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8章 赌博成瘾
    我问陈安妮道:“那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苦笑,说道:“看过。可我就是心理医生,我读过心理学,考到过zheng shu。我骗人,从来没人可以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难怪。我都可以被你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设计骗人,很少有被识破的,包括我哥我爸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那,你看了心理医生,或者说,你自己都治不好你自己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病入骨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死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严重?”

    她看看天花板,然后说:“你知道什么是赌瘾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已经严重到了出现病理性赌博症。赌瘾是一种精神疾病,人在赌博的时候大脑内会产生一种叫做内啡肽的物质,它会让人产生愉悦感,渐渐地人就对赌博产生依赖,这感觉能使人上瘾,一般来说,当一个人嗜赌成性的程度越重,内啡肽的分泌就会处在越高水平,这如吸了毒品一样。后来,赌注下得越来越大,那段时间,为了找赌资,骗取朋友,家人,甚至,出卖自己身体灵魂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知道你是什么原因?从病根找起,就能彻底根治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沉溺于赌博中成瘾的人,无非是几个原因,赢利,娱乐,逃避现实,寻求刺激,扳本心里和续赢心理,逆反心理。我是属于,寻找刺激的那一类,完完全全,就是寻找刺激。对于寻求刺激和冒险为动机的赌博者来说,概率越赌注与赢利的差额越大,就越富有刺激性和冒险性。做别的事,不起劲,只有赌博,才让我感觉到我还活着,让我感到快乐。几千几万,那太少,感觉不到刺激,赌注越大,才能让我感到更刺激。看了好多个心理医生了,没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难道,心理医生都救治不了你?”

    她说:“赌瘾治疗康复过程与其他成瘾行为就非常相似,患者也伴有焦虑和抑郁,就像你给抑郁病人开的药一样,他们给我开抗焦虑和抗抑郁药物。还有,使用各种治疗方法,包括认知,精神分析等,还给我开出一些精神类药物,以阻止产生内啡呔,甚至用了厌恶刺激治疗仪电击,默想赌博造成的种种被辱场面,戒则予以温情关心,赌则对之冷漠,疏远,但我对赌博的依赖性已经很强,无法根治。现在好了,进了这里来,赌不了了,骗了那么多人的钱,也没人愿意借给我钱了,作为一个过来人,我只能劝告你,赌博特有的狂热与魔力,很容易使得一个人失去理性,变成病态赌徒。害己害家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说道:“你什么道理都懂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明知道这样是错的,明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的,但却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如果,你哥救了你出去,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想出去吗。第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赌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生命安全,我没想太多,我只想出去,赌博,你看看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甚至,想到赌博,激动到手都在颤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,怎么办。难道说,你哥救了你出去,你跟他要钱,第一件事,就是赌博?”

    她低着头,说:“我不想这么做,可我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或许,把你关了几年,出去后,你可能会变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知道。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哥说不是他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知道,可能是,可能不是,他恨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但我也觉得,不会是他害你,他说会帮你找到凶手,救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可能是我别的仇家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会是谁?”

    她说:“谁知道,我欠了那么多人的钱,他们都巴不得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做人做到这地步,也真够失败的,还不如死了算了呢。

    我问:“他说,有可能是你的男朋友做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会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是恋人,有那么恨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当然会,我们之间,呵呵,算了,不说了,之间发生的事情,我不想再提。我们都恨不得把对方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他还杀了一个人,我亲眼见,如果是他派人进来杀我,那就是,他怕我把他sha ren的事供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sha ren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杀了一个和我们一起开赌的股东。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死了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然后呢,你跟我说,你不怕我跟人说?去举报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会承认我和你说过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jing cha会去查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正好了,去查就查吧,但如果我不作证,他们查不到。我有证据。我不告诉你我有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如果真的是他要杀你,你还护着他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欠他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哥说他是个人渣,你还说你欠着他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哥不懂,别人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,你男朋友有那么大的能量,能找人进监狱,打通了关系,进来干掉你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只要有钱,就一切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是。

    她对我说道:“抱歉,承诺的分你的遗产,可能做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很多时候,想一死了之,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她也在沉默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看看她,说道:“你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,帮助你的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放心,我现在还不会自杀。”

    她真是一个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非常的聪明。

    可这聪明劲,偏偏用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悲哀。

    出来外面,我又好好吩咐了她们看好,然后才回去了。

    去吃了一碗牛肉面,然后回去躺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有五十万,我却吃牛肉面。

    我在想,该怎么花这五十万,但是,黑珍珠那家伙,肯定来找我,谈钱的事。

    真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我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在想着怎么搪塞她,她却已经给我打来了dian hua。

    约我出去见个面。

    好吧,我出去和她说清楚。

    我过去了,在她那酒店,我上去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黑珍珠直接开门见山:“找你问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,我想和你解释一下,这事情发生的曲折经过。你先不要惊讶,总之,上亿,几千万的肯定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行了,东叔都和我说了。你去保护那女的,现在到手多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五十万,事成后,还有一份。”

    她狡诈一笑:“没骗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知道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故意问我。如果我骗你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就把五十万跟事成后的那份,全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不给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放心,你会给的。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现在你想怎么样分?不过说真的,就这点钱,你也看不上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一人一半。我怎么看不上,五十万,也能买一部宝马跑车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现在也那么贪财了?”

    她问我:“谁不贪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我答应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,说道:“很好,我就喜欢像你这么懂事的老实人。不如,我们合作,做点生意吧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跟她合作,有个屁好处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什么生意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帮我在监狱里,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:“找什么人,找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只管找就是了,问那么多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名字,不知道名字。”

    我纳闷了:“不知道名字,那你让我怎么找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