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8章 重点看守对象
    那地方住的,都是什么大领导,退休的高官,军队的大佬,那想必保安力量就很强悍,那我没有推荐人,我怎么进去?

    要我爬进去?

    会不会像监狱围墙一样,一个武警直接开枪秒射打死我了。

    让我想办法进去,那我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看来,只能有搞定门卫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好吧,先用嘴皮子,再不行,用钱开路!

    打算今晚就去找那老爷子。

    狱警突然进来病房,告诉我说,监狱出事了,徐男监区长打dian hua过来,让我赶紧回去监狱一趟。

    肯定是天大的急事了,我急忙的回去了监狱。

    监区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一个新来的女囚,自杀死了。

    是刚进来没多久,就自杀死了。

    刚进来的女囚,一般都是要受到老女囚的欺辱,这名女囚,在外面也是受不得气,进来后,牢头让她做各种事,而且进来后心理不平衡,直接就偷了一块布,挂在窗架上,上吊死了。

    想来,这名女囚也真是悲剧,刚毕业,长相漂亮的她,找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进了一家大公司,喜欢上了自己的上司,一个有了老婆的男人,然后,这个成熟魅力的上司,把这女囚,迷得团团转,这名女囚跟他在了一块,然后这男人也骗她说会和自己老婆离婚,然后,这成熟魅力的上司,说自己老婆得了癌症,现在和老婆离婚对不起自己老婆,希望治好老婆的病再离婚,然后就开始以各种给老婆治病的名义,向这女孩子借钱,甚至让女孩子去贷款来给他,而且,连借条都不写,陆续借了有四十多万后,这男人突然的ci zhi不见了人影。他跑了,带着一家人,去了外地,找了新工作,在外地买房子,开始新生活。

    这女孩子用尽一切办法,终于找到了该男子,看到该男子和老婆幸福的生活,他老婆却白白胖胖,一点病样都没有,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,气愤不过的她,直接跟自己堂哥说了,堂哥带了五六个壮汉,直接找shang men去,把男子给拖出来,先打了一顿,然后让他还钱,这男子头脑好用,直接就写了一张欠条,五十万的欠条,然后走了人后,马上报警,接着,jing cha把女孩和堂哥这群人全抓了,因为数额巨大,女孩是主犯,判了八年,进了我们这监区,听说在看守所押着的一年多,就已经各种自杀了,没想到,到了这里后,还又自杀成功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女孩。

    遗体已经被拉走了。

    我和徐男,也被监狱长拉走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破口大骂:“这名女囚,进来之前,就已经是看守所的重点看守对象,上厕所,吃饭,都要犯人帮忙看着。因为是自杀了几次,进来的时候,这看守所的人也和我们监狱的人说了,你们难道不知道要重点监视吗!你作为一个心理医生,你不会给她开导开导?在看守所没死成,到了我们监狱里死了,她们的家属,来闹事了,这怎么办!你们告诉我!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徐男,说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看守所已经和我们说她是重点看守对象啊。而且,我是直到今天,才知道她在看守所闹过几次自杀的。”

    徐男也说道:“监狱长,我们真的没有知道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看守所移交犯人的时候,和我们监狱的人说了!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他们是和谁说的。那人没和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我给看守所打dian hua的时候,他们说,已经在转交的时候和我们狱警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是狱警的错了,去接收犯人的狱警,没有和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好,那我就查,谁没有和你们说,谁也有责任。但是你们监区,也别想蒙混过去,这次死了人,到处都盯着我们,你们说吧,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徐男,说道:“监狱长,那你说,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已经被处分过了,你想被开除,还是自己ci zhi?自己ci zhi就好听点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没想到,那么严重,竟然让我ci zhi,竟然想开除我。

    我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怎么,你们监区出了事,你们监管不力,难道,要我去让别的监区来扛责任?你们要是看得好的话,女犯怎么那么轻易到窗台那里上吊自杀身亡?怎么能那么容易弄到布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们帮人加工布条,那也是没办法,她们天天接触那个东西,再说了,如果真有人一心想死,我真的不相信能拦得住。拦得住一时,拦不住一世,即便不是今天死,后天呢,明天呢,大后天呢,这个月不死,下个月也会死,今年不死,明年也会死!”

    监狱长嘭的一声,用手掌砸在了桌面上:“你说的这什么话,有本事,你用这话去跟那死亡的女囚家属说啊!我让你去说!”

    妈的,真是郁闷。

    这么倒霉的事情,就让我们监区碰上。

    但是,让我们ci zhi,我是不乐意的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敲门,副监狱长,贺芷灵进来了,我知道,我们有救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进来了后,看了看我们,她肯定听见那监狱长那破嗓子叫骂我们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对监狱长说道:“监狱长,犯人家属那边,我已经去安抚了。因为犯人在看守所已经尝试自杀了几次,她们早知道了,到了我们监狱这边自杀死亡,他们知道后,并没有感到很大的意外。我想,给他们一点钱,作为我们监狱的一点心意,那他们应该也不会闹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这不是赔偿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这当然不是赔偿,我们没有过错,女犯一直在不停的尝试自杀,在看守所都有jian kong。如果一个人想死,我们无法拦得住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是这么去和犯人家属说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当然不会。但他们也知道这道理的,不是我们看管不力,是我们无法看的住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办好了就好了,就怕他们闹事,到监狱门口拉横幅,找媒体。我一想,我头都大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事了。那,他们两,作为监区的最高领导,就放了回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挥挥手:“这已经是你们监区不知道出的第几件事了!你们再出事,我就直接申请撤换了你们!回去吧,记着了,好好把监区给看好了,别再出事了!”

    徐男和我同时说是。

    然后我两离开了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徐男松口气,说道:“还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的,还好女囚家属不闹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应该说,感谢副监狱长照顾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的确是要感谢她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说错了话,应该说,副监狱长是照顾我们,但是,是重点照顾你。我说白了,监狱长根本开除不了你,可能开除得了我,但是你,有副监狱长的保护,监狱长没办法开除。监狱里没人动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吧,她有那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好不好,你自己知道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徐男轻轻在我耳边问:“说什么表姐弟的,都骗人的,你和她之间,到底有什么关系存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男哥,你怎么也那么八卦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随便问问,好奇嘛。你难道不知道,你是我们监狱唯一的男的,你的感情大事,姐妹们都很关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八卦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我不八卦你和别的女的,我就是好奇你和副监狱长到底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得了吧你,别问了行了吧,就那样关系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见不得人的关系。表姐弟肯定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下班,我特地等了贺芷灵。

    在停车场。

    等到了她,她只看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直接上车,我也急忙跟着上车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了监狱后,贺芷灵问我:“有什么事,快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你的帮助,我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没空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了,平时逼着要我请吃饭,请吃贵的,好吃的,今天,怎么了?

    我问:“没心情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约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假的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要管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,随口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快点下车,没空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最起码也带着我下了快环再说啊。”

    车子很快的下了快环,贺芷灵说道:“现在下了快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谈了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心里有些堵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帅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快下车!”

    这么着急,而且请吃饭也不吃,看来,是真的谈恋爱跑去约会了。

    妈的,我说道:“我不下车,我去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问:“帮我看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看他是不是好人,对你好不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