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4章 嚣张的背影
    看到白发外国妞被欺负,然后她认识我,又向我求助,如此路见不平英雄救美的事我怎能不拔刀相助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对那几个人说道:“行了,人家不愿意去你们那里干活,你们还逼着人家,这也太过分了吧。还想打人?”

    他们盯着我。

    那老板问道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大学生就好好去上晚自习课,别来这里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笑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哪个帮的,那么拽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万成酒吧,听说过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直接给强子打dian hua,叫他赶紧叫人过来港口这里,有五六个人想要围攻我们。

    那老板说道:“你会叫人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没办法,打不过你们,只能叫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就你会叫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马上让叫人。

    刚拨出去dian hua,几部车子开到了大排档外,一大群人手拿着dao ju钢管就进来了,这里就是后街,强子的人从那里过来,实在太近了,也就几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下子,那老板就郁闷了,只能低着头,没说话,直接悄悄的对手下们示意走人。

    强子带着人过来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问我道:“这几个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让他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他们让开,这几个家伙灰溜溜的去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白发外国妞对着强子说了声谢谢老板,然后对着我眨了一下眼睛,然后便带着同伴离开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了他刚才发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强子说:“你英雄救美了,可能她以后心里会记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来救人的是你。我只打了dian hua。”

    强子笑笑,说先回去了,还有事。

    我和王普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王普说:“你不简单啊,都已经做了后街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后街老大个毛哦,出门就被打的。得罪了一些太可怕的敌人。算了不说了,压抑。”

    和王普龙仙仙又聊了一会儿,然后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下班出来公寓,强子给我打了dian hua,叫我马上过去找他。

    我一听他的声音,很急,急忙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强子让我去的是那正在装修的酒店的跟前,我打的马上过去,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见了强子,我马上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今天堵了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这强子和龙王搞的这酒店,旁边一条大马路,临时搞的,是强子让做的,为了是方便拉建材进出。

    后面有一块地,已经拿下来了,然后用来做停车场,不用进地下停车场了,但是这条路,后面有一个工地正在在建,就老是老占着这条路来用,严重影响了我们酒店的施工进程,然后,今天强子就找人拦住了那些车,然后那些车马上叫人过来了,双方打了一架,他们十几个,干掉了强子这边四五十个人。

    强子的手下西城帮完全不是人家对手。

    我一听,就纳闷了,这后街,还有哪个帮派如此厉害,环城的肯定不是,那就是,黑珍珠那帮的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他们这地方到底做房地产还是干嘛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好像说体育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明白了,是黑珍珠,她之前就一直说开个运动馆的,没想到她动作如此之快,就在那边选地了,还在龙王酒店的后面,但是,她为什么不自己开路啊,干嘛来占着这条路,而且,运动馆那么大,怎么不是在扎眼的马路旁边搞,而是到这后面地方搞。

    我进去一看,就看出来了,后面的那块地,紧挨着和市区市中心的一条大马路连接着,她黑珍珠打算用那边做正门呢,她可比我聪明多了,不过那边,那条大路正在修缮,禁止一切车辆通行,如果开通了,那条路,很多车子走,很多人,这运动馆,是开对地方了,不过那条大马路修缮,那就拉建材拉不了,只能从这边拉,但是黑珍珠怎么那么没礼貌,占用了我们的路,连一声招呼都不打,直接恃强凌弱吗。

    我对强子说道:“是黑珍珠搞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是黑珍珠做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黑珍珠要对付我们吗。这下可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找她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嗯,今天他们也没有说非要打我们很惨不可,就是给我们一点教训而已,如果真的下毒手,我们谁都逃不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来,黑珍珠的人,真不是一般的能打啊。”

    正聊着,有人往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女的,一身黑,带着一群男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女的是黑珍珠,后面的是她的跟班们,陈逊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果然是黑珍珠搞的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过去后,说道:“你搞什么呢。你不知道这里是我们做的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知道是我们做的,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们,非要打架是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打了才能让你们知道,这里是我们做的场,还有,顺便想测一下他们刚培训出来的战斗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拿我们来玩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既然知道这里是我们做的,那还敢拦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提前跟我们说一声不就行了,这条路是我们做的,不是公路,你们借路,还那么嚣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:“我就嚣张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,我还真的拿她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她这样真让我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虽然这条路是你们做的,但是我们就想走,你们,让让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呢,想搞霸权主义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笑笑,说道:“不同意?”

    我有时候,真的搞不清楚,她到底是我的敌人还是朋友,说是敌人的话,她为何又屡次三番救我,说是朋友的话,她为何总是喜欢和我作对。

    强子表情很是不乐意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强子的背,对黑珍珠说道:“好的。同意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得意的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如此嚣张的背影,强子说道:“这就妥协?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说道:“兄弟,我们搞不过他们。他们太能打了,对这个邻居,以后礼敬他们一些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我们搞的路,我们自己的地,他们占了去用,这叫什么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忍着些吧,没办法,我们拿他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强子看起来不服气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忍着,千万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我再三叮嘱。

    然后,和强子返回了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中,依旧灯红酒绿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晚上来这里放松放松心情,真的挺不错。

    一个人喝着酒,抽着烟,吃着零食,看着演出。

    旁边,一只白皙的玉手,伸过来,拿了我桌上的烟,和打火机,然后点了抽。

    我侧头一看,白发外国妞。

    她看看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她嗨了一声,我也嗨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好。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她对我微笑着,这外国女孩,长相真的和我们太不同,但是我所知道的是,她真的非常的漂亮xing gan,反正第一眼看到她,绝对是想上她,没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我想着,是不是该说一点什么话的好,便说道:“干嘛叫我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不是酒吧的老板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其实我不算是,强子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们都喜欢别人叫你们老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叫老板有点土了,叫张总吧,我们这边流行霸道总裁。”

    我自己说着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也笑了:“张总裁有多少个鱼塘?”

    我更是笑了。

    她挺幽默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的普通话说的真好,如果看不到本人,根本不会想到你是外国人说的这话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姓张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问了强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问了强子啊。那,平时请你都请不来,今晚怎么愿意过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倒着酒:“谢谢你昨晚帮了我。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什么了。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说这个,你听得懂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嗯,听得懂。”

    她举起杯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和她碰杯,她喝了,我也喝了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薇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薇拉,这名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她说谢谢。

    然后,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她也没说话,场面一下子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我搓了搓手,我觉得我有些紧张,见识过这么多女人,面对这白发外国妞,我竟然感到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我举起杯子:“来,喝酒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笑了:“你平时和女孩子,都这么聊天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是只有面对我这样子。对吗。”

    她并不举杯,我尴尬的自己喝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原来这样子啊,那是因为你不喜欢和我说话吗。”

    我晕,她理解错我的意思了,我说:“我是说,我觉得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就是,比较紧张那种。”

    她侧着头,微微笑,说:“为什么会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一下子又尴尬了起来,平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我,此时,却一下子卡壳了,不知道聊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想问问她哪个国家的,但是觉得问太多又不好。

    一下子后,我说:“你怎么还不走啊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啊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啊了一声,然后说:“嗯,就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