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2章 人挡shā rén的气势
    黑珍珠这家伙,为什么就如此嚣张啊。

    跟贺芷灵都不相上下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,你搞清楚,你是和我一起合作,搞钱,搞大钱。不过,你或许觉得,几千万对你来说没什么,不过对我来说,是有什么。这是能让我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巨款啊。算了,和你说这个,你也不会懂的。我自己找他去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每天找东叔的人那么多,你以为,你能见到他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都已经在他家了,我怎么能见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会把你当小偷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吧,那见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和她说,这家伙,太嚣张了,态度都不真诚,不谦虚,自以为是,高傲,和我合作呢,大家一起赚几千万不好吗,非要那么嚣张才行?

    就这态度,我都懒得和她合作不想和她合作。

    我马上走出去外面。

    然后,看了看,貌似那老爷子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这东叔是她爷爷,我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正东张西望的时候,黑珍珠突然大喊:“有小偷,有小偷!”

    我一看她:“喂!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黑珍珠喊道:“有小偷!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我靠你疯了,你要我死吗!”

    一人突然从后面跑来,我一回头,没见着他人,已经被打翻在地,然后直接把我给绑了。

    接着,扛着我起来,一个瘦弱的男子而已,怎么那么厉害,力气那么大,动作那么迅速。

    黑珍珠关着门在房间里,对外面说道:“把他先带去东叔那里,我还在换衣服,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扛着我的男子说了是,然后大步流星扛着我下去。

    身材那么瘦弱,力气那么大,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我想看清楚他的样子,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他把我背到了二楼后,进了会客室,刚才的那会客室,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哎哟哎呦的坐起来,看清楚了那瘦弱男子的样子,白面年轻人,样子像小白脸。

    瘦弱,弱不禁风的样子,但双目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看过这边,一个头发有些花白,也是瘦弱的身形的老头,一手拿着一根拐杖,坐在那茶桌前的椅子上,犀利的看着我,气势威严,特别是那眼睛,还有眉毛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老头子拿了一杯茶,喝了,然后又自己倒茶,问我道:“到我家偷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误会了!我其实不是来偷东西,我是来找您的,请问您可是东叔?”

    老头子问我:“找我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一个叫陈安妮的女的让我找他的事。

    老头子说道:“那女娃子,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她,听说,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没死,在牢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说:“她不叫陈安妮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知道,反正她让我来找你,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说道:“上次也有过人来找我,说是她让我找的,但我知道的是,她已经失踪,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呢,东叔,真的,不信你看这个弹弓,她让我带来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咦,弹弓呢,那玻璃瓶呢。

    糟了,刚才黑珍珠看着,在她那里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在,在黑珍珠那里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盯着我,然后不说话了,静,死一般的沉静。

    然后,他说道:“这是小偷,把他的胳膊和腿弄断,然后报警,说他自己摔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还是个老军人呢,怎么那么狠啊!

    我喊道:“你是个老兵,你怎么那么狠毒!”

    瘦弱年轻人走过来:“最恨的就是做贼的。年纪轻轻,有手有脚,不干活,要做贼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真的不是贼!”

    他一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一只手按在了肩膀处,然后,要活生生的把我的胳膊弄断,我大喊道:“黑珍珠!”

    越来越疼了,他真的要扭断我的手了。

    门口一个声音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是黑珍珠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人住手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走了进来,说道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她爷爷?

    可这,为什么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既然这老军人是她爷爷,黑珍珠却为何要偏偏不走寻常路,像朱华华那样的,三代当兵,全家光荣。

    这黑珍珠自己却去搞生意,而且黑白道都沾边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他是我朋友,但是他不是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我是黑珍珠朋友,她爷爷说道:“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然后,黑珍珠拿着那个瓶子,去给她爷爷看,她爷爷打开了瓶子,拿出了那个弹弓,但是,他脸上是完全无表情的,这点和黑珍珠这人很像,喜怒不形于色。

    可能,多年的军旅生涯,和那丰富的战争经历,已经让他的心如磐石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这个弹弓,的确是我做的。她还活着,在女子监狱?”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终于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明天去看她,你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说完了,让那年轻男子给了我dian hua号码,就直接离开了,在那瘦弱年轻男子的陪伴下离开。

    我对黑珍珠说道:“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帮你,不是免费的,不用谢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还是为了报酬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她坐在茶桌边,然后泡茶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坐下,也在茶桌边,我问黑珍珠:“那真的是你爷爷啊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问那么多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看到旁边有一包烟,上面写着特供字样,好吧,打开一抽,味道真的是,一级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特供的就是不同啊。这里吃的东西,是不是跟那电视上一样,鸡蛋都贴着特供两字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把你宰了,也写着特供两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会不会聊天啊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倒茶,倒进她杯子里,不给我倒。

    我自己倒了茶,好喝啊,茶叶也是特供的吧。

    这些玩意,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啊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刚才我看到一个一边眼睛全是白色的老太太,是你们的仆人吗。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喝了一口茶,说:“东叔小时候生在地主家,那老太太,就是从小跟着他家的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:“他家?不就是你家吗。你叫他东叔,到底是不是你爷爷了。那老太太看起来也就六十岁这样啊,怎么从小就跟着他家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快八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八十了啊,腿脚还很利索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她天天练武的,你现在都打不赢她。东叔一家都是练武出身的,有武术功底,当过兵,打过仗。一家人都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刚才那瘦弱的男子,一下子就能把我给zhi fu了。那那个是他孙子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警卫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了:“他都退休了,还有警卫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那看来啊,他很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别太好奇一些对你不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他到底是不是你爷爷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了,说道:“好吧,那,你认识那陈安妮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认识啊,既然你爷爷和陈安妮的父亲是好朋友,两家人应该经常来往才是,怎么不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东叔的门生故友,遍布天下,他跟最好的一些朋友,都极少联系,哪会经常来往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:“为什么极少联系呢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性格原因,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还有,他工作性质的特殊原因,需要保密。还有,他安全的问题。还有就是他身体的问题,比如那个曾经对他有恩的一个老上司,去年死了,到现在我们没敢告诉他。他参加多场战役,一身是伤病,怕他经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看他精神好的很,而且意志力顽强,坚定,估计抗打击能力也很强。受不住才怪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闭嘴,我的确挺好奇的这些事情。那我不问他个人,我问关于你吧。那你搞黑道白道,你爷爷也不说你啊,还是他自己也有利益在其中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东叔一身正气廉洁,视金钱如粪土,他能有什么利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你少吓唬我,那这套房子,没个几千万你能住进来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住这里,一个是安全起见,一个是为了让他安享晚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既然是你爷爷,为什么你一口一口东叔东叔的叫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我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好吧,关我屁事。那就说不关我屁事的事吧,明天你会陪着他去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下面的事情,我就不管了,拿到了钱,分我一半,如果不分,你会有个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说话的口气,真是佛挡杀佛,人挡sha ren,多有气势。你这算帮了我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:“你想反悔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再借你十个胆,你也不敢。好了,再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