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5章 介入遗产争斗
    我急忙对薇拉说道:“不是,我不是喊你离开,我是问你,怎么还没去走秀,演出。”

    薇拉看看我,然后说:“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还会说儿啊,带儿字音。

    我都不怎么会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做这个工作,很辛苦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还好吧,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好吧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你真的是不太懂得和女孩子聊天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吧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薇拉自己说道:“我这份工作,不辛苦,可是别人看我们的目光,很异样。你明白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明白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在很多人的眼中,这工作并不体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的确很多人会用有色眼镜看这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是,很多人用有色眼镜看我们,像我们做这个工作的,每天穿的那么少,在很多ren mian前走来走去,吸引的都是男人的不好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外国人开放,也接受不了这个啊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:“我也不敢让家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呵呵,的确是,做这个走秀什么的,在大庭广众之下,穿这么少给人看,确实挺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薇拉问道:“如果你女朋友做这个行业,你能接受得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肯定是无法接受的,但,我该怎么说,才让她觉得好听呢,我想了想,说道:“每个行业都不分什么高低贵贱的,只要不犯法,自己心里受得了就好。因为三百六十行,每行业赚钱的方法都是不同的,你这样也算自食其力,而且呢,你看,在一些公司里,一些女孩子也不正经,虽然你们接触到的各色的不同的人,但是,只要你们自己不越过底线,做一些不道德的事,也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薇拉笑笑,问:“我只是问你,你能接受得了你女朋友做这个吗。你怎么和我说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谁他妈能接受得了自己女朋友做这个啊,我都那么委婉的答复了,她还不知道我到底在表达什么,看来老外就是缺根筋,我这么迂回的答复,她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。不会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知道不会,像我们这样子,也很难找到男朋友的。追求的人很多,都是想用钱,让我们pei shui觉,没有真心的。可我们做这个行业,在酒吧里,即使是正经的人,人家也不会相信我们正经,很多男人就只把我们当成猎物,玩物追求。”

    我自己喝着酒,说道:“你和我说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嗯,只是想和你聊聊天,我去忙了,拜拜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走了。

    好吧,和我说话,就问那么辛辣的问题,让我怎么回答,我只能实话实说,真话总是会伤人的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薇拉出来演出了,还是那样,出来走秀,好多客人在尖叫,鼓掌,流着口水看着她。

    又有谁愿意要这样的做女朋友?

    是,想拿来用,愿意。

    但是做老婆,谁愿意。

    自己喝了几杯酒,然后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终于,陈安妮恢复了挺好了,可以正常的聊天了,狱警和我说后,我马上买水果去看望了陈安妮。

    到了陈安妮的病房中后,提着水果进去,我对她笑笑。

    陈安妮并没有对我报之以微笑,而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过生死大劫的她,更多的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好什么好,都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,我今天来,除了来看你之外,还是想问你,究竟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你以为,那个杀我的女囚,真的是神经病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不会,但是我们也没办法,侦察科的直接把她给带走了。后来直接带什么法院的人和医院的人,鉴定了她有精神病,然后把她给带走了。我查不了啊,我的级别没那么高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那你是不是看得出来,这一切,都是有人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猪都看得出来,不过,这也没办法的事。xing yun的是,你躲过了这一劫,真是你哥哥找人来害你?”

    陈安妮气愤的说:“除了她,还能有谁!”

    我叹气,说:“唉,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求你,帮我这个忙,夺回了遗产,也能保住我的命,我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问道:“一半,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上亿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上亿,那真的是,要大发了。

    我什么都可以不用干了这辈子,去买几块地,几十套房子,出租出去,就坐等收租,每天做包租公,悠悠然度过余生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上,上亿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你放心,我说给你就会给你,我不可能会骗你,我身在监狱,在你的控制范围之内,如果我拿到了遗产不给你,你可以整死我。你把我保护好,然后帮我夺回遗产。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,听起来就非常的难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对我来说,很难,对你来说,很简单,你要做的,很简单。我不甘心去死,遗产被全部吞了,还要付出被整死的代价。难道你看到上亿的钱在眼前,动手去拿,你都不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可是想想,她哥哥能买通这里边的人,要弄死她,说明她哥哥本事真是厉害,有实力,那我这样子的,要帮她,怎么帮?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能小看了自己,至少在b监区,如果我要保护好她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说黑道,跟平常的人比我也不会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当然,和林斌,和黑珍珠那还是略逊一筹的。

    我不能小看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现在,有上亿的一笔钱,在我面前,让我去拿,我怎么不去拿。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爸的朋友,是一个老军人,以前当的是某个军区的高层领导,虽然退休了,但还是有很大的能量,你帮我找到他,只要他愿意帮我,那什么都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我直接去找他,说我是受你陈安妮所托来的人,然后他就马上来这里看你,你和他说清楚,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不行的。他不会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哥哥发我出去失踪的消息后,以我的名义托人去骗了他几次,他现在不可能相信有人去找他,是因为我还活着了。除非我自己去找他,你能让我自己去找他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不行,我这个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那你去我从小到大住的那地方,拿到小时候他曾经送过我的生日礼物,他自己亲手做的很小的弹弓。去见他,他就相信是我还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道:“为什么送你弹弓呢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小时候长得像男孩子,短发,高高瘦瘦的,很调皮,他很喜欢我,来我家经常逗我,就送了这把弹弓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他怎么能介入你们家之间的争斗呢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爸的老朋友,包括我哥,最怕的是他,他的老部下,现在不少都是军区的大佬,他如果管这件事,我哥不敢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以前你怎么不直接先找他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哪知道我哥一直在骗我呢?等我到了这里后,我想来想去,才弄清楚是我哥害的我,而来偷偷看望我的朋友,都是被我哥知道了,然后他们去帮我找老军人,被我哥找了人先去各种破坏了,以各种骗钱的名义去找他,我哥可能也和他说我已经失踪了,或者死了,我让我朋友去找他,都被他的门卫给轰走了,现在他已经不相信我还活着,我觉得我哥肯定跟他说了不少我的坏话,但是只要他能来见我,我就能把这一切都解释清楚。让他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要拿着他送你的弹弓去找他,那,弹弓呢?在老房子哪里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老房子已经让我哥盖了新房子,但是后面的那片花园没动过,我那时候和老军人斗气,说你送我弹弓,我就埋起来,然后我装进了一个玻璃瓶子,埋在了一个大树下,说等我长大了,拿出来气他,看到时候我还是假小子不是。但一直都没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家都重新盖过了,房子都重新搞过了,那你确定还在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后花园那块地,从来没动过。肯定还在,我敢肯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去拿到了那弹弓,去找那老军人,找到了,让他来见你,就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就是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家那里,不会是警卫重重,很难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会,我哥一家好几个住的地方,他们平时少去那里住,就是有保安和保姆,也是只有几个人,而且他们平时都极少去上班,你只要小心一点,就可以进去挖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。

    说起来是挺容易的,不知道,鬼知道到时候真的是不是有那么容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