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4章 不能对不住林小慧
    次日,我安排好了,让陈安妮和那东叔见面。

    当打了dian hua给他后,却是那年轻男子接的,我告诉他下午过来。

    他下午在年轻男子开车下,过来了。

    到了监狱医院的门口,我过去迎接东叔,他下车后,说道:“为什么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靠,为什么在医院,昨晚我想和他说清楚为什么在医院,因为受伤了,还没好,还在住院,但和他说话没几句,他连说走都没说,也没和我再见就直接离开了,多没礼貌,我话也没说完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在监狱里,一名女囚用剪刀刺杀了她,她差点死了,她怀疑,是她哥哥安排人进来杀她的。”

    东叔说道:“你们监狱怎么搞的,为什么女囚能那么容易拿到剪刀!你们会不会管事!”

    好吧,被他破口大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我不爽,心里不爽,但嘴上是不能说什么的,和他斗嘴对我没好处,我看重的是更实际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见了陈安妮,帮助陈安妮,然后拿到遗产,分给我一半,靠,他怎么骂怎么骂,无所谓。

    带着他上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病房,我推门进去,然后请东叔进去了。

    东叔进去了房间,陈安妮坐了起来:“东叔。”

    东叔走了进去,看了看陈安妮,然后面无表情,难道他不认识陈安妮?

    东叔回头看我们:“都出去,关shang men!”

    他那警卫,那年轻男子把我给推出来,他自己也出来了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还想听他们聊什么,这下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,我拿着烟给那瘦弱的警卫,他看看我,示意不要。

    我自己抽。

    抽了三根烟,东叔开门出来了,什么话也不说,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我纳闷的看着,心里想着要不要送他?

    还是送送吧,这么有权有势的人,是需要巴结的,搞不好以后我和他有焦急,还需要他帮我很多事呢。

    我就送下去了,然后东叔一句话也不和我说,送到车门边,我说东叔慢走。

    他绷着个脸,什么话都不说,嘭的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那警卫也是,一句话也不说,太他妈没礼貌了。

    或许,想巴结他们的人太多,像我这样的,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,早知道这么尴尬,我就不送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到底谈了什么,为什么出来好像这副样子,是生气?还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我马上折返回去,找陈安妮。

    到了陈安妮病房,我坐在陈安妮病床床头,问道:“怎么样,搞定了吗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是刚哭过,被她哥哥害得不轻,找到了自己父亲的好友,倾诉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东叔愿意帮忙了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他听完了我的话,说会去找我哥哥谈谈。”

    我抑制住自己的兴奋,说道:“那看样子,多半要成了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那么厉害,你哥敢不听啊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应该会吧。”

    又聊了几句,我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只想着东叔去找了陈安妮的哥哥,然后,赶紧的把几个亿遗产打给她,然后分给我一半吧。

    一想到我即将成为亿万富翁,我拿着烟的手就不自觉的发起抖来。

    如果美梦成真,我要去过什么样子的生活,我还要在不在这破监狱干下去?

    破监狱,真是破监狱,只要待在这地方,就有无穷无尽的烦恼和麻烦。

    之前的把监狱里一切坏人都干掉的所谓凌云壮志,现在已经被磨平了,我渐渐的,也要变的和那些坏蛋没区别了。

    晚上,接到了安百井的dian hua,说好久没见,大家出来聚聚,叫我带上女朋友。

    我嗯嗯啊啊的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一家露天的餐馆外面,喝酒吃东西,我见到安百井和慧彬,打了招呼,坐下,问他为什么说要让我带上我女朋友。

    安百井说道:“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。换女朋友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谁和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慧彬说道:“是小慧想见识见识你女朋友是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有什么好见识的,不过我现在也没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又分手了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从你嘴里说这话,我怎么听着都不这么好听呢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你自己别想多啊,我可没说你是人渣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你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小慧恢复了?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不知道,这还是她受伤那么久来,第一次约我们,不过应该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慧彬说道:“小慧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来了,我看了看,她抱着一只小狗,但是她身旁,没有那高富帅。

    好吧,好在没有看到她们来秀恩爱。

    林小慧坐下,和我们打招呼,我问道:“你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没什么事了。恢复得挺好,谢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我们退到了做朋友的这层关系,两人反而做朋友更好一些,做恋人,她箍得我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哦,那挺好,男朋友没来啊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我们还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这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道:“你们两个在一起得了,都不要去害别人了,互相伤害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那贱嘴。”

    慧彬问道:“小慧你想吃什么,点吧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我随意啊。”

    慧彬说道:“小狗让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小慧把小狗给慧彬。

    然后,我盯着那只小狗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小狗是黑色的,全身黑色。

    就是那只小狗,我潜入那家中,院子里树下,帮陈安妮挖的那个弹弓,那只小狗跑过来我旁边盯着我看,后来,那家中楼上阳台出现个女孩子的身影,那应该就是,林小慧。

    陈安妮不是说和林小慧长得像,而是,不知道和林小慧到底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只小狗,错不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和林小慧碰杯:“恭喜你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谢谢那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客气,然后问道:“你们家是不是住在那边,我是说,那边你也住?有一套房子在那里?”

    林小慧问我道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有一次看见你在那里,进了一个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那是我爷爷留下的房子,我们一家人也经常去住呀。”

    完了,真的是。

    陈安妮的爸爸,估计就是林小慧的爷爷,陈安妮的哥哥,就是林小慧的爸爸。

    靠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那我现在帮助陈安妮搞遗产,岂不就是在帮林小慧的姑姑,在搞林小慧爸爸的钱吗?

    这样做,可对不住林小慧啊。

    但是,这跟林小慧没什么关系吧,再说了,林小慧爸爸这么对自己mei mei,怎么行呢。

    还有,既然林小慧的爷爷留下了巨额遗产,给两个人,那林小慧爸爸自己该得到的就拿自己该得到的那份,干嘛要吞了陈安妮的那一笔遗产呢。虽然是养女,但是感情好就行了,再说是林小慧爷爷愿意给的,关林小慧爸爸个屁事啊,而且,林小慧爸爸自己都分到那么多钱了,拿出来三分之一给陈安妮,也死不了他,他还要搞的陈安妮公司也败了,人也败了,搞进监狱,还想弄死陈安妮,以杜绝后患,也太狠了吧。

    唉,人心啊,为何能如此狠毒啊。

    我就这么定了,要帮助陈安妮弄到钱,保护好她,我觉得,林小慧的爸爸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,毕竟做了犯法的事,但既然是林小慧的爸爸,我只希望,他能把那陈安妮该得到的遗产给了陈安妮就好了,然后他们两,各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安百井碰了碰我,说道:“想什么呢!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哦哦,看着这个酒,r。

    这玩意,让我喝了直接就失忆了,我说道:“这酒,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断片酒,断片神器,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没事,喝点没事,好喝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还有慧彬照顾,我他妈的谁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指了指林小慧,林小慧说:“我可照顾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好吧,喝一点没事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我问林小慧道:“小慧,我以前不记得什么时候了,和朋友出去喝酒回来,在街上见过一个女的,看样子,和你很像,在街上,我还以为我自己喝多了,然后,过去想打招呼,但是,仔细看看,年纪比你大,你是不是有个姐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低着头,看样子,她是认识这女的,但不太想提起她。

    我问:“是不是啊。长得很像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问:“小慧你还有姐姐啊,怎么没听说过啊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她不是长得像我,她是整容像我奶奶。”

    我纳闷:“什么?整容?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我很像我奶奶年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她是你姐姐?还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她不是我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又怎么说呢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我爷爷收养的她。”

    安百井说:“哇,林小慧,我们怎么都不知道你还有个这样的家人呢。那是你姑姑啊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不是姑姑,她只是我爷爷收养的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看林小慧这样子,是挺讨厌这个陈安妮的,究竟怎么回事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