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0章 姿色很好外国妞
    不过,我在想和陈安妮聊这个事的时候,徐男找我了,工作上的事,我让陈安妮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看来,陈安妮所说非虚,被哥哥陷害,搞投资理财公司搞很成功。

    而我更没想到的是,在我去跟徐男谈论工作的时候,沈月就跑来,说出事了。

    陈安妮在送回去监室的路上,就出事了,陈安妮在被送回去的路上,一帮女囚刚在劳动车间忙回来,也是被狱警押送回去监室,突然其中的一名女囚,冲向了陈安妮,手中突然冒出一把剪刀,刺向陈安妮的胸口,陈安妮应声而倒,虽然那行刺的女囚被控制住,但陈安妮已经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我和徐男一听,赶紧的冲向了监区监室楼,然后,救护车进来,我们急忙把陈安妮抬出去。

    徐男赶紧的上报上级领导,侦察科的马上派人下来把人给带去查问了,然后调出了这名女囚的jian kongshi pin。

    女囚被带去查了,但是我隐约感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平时狱政科都没那么勤快的,这次是怎么了,才一报过去就马上来要人,带人去查了。

    连留给我们查问的机会都不给。

    但是没能想那么多,赶紧的去医院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见到陈安妮已经从手术室推出来了,医生介绍说,幸好这一刀捅不对位置,也是因为她命大,没碰到心脏,没碰到重要的器官和动脉。

    等着休养好就没事了,好在狱警们及时的拦住了,我松了一口气,不过她还是在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我坐在病房门口,心里想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,但是,那名行凶的女囚,不在我们手上,我们无法亲自审讯,那侦察科的平时懒琪琪的,这次怎么就出事了那么快就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去了监狱,调出了行凶女囚的资料,还有她行凶的shi pin。

    资料上,显示该女囚也是刚进来监狱不久的,因为伤人,是在陈安妮进来了之后,她才刚进来的。而陈安妮被捅的事件更是蹊跷,她和陈安妮在监狱中,并无任何交集,也许只有陈安妮醒来才问清楚,到底为什么那名女囚要捅她,是不是有旧恨?

    而那名行凶的女囚,手中拿着的剪刀,都不知道到底从哪儿拿到的。

    在劳动车间,没有剪刀。

    jian kong中,她从劳动车间中,和一群女囚被押往了回去监室,出来后到监室过道上,正好看到陈安妮过来,她直接就冲向陈安妮,掏出剪刀刺向陈安妮,目标很明显,很明确,就是对着陈安妮。

    那剪刀到底从哪儿来的?

    我们查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能从那行凶女囚嘴里查才知道了,但是她人却被押在侦察科。

    我可能都怀疑,有狱警弄剪刀给了行凶女囚,而行凶女囚,进来监狱就是为了sha ren,为了杀掉陈安妮灭口。

    我愈发的相信陈安妮说的那些话了,她为了和哥哥抢遗产,遭此大祸。

    那个行刺的女囚,很有可能就是她哥哥派来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去找侦察科的宋圆圆问情况。却得知,那行凶的女囚,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被jing cha和医生,还有法院的人给带走了的。

    直接有法院带过来的医生出鉴定,那女囚有精神病,然后要带回去精神病院,而且有证明她之前就有神经病。

    这精神病的证明就是好用,有了这证明,干什么都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我不可能相信她是个精神病。

    就这样,那行凶的女囚,不明不白,不合规矩的给带走了,监狱长都放行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人已经给带走了,我们就是想审讯,也没得问了。

    好吧,无奈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从监狱里带出去一个人,是那么的容易。

    没什么,只要认识人,只要有权利,想进来进来,想出去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有认识的人,有本事,都会有很多空子可以钻。

    上面的开始查原因,查不出来那女囚手中的剪刀哪里来的,就给了我们一个看管不利的罪名,让我们监区的人去扛了,扣我们监区的分数,这次看来,这个月的评比又垫底了。

    我去了监狱医院,看望已经醒来的陈安妮。

    她在病床上,脸色发白,那天被刺,一摊子的血,流了那么多血,不死都已经很强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很虚弱,然后,喝粥都难,我特别吩咐了狱警,让狱警好好照顾她,不过还是不放心,我去找了在监狱里做事的李欣,让李欣特别帮忙照顾,这样来,就恢复快一些,我也不用太担心了。

    和陈安妮根本无法聊,因为刚醒来,她很是虚弱。

    我看望过她后,就走了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雨过后的城市夜空徇烂迷人,灯红酒绿的街道,多美。

    强子叫我过去了酒吧,说我作为一个老板,不去看看怎么行。那我便去了,去喝点酒,看看mei nu放松一下心情也好。

    酒吧还不错,生意挺好的。

    酒吧的台上,mei nu帅哥模特,演员歌手轮番上阵,唱着时下流行歌曲,然后,是一群外国mei nu帅哥走秀,内衣走秀。

    身材真是好,样子也特别漂亮。

    特别是带头的那一头白发的女孩,鼻子高挺,眼睛是蓝色的,带着东方人的俊俏,和西方人的xing gan,身材特别的火爆,上围特别的突出,强子找了几个女孩,和我边喝边聊天。

    他看见我看着几个台上的国外mei nu发了呆,他笑笑,说道:“怎么样,这都是东欧mei nu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强子指了指那个带头的,就是我的眼珠子看着她都不动了的那女的,说道:“那女的,身材最好,脚长,有一米八几。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想搞定不?”

    我看着强子:“能搞定?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除了她,其他的都能搞定。用钱搞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女的用钱搞不定?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搞不定,有老板出价格,出到八十万一夜,她听都不听就走了。其他的那后面几个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几个,是什么价格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那几个,姿色也很不错,其实看起来都差不多,身材都差不多,就是欧mei nu人的那种丰腴的xing gan,大长腿,但是脸部眼睛看来,没带头的那个白发mei nuxing gan带劲吸引人,也没那么美。

    强子说:“几千就搞定,怎么样,你想的话,今晚我请你,搞得定几个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这怎么好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要不照单全收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吧,我开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没尝过外国妞吧。尤其是那么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我觉得那个白发的mei nu最好。”

    强子骤起眉头,说:“不行啊那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们不是酒吧请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她们是走穴的,这是一个团队,帅哥mei nu,都是那个白发女的管着,她是队长,她在这边,成立了个公司,小公司,演艺队伍全是外国人,白天接一些dian ying或者影楼公司的模特拍照电视拍摄,晚上走穴演出,各个酒吧都走。只要有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那个带头的是卖艺不卖身,其他的是卖身又卖艺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你对那个有兴趣。但是,兄弟啊,那个很难搞定啊。很难泡到手,关键是用钱搞不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那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我就说,搞定另外几个得了,别去给那女的费时费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挑战性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是有挑战性,但追求女的,付出代价太多,没必要。今晚我请客,就那几个,等会儿我先叫过来,陪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了行了,不必客气,看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那个白发的女的,请喝酒都不会喝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嚣张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对,是很坚持原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走秀演出结束后,那白发mei nu穿上一身裙子,唱了一手席琳迪翁的我心永恒,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,一下子,让我们对她竖然起敬,果然有几下本事呢。

    然后,唱着的时候,有个男的,微醉了,上去摇摇晃晃的,拿着酒杯上去敬酒,那白发外国妞看看他,微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男的不依了,非要她喝酒。

    但是她硬是不喝。

    台下的那男的那一桌开始起哄,然后那男的明显拉不下面子,也非要白发外国妞喝不可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国妞无奈的,看了看台下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上去了,架走了该男子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没办法,她和我们约定过的,台下有人上去敬酒,或者是强拉她去喝酒,我们必须帮她摆平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真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不喝。”

    那男的被两个保安架下去后,外国妞只是笑笑,然后继续唱歌。

    那男的那一桌,明显的不爽了,然后有人直接对着保安砸瓶子。

    强子急忙过去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也过去了。

    那几个男的,喝了一些酒,有些醉,原本他们觉得自己好心好意上去敬酒,结果外国妞不喝就算了,保安还把他轰下了台,面子挂不住,顿时,要闹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