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1章 我的保护伞
    薇拉见我看着名片发愣,她收拾好了东西,挎着包过来,问我道:“你在看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对她晃了晃名片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也认识他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认识。这名片看起来很金贵,这是什么人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一个科技公司的老板,在一次酒席上认识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很有钱吧,用的这种名片。”

    薇拉对我笑笑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是追求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不知道,他也没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什么时候认识的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上个月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看来,林斌可能还没空追她。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请你吃饭,你想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喜欢吃什么,这附近的,就好了。不用去太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楼下有个老成都火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川菜啊,火锅,那会很辣的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我:“你吃不了辣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我吃不了,我是担心你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吃得了,但不能太辣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不能吃太辣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:“那你喜欢吃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喜欢吃川菜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走吧那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楼,去吃火锅。

    点了上菜上酒,她特意点了酒,来谢谢我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她都是很温文尔雅的,没有想象中外国女子的那豪放。

    她也挺尊重我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包里放了只有几个名片,其中就有林斌的名片,我觉得,她和林斌的关系,可能都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愿是我自己想多了的。

    和林斌沾边,肯定没好事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没有想到,他们会找上公司来,抓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这帮liu mang,不给他们点苦头吃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不行。估计他们以后不会再来了,如果来,你给我dian hua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今天男的事情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客气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遇到过不少的liu mang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报警,jing cha可以解决,可是有一些事,jing cha也没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的,的确是这样。不过,你确实挺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举起来:“因为我很强壮高大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。

    她也笑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她开了机,手机就好多dian hua打进来了,然后,还没吃完,她说需要见一个重要的朋友,那个重要的朋友过来找她,说抱歉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那好吧,两人又客气了几句,然后我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是假装离开了的,现在有人来找她,对她来说,一定是个重要的人,可能是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或者是,林斌?

    我表面假装离开,但是,我偷偷跟踪了她,看她是不是已经和林斌交往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和林斌交往,那我的心情,不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又要吃醋了吗。

    或是怕她被林斌给毁了。

    我和她拜拜后,假装走去打车,实际上在那里偷偷的躲了起来,然后过去跟踪了她,一直跟着她,走到了一个小广场那边。

    她就站在那里,等着人。

    身材高大和一头白发的她,在人来人往中相当的扎眼。

    我就在那里盯着,不久后,她快步朝前面走去,那广场路边停了一辆计程车,有人下车了,应该是她要等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金发的外国女孩子下车,一脸开心的过去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好吧,是我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开心了一会儿,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监狱,我让谢丹阳帮我查,经济犯,侵吞公司财产的犯人。

    是的,我是在帮黑珍珠查出这个天才犯人。

    不过,谢丹阳的确是能查得到经济犯,但是,侵吞公司财产,这种事情,要一个一个的看,然后,才能通知我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但我觉得,找到的可能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我还sao 了打印了这女黑客的多张zhao pian,一张给了谢丹阳,让她帮我看,帮我对比女犯资料帮我找,我承诺给她好处费。

    不过谢丹阳对于所谓的好处费,对于钱,并不是很感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因为她这段时间,都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是的,就因为她和徐男的关系被家人知道了后,她的身份被家人知道了后,她就更加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。

    她爸爸妈妈为了把她弄正常,又是找医生,又是逼迫谢丹阳,又是扬言要去死,又是各种苦苦哀求,还让帅哥去泡谢丹阳,又是跟徐男说让徐男离开谢丹阳,总之,能想到的办法,他们全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性取向,不是你想变就能变,也不是你想改就能改,谢丹阳的父母可谓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比谢丹阳父母还备受煎熬的,就是谢丹阳了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,她比谁都苦啊。

    好吧,这种忙,我帮不了了。

    当我说给谢丹阳好处费,她说:“帮我去说服我家人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开什么玩笑,你家人,唉,算了,我觉得,你直接以自杀相逼吧,或许能成功。实在不行,私奔吧,生米煮成熟饭,然后生个小孩,看你爸妈还能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沉默了,我看看她,说道:“喂,你可别当真啊,我说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万一她真的跑去楼顶威胁父母跳楼,或者一怒之下,和徐男私奔了,那我罪过也不小啊。

    谢丹阳恶狠狠扬起拳头:“没个正经!”

    谢丹阳走了。

    她刚走没多久,就有一大群人涌入了我们监区,沈月急忙来报,说是管理局的和监狱领导,还有各监区的领导来我们监区检查。

    为什么那么多监区,光来我们监区检查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和徐男下去陪同检查。

    来的人不少,也不提前通知,直接是下来突击检查了?

    好多人看着都不认识的呢?

    是不是不是我们监狱的一些领导啊。

    除了监狱长等,还有不少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但是,其中还有韦娜,康云,等这些我深恶痛绝的人。

    她们进来后,到处看,检查,然后询问我们工作上的事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后,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徐男送走了她们出去后,百思不得其解,这是干嘛啊。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就是随便来检查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对啊,平时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赶紧问问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问谁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副监狱长,快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马上去找贺芷灵。

    作为监狱的副监狱长,贺芷灵的地位,仅次于监狱长,政委等几个人,但是,贺芷灵的人脉,甚为广阔。

    贺芷灵在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如常一样,她即使不打扮,也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我敲敲门进入了她的办公室后,她看看我,问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表姐,刚才,突然有一大群人,在监狱长等人的带领下,去检查了我们监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难道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不去陪同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已经有监狱长,和政治处主任等人去陪了,我还需要陪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,她们是来随便检查的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不是,是特地来检查,因为你们监区,最近一段时间,各种问题不断,女囚死了几个,有人打报告,提议撤掉你和徐男。所以,管理局和司法的派人下来调查,看是不是决定真要撤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大吃一惊,这么天大的事,她竟然不早和我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,你怎么不早和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说了怎么样,不说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了,我们好做迎接准备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迎接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迎接各位领导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迎接不迎接,不都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态度,什么监狱管理局,司法的,她都统统不放在眼里了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都这样子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即使你们迎接工作做得再好,请吃饭喝酒,招待很好,她们回去了,该撤你们,还是要撤,不该撤,还是不会撤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主要是我们工作方面做得好,是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瞪了我一眼,骂道:“真是个煞笔,脑子这么不开窍,平时和我周旋的时候,怎么那么聪明。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,说:“表弟愚钝,请表姐示下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人请示提议让监狱长监狱管理高层撤掉你们,因为你们监区总是出问题,提议撤掉你们的,肯定是你们的敌人,知道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康云?韦娜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我不知道,但是,肯定是你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哦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但是,撤掉监区长,指导员,不是想撤就撤,有些管理高层不同意,还需要请示上面部门。谁不同意,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你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哦,你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真想对贺芷灵放声高唱一首野子,是你吗会给我一扇心房让我勇敢前行,是你呀会给我一扇灯窗让我让我无所畏惧,吹啊吹啊我滴骄傲放纵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