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7章 外国妞的想法
    我真的没想到强子这家伙,不听我的吩咐,命令,还真的去跟黑珍珠的人开打了。

    靠。

    我骂道:“你怎么能这样,强子,我知道,当时虽然说,龙王把你们交给我管,但是我也没想过真正要去管你们。因为我知道我没本事,所以,你做什么,你自己都有分寸着来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对我道歉:“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万一他们来真的,怎么办?你们能去医院都是xing yun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我以后不会擅自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,没什么了,你也放心,我不会和龙王说的。不过,以后不要再去惹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好。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黑珍珠,不惹她,她是好的,虽然不和我们合作,但是千万不能惹她,惹了她我们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你不是和她是朋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都不知道她算哪门子的朋友,说不是朋友,她对我又挺好,可以出手相救,相助。可是说朋友,她又到处的和我作对,而我完全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我明白了,可能她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得了吧,你知道她男朋友有多少吗?从国内到国外,一米七到一米九,外国的帅哥到熟男,从大叔到小正太,从模特到老总,真的是应有尽有,包罗万象,她不会看上我这种家伙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爱情这种东西,谁说的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说是这么说,你别以为说让我开心的话,我就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我认错了,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黑珍珠,我们以后还要好好和她合作,不能得罪了,再说,得罪了她,没好处,干不过她们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点点头,然后问我:“去不去酒吧。”

    我明知故问:“去酒吧做什么好呢。都那么晚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那个外国妞,很想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行吧,去看看也好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嗯。”

    车子开去了酒吧门口,我拿着那瓶子,上去酒吧,进去了洗手间,洗干净瓶子,然后寄存在前台那里,接着进去酒吧。

    正好那个白发外国妞刚好演出结束了,她看到我,就真的过来了,坐下来,对我笑笑。

    我也对她报之一笑。

    她拿着我的酒,自己拿了酒杯,倒了酒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演出结束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结束了,我们工作时间不长,化妆时间还比演出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倒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每天训练,排练歌舞的时间也很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。

    我和她碰杯,问道:“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有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哥哥在家陪你爸爸妈妈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哥哥自己住一个地方,爸爸妈妈在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问:“为什么不住在一起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为什么要住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好吧,也许外国人和我们本就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基本都是一家人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孩子长大了,就自己去工作,养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养你爸妈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用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爸妈谁养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他们有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没有工作了呢。我的意思是说,如果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福利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福利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说:“就是养老,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一些国家的福利制度,确实让人咂舌。

    福利占据了p的百分之二三十,不过,那他们缴税,也不低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还那么奋斗,拼命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没算很奋斗,很拼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在异国他乡,漂泊,流浪,不想家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觉得这里很好,我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家人呢,不想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每年回去一次,一次两三个月,陪家人,陪着去旅游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挺好的,那你打算在这边安家落叶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看我老公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你老公又是别的另外国家的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我和他商量,如果他那边好,他想在他们国家,就去他们国家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离家很远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现在交通工具那么发达,如果我回家,我家人来看望我,坐飞机就到了呀。地球是圆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想的好开。”

    我们如果嫁去外省,都说远了,对薇拉来说,估计嫁去火星都不远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能不能请求你帮我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你今晚来找我,是有事相求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说,帮得到的,我尽量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那天晚上的那个,万成酒吧的老板,前天找到了我们办公室的工作室,让人去闹了我们,我们都排练不了,威胁我们,说如果不去他们酒吧演出,就砸了我们的工作室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猖狂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是啊,所以我想求助于你,请求你的帮忙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想我帮忙?其实你找强子,强总就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更想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知道,我就只想找你,我觉得你能帮得到我,你会用心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理解你们的风俗习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奉上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我想,信封里,应该是钱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这不是风俗习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这是报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是规矩,那好吧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虽然,我们并不是靠这个为生,但是如果帮你,我愿意帮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谢谢你。那你怎么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万成酒吧,在哪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强总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,那我让他们去办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和我干杯了,然后喝完了后,她说道:“我还有一场演出,我先走了,十分抱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理解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走了。

    高大的她,走在人群中,好高,好高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侧目看她,毕竟人高,身材一流。

    我叫强子过来了,强子问我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拿着信封给他,说:“看这里面有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强子打开信封,拿出来,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他晃给我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薇拉给的。说让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强子问:“帮忙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前几天晚上,万成酒吧那个老板,不是威胁要干掉薇拉她们公司,我们围了他,他现在找人,去了薇拉的公司,威胁砸了薇拉工作室。薇拉来向我求助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那我就去砸了他们酒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奇怪,她为什么不求助你,求助我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看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吧,你也看上她了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是吧,我也想上她而已,但现在她喜欢你,你也喜欢她,我怎么能横刀夺爱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。

    强子也笑了。

    然后强子说道:“明晚就过去,砸了他们酒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那么要紧,他们还没砸薇拉的工作室呢。先去恐吓,如果他真的砸了薇拉的工作室,那就去砸了他们酒吧,再让他们赔偿,如果不赔偿,那就弄那老板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记得了,不要先去砸了,要先礼后兵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和这种家伙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是要先讲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我去看望了陈安妮,我跟陈安妮说,那弹弓拿到手了。

    陈安妮高兴道:“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那你马上去找那位老军人,东叔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叫东叔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所有人都这么亲昵的叫他。他有七十多了。参加过两次战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强悍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从一个小兵开始,好像是侦察兵,还是步兵了,一步一步,打胜仗,靠着军功,当到了军区的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厉害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只要他来见了我,帮了我,去见我哥哥,我就有希望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,这不难。我今晚就可以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想问她,她到底认识不认识林小慧这个人,因为看着她,实在太像了。

    但话到嘴边,还是憋住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到时候她如果能拿到了那上亿遗产,分我一半,我再多嘴问也不迟。

    最主要,是钱到手了,什么都可以问,现在,不如什么都不问。

    我问了她地址,她也详细的画给我,写给了我,并且告诉我,那边的住宅小区,其实就是个属于家属大院之类的地方,但是又和一半的家属大院不同,那是单位出资圈的地,建的房子,都有自己的像别墅那样的住的房子和小院,里面住的,基本都是当大官的,军队的领导等大鳄,想进去,很难,让我想办法务必要见到那东叔老爷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