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6章 精神病女囚
    我更是好奇这女囚了。

    陈安妮。

    看了看资料,不细看我不知道,以为二十八,原来已经三十八了!

    三十八长这样?

    长这么年轻的样子?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。

    这哪里像是三十八的样子,越看越比二十八的还年轻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有鬼,有鬼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世上本没有鬼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能见到鬼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以前我和一个资深的心理学家聊过,所谓的鬼,都是自己内心所害怕的东西。还有就是,因为各方面综合原因,使人产生了幻觉,幻听,幻视。”

    她问:“各方面综合原因,哪方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天气,环境,噪音,等等。例如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山路上,听到竹林那怪异的被风吹出的吱嘎声,把手电筒射在竹林里,因为本身害怕的心理,让人产生了看到竹林里有奇怪的东西在晃动的幻觉。那个奇怪的东西,就是人本身自己所害怕的东西,可能就是自己想象出来的,鬼怪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告诉我,你在监狱里看到了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恶鬼,这些鬼,表面长得跟人一样,有的很美丽,帅气,有的很丑,但是他们的心,都是恶念,这些人表面是人,其实连人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不是骂人吗。我看你根本就没病,你这骂谁呢。你们监室的人欺负你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监狱里很多人都说自己是被冤枉进来的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难道也想说你是被冤枉进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不是冤枉,我是被恶鬼陷害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多大的兴趣去了解这个,我不是办案人员,再说了,这案子已经尘埃落定,已经开始执行刑罚,我还去了解这个,去帮她翻案吗,她是我什么人。

    她看我没多大的兴趣,撇撇嘴,说道:“你没兴趣听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了一声,说道:“抱歉。我听了也对你没有任何帮助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是个非常聪明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觉得我是鬼吗。”

    她是不是被人陷害进来了,然后产生了被害妄想症,看到人接触自己,就以为别人要害自己,所以就害怕,说别人是恶鬼,靠近的人是恶鬼,和自己监室的人在一起,也说见到了鬼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才第一次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你精神没问题,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。你没有害怕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精神衰弱,想太多,睡不好,所以导致这样子。我有精神病。我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调养好,就好了,我这里有些安神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去拿药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是被最亲的人陷害,我心里不平衡,压抑,失望,绝望,想不通,想太多,所以睡不好,变成这样子。产生幻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看你非常正常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是偶尔出现问题。她们都担心我自杀了,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的确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给她拿药,一边问:“谁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的,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哥哥。”

    在女人的嘴里,哥哥可以涉及到很多称呼,有叫男朋友哥哥的,有叫偶像哥哥的,有叫自己姐妹哥哥的,有叫堂哥哥哥,表哥哥哥,当然有的更多是亲哥是哥哥。

    她说:“亲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吗,为什么会害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因为几个亿的家产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扭头看她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几个亿的家产!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:“几个亿?”

    她自己没在发神经,幻想吧。

    她却突然对我笑了一下,那笑容,甚为诡异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着她,不知道她这笑容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然后,她却发出了哭声,她开始哭了。

    哭了一会儿,哭够了。

    好吧,我确定,的确是精神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也许是压力实在太大,情绪无处发泄,所以,精神出现问题,让她哭倒也好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她是一个神经病,我还是要和她聊一聊的,或许把她的心闸关着的洪水都打开后,就会好了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我拿着药过来,然后打了一杯温水,给她吃药,随口问道:“你哥哥,你亲哥害你?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药,吃了,然后喝了水,把杯子给我,说道:“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说嘛,我相信不相信是我的事,你说不说是你的事,你还没说,你怎么知道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说我哥为了几个亿的家产害我的时候,你的表情和眼神说明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是的,我无法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我只当我自己随口说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你说。说出来也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父亲是做工程建筑的,从小工程做起,后来慢慢做大,从几万的乡村公路小工程,做到二级公路,然后是高速路,挣了上亿家产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打断她的话:“然后你想要全部家产,或者是你家人对你更好,你哥哥不想给你家产,就被哥哥设计陷害了,没了家产。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很不礼貌,因为我不想听下去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实际上他不是我亲哥,但从小到大,比亲哥还亲。我是父亲从报纸上看到福利院上的我,觉得可怜,收养的。我哥哥绝不容许我分到他的任何一分家产,于是,表面不动声色,任由我毕业后,父亲给我投资开了投资理财公司,而他,父亲给他接班了,后来又做了地产。”

    呵呵,她之前说是亲哥,现在又说不是,是神经错乱了。

    让她编故事吧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看来,做地产都很有钱。不然大家都去做地产呢?那后来呢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说:“我的公司,是他让我爸用了他的名字,而我完全不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,我爸年纪比较大,在收养我的时候,我还他已经有四十了,而且他身体不好,每年都在修改遗嘱,如果他不幸去世,留给我三分之一这样的遗产,因为我爸很喜欢我,而我哥也什么都不说,可是他内心是极为不愿意的,他知道我爸的性格强硬倔强固执,已经决定的事,绝不会再更改,所以我哥没打算去说服我爸,把给我的那三分之一遗产改变,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是,我爸所有的遗产,他都要。既然不能改变我爸的遗嘱,那就只能从最根本上来想办法,消灭我。可是他又担心找人杀死我了,会东窗事发,所以,他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问:“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她在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那时候,在国外读的是高等数学专业,会计,概率论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数学,会计的,谁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嗯。回来后,我做的这公司,投资理财,因为我有才能,做得很好,短短几年,就已经做到了全省最大的投资理财公司,投资的几百万收了回来,赚了几千万,我哥就心想,既然这是我爸投资的公司,那当然这些钱也都是我爸的,他连这个都想拿回去。然后,他设下陷阱,诱骗我一步一步进坑里,在我爸重病的时候,他把我爸和我隔离起来,我根本接触不到我爸,然后,骗我说我爸和他的一个项目,因为发生了严重的塌方,死了好多人,现在要赔钱,很多钱,把我的钱也都骗到他手里,然后,还让我把公司di jia卖了,说如果不这么做,他和重病的我爸,都会被抓,我就卖了,其实,是他让人di jia收购了我的公司,这样子,我所有的钱,都没了,公司也没了,都成了我哥的,可是,遗产还在,遗嘱还有法律效果,万一我爸去世,该给我的钱,还是要给我。为此,我哥又想出了一个办法,骗我说,欠别人的钱,还不上了,现在别人已经告上了法院,没有办法了,他和我爸都要改姓名,躲起来,而且我哥说他有关系,可以改了,是通过关系,改了身份,把资产转移到新的身份上,然后躲起来,这样一来,那些债主们才没办法让法院强行执行冻结资产,找不到了我们,他们也没有办法了,只有这样子,才能最大的限度保全我们仅有的资产,等过了风头,再想办法出国躲避,那样出去后,剩下的钱,也足够我们在国外风光过一辈子了。我怎么都不会想到,这是我哥给我设的陷阱,我也不会想到,从小对我如亲mei mei般的我哥怎么会害我!我就同意了,让他帮我改了我的身份,陈安妮,是新名字,身份都是新的,是真实的身份。然后,他计划得逞后,让我躲起来,我躲了,不久后,我爸死了,我怀疑,是他杀了我爸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怀疑?怎么杀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很简单,对于一个病重中的人,什么办法都可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