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9章 千万富翁的吸引力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虽然猜拳只是一个游戏,但是如果深入研究,它里面涉及到不少有趣的数学知识,比如概率、纳什均衡等。赢家倾向于坚持上一局获胜的策略,而输家倾向于根据石头布剪刀的顺序换下一个策略。约翰纳什把这一现象称为永久循环流。简单来说,就是,在一定情况下,赢了会更多选择保留刚刚获胜的策略,输则更多按照“石头剪刀布”的名称顺序变动,而平的则按照石头布剪刀这样的反方向顺序变动。石头剪刀布的制胜策略就是:如果你是输家,下一轮换用能打败对手的出手。如果你是赢家,下一轮不要再使用原来的出手。也就是说,你用石头打败了对手的剪刀,那么下一轮你不能再出石头,而应该出剪刀,因为对方很有可能会出布。国际石头剪子布协会制定了一系列用于国际比赛的规则,并举行年度国际性世界冠军赛,奖品可以用巨额来形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第一把,怎么都是赢的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第一把,男性喜欢出拳头,而女性倾向出剪刀。这个规律是国际石头剪刀布协会总结数据后出来的。而背后的原理,我也不知道,或许是拳头代表力量,这是男性的追求。而剪刀代表巧劲,这是女性的最爱。但不管怎样,男性第一把出石头,这是普遍的规律,因为科学的统计数据就在那里。还有就是,用眼睛,观察你的手,当你的手放松,就很大概率是要出布,手指不放松,很大概率出拳头,而其他手指放松,两个中间手指不放松,很大概率出剪刀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大写的服字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的够厉害。你刚才说你还能玩赢?试试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马上去找沈月,让她去找一个pu ke牌,去我心理咨询办公室。

    沈月去找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,我,沈月,囚犯陈安妮,三人在心理咨询办公室打。

    沈月就一个表情,疑问。

    她肯定在搞不懂,我干嘛在上班的时间,找个女囚,来办公室里打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心理治疗,心理治疗。”

    沈月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然后,发牌。

    打了十局,陈安妮赢了九局,无论陈安妮是地主,还是农民,她都打得顺风顺水,好的牌,她赢得轰轰烈烈,差一点的牌,她赢得非常的巧,就跟她说的一样,好像计算机,计算对了对方手中的牌,知道对方下一步该怎么打,所以,她能压死。

    而输的那一把,完全是我手中的牌太厉害了,双王,四个二。

    而陈安妮那一把,直接就收起牌,一张都不打了,任由沈月一直在催促抵抗,她都在摇头了。

    看来,陈安妮说的,应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服了她了。

    沈月说:“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我说:“换个玩法。玩锄大地。”

    沈月问:“三个人怎么玩锄大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三个人才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她陈安妮是不是也能猜出另外那个不玩的的牌。

    结果,她果然能猜的到。

    基本在我和沈月才打了三四张牌后,陈安妮就已经精确的计算到,我们手中的牌,还有那手无人的牌是什么牌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根本玩不过她。

    在玩得很投入的时候,门被推开了:“上班时间,不工作,你们打牌!”

    我们一看,靠,来的人,是朱华华和防暴队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不是在打牌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你告诉我,你们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沈月说:“治疗女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治疗女囚。”

    我让沈月先把女囚带回去。

    沈月带走了陈安妮。

    我对朱华华说道:“是真的,这女囚有心理疾病,我的确是在,对她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打牌治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疏导她积压已久的情绪,怕她情绪沉积太久了,爆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我担心你被领导们看到,小心有人用这理由告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告就告吧。我反正是真的在治疗女囚的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巡视到你们这里,到处看看。看看围墙,护栏,拦,是不是真的很低矮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吧,低矮吧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你们申请了吧,关于加高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申请了,但是被否决了。那总监区长,拉着我去,破口大骂了一顿,说我找你们防暴队,让你们防暴队去压她,逼她们加高护栏围墙,还说什么如果有女囚从我们监区逃出去,那也是我们监区自己看管不利的事。而且,说如果施工,有女囚趁机逃跑,那就是我的责任,因为是我说的要加高围墙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这帮老家伙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最好让别的监区有女囚攀爬出去了,出事了她们才重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再提一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也别去说了,上面的人已经骂我了,你再去说,她们就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这帮家伙,每天就吃饭,不干活,最怕就出事,谁都想老老实实,混吃等退休,要不就是把这里当跳板,不干实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吧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,干实事啊。干了实事,出事了,要被处分,什么都不干,平平过也好,无过就是功,像你那么年轻,很快就要爬上去,你干脆也什么都别管了,直接就这么平平过,等着上去了。最好早点离开这鸟地方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除非把这班领导班子都弄滚了,让真正能干事,办事的人上去,不然,是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就说,挖出那监区越狱的真实原因,搞不好,能把什么监狱长的这些人都他妈的拉下马,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你别那么大声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这种事要做也只能偷偷的来,你大声让全世界人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反正我也没那个能耐,如果你要来搞,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和你这种人谈不成正事,不正经事你就能。”

    她挥挥手,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看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她离开了后,我马上又让沈月把陈安妮找来了。

    她对于赌博方面,的确是有几下子啊。

    陈安妮在数学方面的造诣确实深,一道很难的数学题,她直接很快就能心算出来,圆周率能背到小数点后面的二十几位。

    不过,对这些高深的数学知识,对我们来说,没什么用处,但是对她来说,在赌场上,显现出了巨大的能量。在陈安妮去赌博的时候,会利用自己所精通的专业数学方法对各种的概率进行推理演算,从而研究出逢赌必赢的秘笈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赌场也利用了这些科学的计算方法。例如押大作为人尽皆知的赌博游戏,押大小算的是散个骰子总和。三个骰子正面数相加小于十为相加大于等于十一则为大。押对了,则押一个筹码返回你两个,押错了,筹码全归赌场。

    在现代赌场,高科技赌桌上,无论是押大还是赌客和赌场的胜率各百分之五十,但是精明的赌场当然不会这样结束,押大小还有一个规则是大小通吃,即是当三个骰子点数一样的时候,无论赌客押大还是都算输。而通过概率计算,这种情况的概率会是三十六分之一,也就导致赌场的胜率会从百分之五十上升到百分之五十二。而相应的,赌客的胜率则下降到百分之四十八。通过成千上万名赌客的累计,这微不足道的百分之二就为赌场带来了庞大的收益。

    还有玩牌,二十一点,就是拿到的牌相加的点数。

    这个玩法要求赌客计算手中牌的点数总和,尽量接近但不超过二十一点,超过二十一点则为爆牌。在游戏中,原本作为看客的荷官会作为庄家参与进游戏中。

    若不计算的话,正常赌客在二十一点的胜算大概是百分之四十八。而陈安妮这类的数学怪才赌客可以计算策略,在算牌、要牌等过程中尽力使每一步都采用最佳策略,从而将自己的胜算提高。而这要求赌客在短时间内记住大量的数字,分析策略,并在适当的时候出手。这就是她赌赢的技术精髓神秘所在。

    在我们国家,赌博是严令禁止的,想要靠着这个发大财,很难。

    在别的国家,即使是赌博合法化,也很难,因为所谓的像陈安妮这样的精于计算的赌客被赌场发现后,也常常遭到驱逐的命运,被赌场列入黑名单。

    不过,相对于她的赌技,心算,厉害的数学这些东西来比较,我更对于她所说的那个她想拿回她父亲留给她的遗产感兴趣。

    如果是几个亿,那她父亲留给她三分之一,那也是上亿吧,如果我能帮到她,她分我个千把万应该会给吧,那我,就是,千万富翁!

    而这份钱,我是锄强扶弱,锄奸助善拿到的,我光明正大挣到的钱。

    千万富翁,多么的有吸引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