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8章 赌赢的技巧
    我问陈安妮,“吃了药有没有感觉好了一些,没想那么多了。没出现什么幻想了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就很正常。从来就没疯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以前是装疯的了?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要不怎么能够接近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那接近我是为了让我去帮你做事,呵呵,是吧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但是你和我见了之后,你不也还是这样子产生幻觉见到鬼吗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道:“我在试探你,看你是不是个聪明人。是庸才还是人才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人才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身材也修长吧,比林小慧丰腴一点点,胸比林小慧的大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结婚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追你的男人很多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挺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嗯,听你说话起来,并不像个有心理疾病的患者。也不像精神方面有问题的精神病患者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说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过你一直在澄清自己没有精神病,也许我是相信的,但是你让我去帮你做这些什么事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没有精神病的人,才不会一直在对别人说自己没精神病,他都懒得和人说他没有精神病。你听过一个笑话吗?”

    她问:“什么笑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是一则心理学的小故事吧,我就问你,假如很不幸你被当成精神病被逮进了精神病院,你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呢?”

    她只是直直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一名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为自己的大意,让三名精神病患者逃跑了,然后他担心自己会被开除,便把车开到了一个公交车站,骗了公交车站的人,说可以免费送他们去他们要去的地点,乘客上车后,这名司机把最后的三个人充当精神病患者送进了精神病医院。然后,第一个,他发现自己被送进精神病院,被医生拖进病房后,他试图跟医生解释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,他开始跟医生说各种科学道理,说地球是圆的,太阳从东边升起来,甚至说到大气学说,但是后来每天被医生整天打镇静剂。第二个乘客,去跟医生说自己不是精神病,是被司机给骗来的,让医生帮忙联系家人,把他带回家,但是医生还是给他打镇静剂。第三名乘客,进去了一个星期后他就被放走了,然后他把另外两名乘客给救了出来。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?”

    陈安妮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想,这样的问题去问陈安妮,她又怎么能知道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第三名乘客,进去后,什么也不说,该吃饭就吃饭,该睡觉睡觉,每天看报看电视打球运动,和医生打招呼,像个外面的平常人一样,一个星期后,他被放出去了。因为医生说他是个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说:“你在指桑骂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你也可以这么认为。一个正常人,不会总是想去对别人证明自己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陈安妮的眼神中,看起来,很失望,她看看远方,说:“好吧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这么悲伤的样子,觉得自己是不是说话太过于伤人了,于是就说道:“再聊一会吧,兴许我会真的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用了,我觉得你不会相信,再聊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跟我说了你的故事后,其实我只关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哪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你用了父亲的钱,投资了一家投资理财公司,赚钱了,发财了,公司翻了几十倍上百倍,是吧。然后后来被你哥给di jia搞走了。然后你在被你哥骗的时候,在躲避过程中,又有钱来投资了一家投资理财公司。你说原始资金很容易弄,我想知道,这原始资金,怎么弄?”

    一个人创业,最难的就是第一步,这第一步,最难的就是原始资金,要开一家饭店,别说什么地点人流量铺面多大做什么风格风味的饭店,首先考虑的,是有没有钱开饭店。做什么都是要投资,就是中彩票大奖,都要花两块钱买彩票啊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靠赌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赌?赌博?你会赌博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更加不相信了,嗤笑一声,说道:“哈哈,你的意思说,你没钱的时候,可以靠赌弄到钱。原始资金也可以这么弄到手的?”

    她说是:“我是百分之百会赢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我觉得,好假。我接触过很多很多玩赌博的人,包括开赌的,但是没人说他们百分百会赢钱,那我觉得你什么都可以不用做,也不用开公司,不用和你哥闹,直接开赌就行了,哦不是,参赌就行了,弄原始资金,每年去参加世界赌王大赛,那个什么拉斯维加斯的德州pu ke大赛,赢个千万美金的。还用什么跟你哥抢家产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德州pu ke,是由荷官发牌,到手的牌,是随机的,有好的牌,有坏的牌。坏的牌可以恐吓其他对手,好的牌选择继续跟牌,放弃的放弃了,继续跟的,可以通过观察对手,和全部牌面上的牌,来分析对手到底什么牌,越是往后跟,就越是要xia zhu很大,这就越要分析对手。不过玩德州pu ke,运气还是占了很大成分,如果你大多时候拿到手的是好牌,你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这他妈不是废话吗。我要是去参加赌博比赛,打牌,每次到手的都是同花顺,四张,那我还来干这管教什么卵。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是吧,的确是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观察和分析,也是赢的要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听起来你是会赌的,不过,我觉得你赢也是运气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如果是打麻将,打几个人的一手牌全发,例如,或者锄大地,我都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把把都能赢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是,是偶尔会输,但到最后,赢钱的肯定是我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呵呵,又开始吹啊吹啊你的骄傲放纵,吹啊吹啊你也会不害怕,无所谓扰乱你,你看你勇敢的在微笑啊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看起来还是不相信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的确不相信,既然那么厉害,那你为什么还要开公司。去打牌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打牌能赚多少钱,麻将玩最大的,我见过的不过是赢一场下来不到一百万的。在国内,赌博是禁止的,玩这个,不小心就被抓了,输的人心理不平衡还会告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好吧,那你可以到国外去赌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有的赌场看到我这样的人,不会容纳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连赢几次,赌场就会有人关注你,下次不会让你买筹码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被赌场拒之门外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在国外很多次,我在读大学的时候,就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好吧。那你教教我几手,让我去小露身手,赢点小钱,买个车买个房的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想学什么。有的东西容易学,有的很难学,这需要高等数学的基础,还有概率分析,这要求你的大脑可以在短时间内,综合你所看到的赌桌上的牌面,像高级计算机一样飞速的精确运算,算出你走下一步赢牌的概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了得了,这我觉得,对我来说,实在很难,你就教教我,玩三公,怎么总是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三公?三张牌那个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个大多时候靠运气。”

    我更是嗤笑了,说:“好吧,那你能教我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教不了你什么,因为这的确很难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教你石头剪刀布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个谁不会啊,而且,谁会用这个去赢钱啊?谁用这个去赌钱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石头剪刀布,如果掌握了技巧,几乎可以做到出十次赢十次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道:“是吧,这就是一个概率性的东西,出拳的时候,就是有胜的概率,但说对方,赢的概率,最多有百分之五十,少也有百分之三十吧,怎么可能出十次,赢十次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出来。

    我不屑的伸手出去,石头剪刀布。

    输了。

    我出石头,她出布。

    好吧,碰巧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把,我出剪刀,她出石头。我又输了。

    第三把,我出布,她出剪刀,我又输了!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马上和她石头剪刀布玩了下去,连续十几把,全输!

    而且是一把就输,我和她,没有一把是同时出一样的。

    我惊愕。

    这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我不信!

    然后又继续来了七八次,全输了,没一次赢的。

    我愕然。

    我认输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,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很多人觉得玩石头剪刀布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小游戏,可是这里面是有科学的学问的,涉及到各项的数据学,概率学,心理学,高等数学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简单点可以吗,我怎么听得懂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