管理局的人回去后,对上面报告,监区虽然曾经有点小情况,但都是因为你们监区女囚自己的问题,跟你们没关系,所以,你们不会有事。张河,我走关系,也都是要花钱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好的,表姐,这个您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嗯,很好,真是个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出去后,有空的话,给你转个两三万的,让你帮我买奢侈的包包,给我看看是怎么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两三万,加起来,那就是五万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皱眉:“你别总是狮子大开口行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张河,你如果厉害,你用这五万,去找别人搞定。还有,以后有事的话,你别找我,我也不会管着,你爱死就去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好的,表姐,我就是随口说说,这买包包的钱,明后天就到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就明天吧。少一分,你去守大门,不关我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出了她办公室,我松了一口气,妈的,就是康云和韦娜,这几个家伙,又去打小报告,提议高层,撤掉我和徐男,真是够阴险的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跟徐男说了一下,徐男也厌恶她们,可是,我们的确是暂时没有办法搞定她们啊。

    也只能厌恶了。

    把仇恨埋藏心中。

    徐男说这钱她来分担了。

    我怎么能要,就推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是个人原因针对我的,她讨厌我,最喜欢剥削我的钱,所以,便如此了。

    不过,贺芷灵还挺能说话啊,这监狱长都申请要撤我,她都没办法撤掉。

    只是,没过几天,监狱真的玩大了。

    那天来视察的领导们,下令了,对监狱的内部进行了整顿,那些工作能力不行的,该调的调,该撤的撤,而那些平时工作能力强的,交际能力强的,该提拔的提拔,不过,没我们监区什么事,我们监区还是这样子,没变动。

    用贺芷灵的话说,想要让一个企业,一个公司,一个团队,一个单位,拥有顶尖管理人才的唯一方法就是,按工作能力竞争上岗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谁牛谁上。

    就像在公司里面,谁的业绩高,谁就来当部门的xiao shou经理,哪个部门的业绩高,哪个部门的xiao shou经理就上去做这xiao shou总经理。

    不行的就淘汰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企业里总保持着新鲜的血液。

    但,除非是贺芷灵自己上去做监狱长,否则,她没有可以行驶她梦想的权利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贺芷灵还不能上去啊。

    我就说啊,想办法整死那监狱长,让贺芷灵上去当了监狱长,多好啊。

    下班后,出了监狱门口,我走向公交站。

    想好好买个代步车,可是又担心停车的问题,也担心被人跟踪放qie ting器啊跟踪器之类的问题,反倒是这么一个人,独来独往的,更觉得安全。

    看到一辆奔驰越野车,那辆黑珍珠的黑色越野车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看看,不像是啊,牌照不对啊。

    可是,走过去了后,越野车的车窗降落,果然是黑珍珠,戴着个大墨镜,一身黑衣,说道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我上了后座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刚才开始以为是你的车,可是看到牌照不是,又以为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牌照,随便挂一个上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岂不是套牌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套牌了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jing cha会查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查了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的确不能拿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查了,我亮出我特殊身份的证件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特殊身份的证件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特工证件,军官证,什么证牛就有什么证。”

    我鄙夷说道:“这不就是随便上花几十块钱搞的假证,谁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蒙混过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普通人难以蒙混过关,那你不同啊,你有这么个背景,请jing cha抓你都不敢抓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个市里面的交警拦车的时候,并不是说豪车就不拦,而是他们有个册本,上面有些车的牌照号码,他们是不敢拦的,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道,我又没见过。也没有交警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因为有些人,他们不敢得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,像你爷爷那样的,谁敢拦啊。想不干的就去拦呗,换做是我是交警,我也不拦啊。对了,我们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我这才仔细看开车的戴着墨镜的男司机,戴着帽子,一连黑皮肤,刚毅的线条,我问道:“开车的你男朋友啊。又换了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是,天天换。”

    那个开车的司机把帽子拿出来,然后回头看看我:“你好。这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!是你啊。我怎么一下子都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是陈逊。

    陈逊笑了笑,然后戴回帽子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妈的,陈逊你跟了人家黑珍珠,连嘴巴都被封住了,不敢说话了啊。你说话也要得到黑珍珠的批准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话多得跟你一样,没好处。祸从口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但有些话是不能不说的,我想问你,我们去哪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知道去一个地方,但是是去什么地方,你们就是请我吃饭,也不能这么没礼貌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放心,不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有好处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可能有,可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好了我不问了,她跟我说的,全是废话。

    车子飞快。

    然后,在我眯着眼睡了半个小时后,车子开到了一处像是军营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,是军队所在地。

    有当兵的在门口站岗。

    看到黑珍珠和他们打招呼,他们放我们开车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奇怪道:“我们来部队干嘛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来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来玩?有什么好玩的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这不算是一个部队所在地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这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军区一些高层领导的住的地方,这些人,都是警卫,保卫军区领导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样子啊。那我们来这里看什么领导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东叔搬来这里住了,这都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他搬来这里,关我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上次轻而易举的进入了他所住的宅院,让他感觉那住的地方并不是很安全,他只能搬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也不算轻而易举进去好吧,对我来说,挺难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对你来说很难,对高手来说,那就不难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之前你应该想得到了,何必还让他住进去,那之前让他直接来住这里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因为之前他还没得罪到那么厉害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得罪厉害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的厉害的人,一定是个很有权有势的人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因为他疾恶如仇,想要扳倒一个占用人民资源和霸占人民财富的大贪官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我向他表示我崇高的敬意。这么说来,你也是反贪英雄的一员了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也会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我不会是的,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行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妄想让我加入你们的什么这集团,我没什么兴趣,而且,你们一身武艺,是绿林豪杰,我他妈的像一只蚂蚁,出去被踩,都让人踩死了。我可玩不来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会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瞪着黑珍珠,说道:“黑姐,放了我一马吧,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对我神秘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