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1章 奇怪的老头子
    我被铐着了,然后我坐在了床头上,床垫发出了吱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听到她喊道:“别坐我床!”

    我马上站了起来,我说道:“你的床声音那么大,要是在上面做点什么事,整栋楼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别发出声音,让人听见了,我告诉你,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你以为你能吓到我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我说道:“我明白了,黑珍珠,你一定怕你老公发现了我,让你老公以为我是你的情夫,奸夫,所以害怕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再乱说,我等会切了你舌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话说,你嫁到这里来,还真的挺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谁嫁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是嫁给了这什么东叔,老头子啊。做人家小老婆,还是妾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浴室门开了,她走出来,直接啪啪给了我两巴掌。

    我脸上的肉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再乱说话!我真的割了你舌头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乱说话了: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换了另外的一件睡衣,头发披着,看起来很美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拿着桌上泡着的一杯咖啡,喝了一口,那咖啡的香味,我都闻到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问道:“为什么跟踪我?你竟然能跟踪到我来这里,还能进来这里,你挺有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跟踪你,这完全是一个误会,误打误撞,我更不知道你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从墙上拿了一条鞭子,她这大房间的墙上,挂的十八般wu qi都有啊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这蛇尾鞭,打在身上的话,那味道真不好,衣服会被打烂,皮都能打脱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喂!你打我干嘛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私闯我家,想偷东西?还是要害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姐姐,你能不能把shou kao给打开了再说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到底说不说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说我说。我那监狱里,关了一个叫陈安妮的女囚,她说,东叔是她爸爸的好朋友,然后呢,她和她哥哥争夺遗产,被她哥哥给设计陷害,进了监狱里了,然后呢,让我来找东叔,去帮帮她,就是这样子的。我就是她托付我来找东叔的人,当然,她说会给我钱,我才来的。哦对了,我身上还带着她的信物,说是东叔在她小时候,给她做的弹弓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过来搜身,搜出那小玻璃瓶。

    看着那小弹弓,她说道:“你在胡扯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胡扯!”

    黑珍珠高高举起了鞭子:“东叔就不会做弹弓!你是不是胡扯!这里没有一个叫东叔的人!”

    我靠,难道我又是被骗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陈安妮骗我来这里,那是为什么?我确认我没找错地啊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找到的偏偏是黑珍珠这里来的啊。

    这又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我大喊道:“真是这样子的,她就是让我这么来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:“她说要给你多少钱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几万块吧。你知道,对我这种人来说,几万块不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几万?你逗我呢?像你这种人,几万块你能看在眼里。你本事没有,心却比什么都大,虽然口袋没几个钱,但没有上百万的话,你能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鞭子,猝不及防,发出像看那动物世界响尾蛇一样的声音,突然打下来,啪的狠狠抽在我屁股上。

    我啊呀的尖叫一声,一看,裤子真的抽烂了,肉都露出来了,一条红色的鞭痕,痛死我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不说实话,下一鞭,让你皮开肉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好了,我说实话,她答应我,分到了她爸爸三分之一的遗产,给我一半。行了吧。现在你也知道了,如果你能帮我的话,她分我一半,我也分你一些,行了吧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分我一些,那是多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十分之一。要是上亿,你也能拿到一千万了。这样也够了吧,做人不要太贪心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做人不要太贪心!是吗!那你要那么多钱来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举起鞭子,说道:“一半,一半!一人一半!行了吗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很好,那就一人一半,不过,你要保密,谁也不能说,包括东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东叔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她是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这女人,又耍了我!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刚才说你不认识他,什么什么的。哦,说这里没有一个叫东叔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在测试你说话的真实性,看你是不是骗我。终于说了实话了,从几万块,到上亿,你够可以的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现在可以打开了我的shou kao了吧。”

    东叔,竟然是她爷爷,难怪她如此嚣张了。

    有军队背景,有军队大佬替她撑腰,她有嚣张的资本。

    黑珍珠给我打开了shou kao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东叔真是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骗你的,他不是我爷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啊?那到底是什么?你到底认识不认识他的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妈的说话没一句是真的,你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鞭子突然抽过来,我急忙跳过去,紧紧挨着她:“别打别打。那你告诉我,到底认不认识,和东叔什么关系,我们才能尽快搞定这遗产,上亿啊姐姐,拿到一人一半,你就是天天花钱包养小白脸到八十岁都可以了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了好了,我开玩笑,不要放心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为什么你说话那么难听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随口瞎扯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会儿,我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:“什么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真的是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见了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不是,你话要说清楚啊,到底是不是啊,要么,你帮我说一两句话啊,现在我们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。哦不对,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,我们想要发财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是吧。但你以为,东叔出面,就能解决得了,也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天真不天真,出面了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楼下,传来了一些声音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东叔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不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到底是他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但你自己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爷爷?孙女。还是妾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孙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到底真的假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你可以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这样好吧,说话你都没多少个正经的,要么是真,要么是假,你这态度,到底真的还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他来了,你自己问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问。我都不知道我用什么身份去和他说话!你出面行不行?”

    黑珍珠笑笑,说:“钱,分我一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直接出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下楼了,估计,是迎接她爷爷去了。

    我宁可相信,那个东叔,是她爷爷。

    如果,真的是她爷爷,我也就明白了,她到底为何,真的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因为,有军方的背景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背景,不是一般般的深厚,是军区的大领导,而且,现在的军区,很多人都是他的曾经手下,他的脉络,已经遍布军区,那真的是,太厉害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,左等右等。

    然后实在等不下去,因为,挺煎熬的,我就出去了,往栏杆下,往下一看。

    没人了?

    没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到底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然后,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,黑珍珠突然的,像鬼一样的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我几乎要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黑珍珠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走吧,走去哪儿?”

    黑珍珠问:“弹弓呢,那玻璃瓶呢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回去房间,拿了玻璃瓶,然后出来,对黑珍珠说道:“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脚步却没有动:“走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见东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东叔,到底是你什么人,我刚才看到他,带了不少手下。会不会说,和我聊天,一言不合,就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吓唬我好吧,那我现在都和你说,这钱平分,那你还想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他这人的性格,很古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所认识的人,没几个比你古怪的吧。”

    除了贺芷灵朱华华,又有谁的性格,比黑珍珠古怪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见,还是不见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见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没空,你不见,你就滚。”

    又是滚了。

    骂人都这句,叫人滚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有些担心,但系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,而且他也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那就滚,别浪费时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