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7章 保护财神爷
    我问林小慧父亲:“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她以为,害她进监狱的人是我,进去监狱行刺的人也是我派的,她想让东叔出面,即使东叔知道了她那些烂事,迫害我父亲修改遗嘱的那些事,东叔也会让我不能这么做,不能找人杀掉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到底有没有找人害她,杀她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,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的,谁说的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信不信,那都是你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目前来看,她我也帮不了了,不可能帮她对付你。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但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派人杀她的,不是我。是她的仇家,我希望你能帮我把她保护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家既然对她恨之入骨,又何必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她无情,我们不能无义。长大后她变了,但小时候的兄妹情是无法改变的。还有,万一她真的被害,我也不想别人拿着这个事来攻击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到底是谁害她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她得罪的人,非常非常的多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例如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些赌博中,被她弄到破产的,还有被她骗的,还有债主们。还有一个最大的可疑对象,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和她男朋友相爱相杀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她男朋友真不是个东西。不想说太多了,总之,这是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那你们要如何对待她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保护她,努力帮她,救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出来了,还是一样的要和你争夺遗产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还是想把她给改变,如果能改变,钱我会给她。如果真的无法改变,如果她真的能把遗产拿走,那就拿走,但我们家已经仁至义尽,经过了这次,如果她还不悔改,那以后,我们就真的,撇清关系,她是死是活,与我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,那你们给她的机会已经够多的了。那她都没悔改过,我想,以后她悔改的可能性更小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样,那么,是不是东叔给你们家施压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也有这原因。她知道,把东叔拉出来,东叔会帮她多少说一些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她用刑逼迫你父亲修改遗嘱,东叔不恨她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当时这话是我父亲说的,但是没有找到她对我父亲用刑的证据,所以,我虽然相信父亲的话是真的,可是父亲那时候,是处在于一个浑噩的病重状态中,甚至说一些疯话,所以说的这些话,东叔说,有可能是假的。毕竟,她小时候给东叔的印象十分好,乖巧伶俐,虽然任性,但嘴巴能说,而且聪明,很多来我家的我爸的朋友都很喜欢她。可谁又能想到,长大后走上了歧路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这东叔,是不是很大的权势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是怕他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们经商的,如果不和这些权势的人合作,没有他们的撑腰,想做比较大的事业,做不起来。这是特色。你做房地产,拿块地,需要审批吧,这程序十分复杂,不认识人,谁给你?有钱都不敢给。我朋友开一个加油站,要审批的部门,二十多个,要是一个一个单位走下来,要多久?而有些部门,更是故意拦着你,让你过不了关,你就是有钱都搞不了。可他认识一个级的高官,给人家这个数,他一句话,那就全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两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那是多少?二万?二十万?还是二百万?

    我说:“但是,东叔是当兵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当兵的不大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他曾经是军区的高官。很多现任的等地高官,他都有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帮我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了一张支票,推过来给我。

    五十万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办得到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下一步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让东叔帮忙找人调查,是不是真的有人陷害她,把她救出来,可是遗产不会给她,但,也还要给她一些生活费,以后就看她的了。变好了,什么都好说,不好,就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是你想这么做,还是东叔要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们两都想这么做。我也不希望看到她惨死。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尽量努力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如果她可以安全出来,我另有酬谢,另外,希望你对我女儿保密,我不希望她知道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收好了支票:“你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有钱不赚是王八蛋。

    况且,这不是小数目,五十万啊。

    我怎么不拿,如果帮到了他后,陈安妮出去了,尽管我拿不到几千万,不过,至少也能拿到百万上下。

    但,黑珍珠那边我怎么说?

    她会不会说我骗她,有点头疼啊。

    只能对她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退席了后,林总还让人开车送我回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马上带更多的人,去监狱医院,特地让兰芬兰芳带多点人去看着陈安妮,她就是我的财神爷,可不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让她在监狱医院再待多几天,然后要把她早日弄回监区里看守才行,不然的话,出一点错的话,我的钱可就没了。

    去了医院后,兰芬兰芳带着五六个人,守着病房门口,我叮嘱她们,不得离开半步,必须一天三班,盯着,一次最少六个人。

    她们只能遵命。

    兰芬问我为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听到小道消息,凶手有可能指派其他的人对陈安妮再次行刺,所以,你们大家都要看好了。万一再次出事,我们可就麻烦了,上次我差点都被撤职了。”

    兰芬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进去了病房。

    见到了陈安妮,陈安妮奇怪的问我:“为什么安排了那么多人在门口守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哥让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哥让你这么做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他找我聊天,和我谈了,难道,你不觉得你该和我谈点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是,我欺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。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我的确为了我的安全,所以才欺骗你。因为,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,我也想有人帮我,让我出去,如果是我哥对付我,那你找东叔,东叔会帮我,他是个念旧情的人。即使我多可恨,他都最起码会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。如果不是我哥对付我,那东叔和我哥会帮我,救我出去,不会让我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可算的真准。”

    我真是鄙视她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他们什么话都和你说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包括我种种劣迹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最关心的一点,你到底有没有虐待逼你养父修改遗嘱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忘了,那就是有咯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问:“到底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觉得,你心里,已经觉得我会这么做了,我说没有,你也觉得我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因为你欺骗了我,所以,我不觉得你会是个好人,而且,你真的是劣迹斑斑,吸毒,赌博,络开赌,把人家弄得倾家荡产!”

    她说:“所以,你觉得我会虐待我养父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看着我,不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以为我真的想保护你,我也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哥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知道,你那么聪明的人,为什么非要走那弯路,非要吸毒,赌博,为什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,好好过日子,有那么有钱的靠山,非得把自己弄得众叛亲离,我搞不懂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也搞不懂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世上,有很多人,自己明知道有病,但都不愿意改的,不是不愿意,而是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没病。

    每个人选择生活的路,都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如果你好好开一家公司,以你的头脑,去经商,也很容易成功的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没有赌瘾,赌博上瘾,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快乐的感觉。我知道我戒不了,那就是我人生最大的乐趣,如果没有了赌,我也不想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了,只好叹气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没有找过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见过赌徒吗,日夜赌红眼睛的赌徒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很少,但不是没有。赌瘾,赌博成瘾,比毒瘾,吸毒成瘾,还要难戒。我戒掉吸毒的瘾,戒不掉赌博的瘾。我哥我爸我朋友我身边的人,都以为我花钱大手大脚,可你知道吗。我连续好几年不买一件衣服一双鞋子,我朋友送我的一件衣服,出国的时候我穿着,回国的时候我还是穿着。我的钱,全在赌桌上败了。他们以为我养男人,但,却是那些男人养我,因为我只想着赌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