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6章 道义是假,为钱是真
    林小慧,陈安妮,都各有各的说法,我要是帮错了人,那我可是罪人了啊。

    如果,柳智慧在这里,一定是一眼就看出,她们说的,到底谁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安百井说道:“小慧,听你这么说,你这姑姑,不是个简单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她是数学天才,概率,会计账目,数字,她非常的敏感,我爸说她以前没背过圆周率,自己看了一眼除了一下,就能说出小数点后面的几十个数。她不用背,是自己算。她还学过心理学,表演学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的确是个人才中难得的人才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的确是人才啊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可惜她不走正道,我爷爷也想,等她毕业了,让她进入公司,做财会方面的工作,甚至,是帮她自己开公司也可以。她虽然不走正道,可是我爷爷还是对她没有离弃,回来的时候,她说要开公司,我爷爷给了她一笔钱,让她想做什么,自己做,就是亏了,倒闭了都没关系,可谁能知道,她挂了个表面是做投资理财的公司,实际做赌博去了。但我爷爷和爸爸说,她那时候赚的钱,比我爸爸的公司还要多,可她全败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现在呢,你们家任她自生自灭了吗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还能怎么样呢,想帮她,救她,都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那到底是不是林小慧父亲派人去杀陈安妮的。

    虽然陈安妮太过分,的确不是人,但谁都没有资格私自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,我真的不能,帮陈安妮把那遗产夺回来,即使是我一分钱都拿不到,太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聊了那么久,我已经了解到了,这陈安妮的真实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东西,都是听她们说的,到底是真是假,我需要自己去证实,可是,如何去证实呢?

    我想着,到底如何去证实她们说真的假的。

    谁真谁假。

    可是,能让人进入监狱去sha ren的,而且还没事的出来的,应该是林小慧父亲这种级别才做得到的吧。

    林小慧问我道:“你什么时候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前一段时间吧,呵呵,我还以为是你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沉默,一会儿说:“我们一家人都不想提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明白了,我们聊点其他的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四个人聊其他事,聊安百井和慧彬何时结婚,他们两个笑着说你们先结婚我们就结婚,要不然我们四个同一天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下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又喝了一会儿,大家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让我送林小慧回去。

    又是送林小慧回去。

    那就送吧。

    我问她住哪,她说,。

    就那栋老房子,有院子的老房子。

    陈安妮说的那里,我去挖了那弹弓。

    因为喝酒,没开车来。

    拦了计程车,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上,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明白安百井的意思,他还是希望我和林小慧能在一块的。

    只是,感情这玩意,真的无法勉强的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后,在那房子门前停了车,果然是这里。

    她下车后,对我挥挥手,让我走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进去了家里,才走了。

    在床上辗转反侧,想要想个去验证陈安妮,林小慧她们两说话到底谁真谁假,可是却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还是去找了陈安妮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提我见到了林小慧,林小慧对我说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而是,以来看望她,带人来加强对她的安全保护的那姿态来看望她。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你保护我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我帮你找的人也都找了,你看你什么时候能弄到钱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这需要东叔出面和我哥哥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哥会妥协吗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如果东叔逼他,他会妥协。可是我不知道东叔相不相信我,或者是,相信我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事实到底是不是你哥陷害你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肯定的说:“是!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,她很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好吧,我真的看不出来她是不是骗我。

    她到底骗不骗,东叔去找了她哥哥,就知道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从监狱医院门口出来,大门口。

    几辆黑色的车子一排横开,几个西装革履保镖一样的男子,站在车边,都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不好,林斌!

    仔细看看,不对,中间,那车子,是林小慧父亲的车。

    中间那部车,有人下车,正是林小慧父亲。

    他对我微笑,然后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和他打了招呼,他说道:“上车聊聊。”

    我想,这次聊的,应该是和陈安妮这事有关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上了车。

    跟他坐在了后排。

    几辆车子一起开往前面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去哪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请你吃饭,希望你可以赏脸。”

    他跟我交往,一直都是对我很礼敬,让我想到陈安妮口中的这个哥哥,如此的不是人,完全联想不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我说:“去吧。不过,也不用这么劳师动众,请我吃饭,一个dian hua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笑笑:“我是特地来等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你这么抬举我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,然后,保镖开路,我和他一起上去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厢,里面已经备好酒菜,fu wu员给我们开酒倒酒后,出去了。

    上等白酒。

    闻着就很香了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好菜。

    看着都胃口大开了,林小慧父亲用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,该不是来害我的吧。

    因为我帮着陈安妮。

    看了看他,我放下了筷子,说道:“呵呵,叔叔,我想知道,你请我吃这顿饭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:“放心,不会害你,我是想请求你几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:“先吃东西,不会有毒。这也不是鸿门宴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他,拿起了筷子,吃。

    吃了半饱后,我端起酒杯,说道:“谢谢叔叔的热情款待。”

    两人碰杯,喝酒,这白酒,闻着香,喝着也顺,但是度数实在太高,一下子喝下去,从舌头到胃里,一路都貌似烧起火。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可能你也猜出来我找你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陈安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我没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他在你们监狱,你们监区,是吗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他把陈安妮害进去监狱里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。

    可是,是不是他害的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,陈安妮是骗人的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们监区的确有个叫陈安妮的女囚。”

    他问道:“你认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叔叔,就别绕弯子了,直接说正题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呵呵,好,你看到她的第一眼,不觉得她和小慧很像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觉得很像,不过,那时候我打dian hua给林小慧,想找林小慧问问这人到底是谁,但是林小慧打dian hua不通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然后,她接触了我,让我帮她的忙。找一个东叔的人帮她,我想说的这些,不用说,可能你都已经知道了。东叔肯定找你了,不然你不会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问道:“那,陈安妮是怎么和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东叔没和你说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想通过你这边知道,更详细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也就直截了当的和他说完了,而且,我还告诉了他,林小慧告诉我陈安妮的。

    他听了后,问我:“那你觉得,她说的是真还是假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陈安妮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林小慧说的是真的,还是陈安妮说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倒是想去验证,但是我没有方法。可我之前确实是为了想分到一笔巨款,所以才去做这些事,但是,如果你真的有陈安妮说的那么烂,那我绝对是要帮她的,不光是为了钱,还是为了道义。”

    呵呵说起来我自己都感到可笑,什么破道义,也就是为了钱罢了。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说道:“如果,陈安妮都是骗你的,小慧说的才是真的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算了,我虽然想要钱,但我觉得,既然真的是如此,陈安妮不会能拿到钱,我更不会拿得到。就算得到了钱,我也不会要,太无耻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,说:“哦,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自己端起酒杯,喝酒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东叔找了我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她是想要分到那三分之一的遗产,可我不会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和我说这些,我也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想告诉你的是,林小慧说的都是真的,陈安妮说的半真半假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事是真的,什么事是假的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遗产的事是真的,她被人害的事也是真的,但是,不是我害的,遗嘱,也的确是她用了刑逼迫我父亲改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她作为一个养女,真的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父亲低头,微微叹息,然后抬头看着我:“她找你让你帮忙,她知道钱很可能要不到手,但还是想努力一把,还有就是,她有另外的目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