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5章 内应协助女囚逃狱
    失恋,对很多人来说,这个打击,无疑是非常巨大的。

    能做到不影响心情,影响工作,影响生活,那还算是恋上吗,既然不算恋上,又何来的失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花姐,你可能做到不影响工作。但别人不是圣人,无法做到真的不会受到失恋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哦,那你的意思是说,失恋就该影响工作生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也不是这么说,人嘛,都有一个过渡期,要开导开导,安慰安慰,然后嘛,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如果过一段时间还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一个人,真有那么脆弱,失恋就各种想死,那就去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全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觉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大多数男人,都是人渣,不是什么好东西,就像你,整天东搞西搞,到处乱来,骗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,骗到手了,厌倦了,就像抛弃一部旧手机一样的厌恶扔掉,女人是感情动物,不像你们,心情很难受,我都可以理解。可是为了这样的人渣伤心难过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我是那样的人渣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所以,要怪也只能怪她们,没有擦亮自己的眼睛,发现自己爱错了人,这个男人其实是人渣,如果看准了,选择拒绝,不去爱,不去选择,就不会带来伤痛。”

    我拍手鼓掌:“花姐说得好,其实我觉得你这番言论,非常的正确,就像我曾经,选择错了,爱错了人,她劈腿我,我很难过,如果爱对人,我不会遭受如此背叛抛弃。可是,爱情本就不讲理的,有时候你明明知道这人人品不好,可是还是爱上了,全世界的别的人都比不上这个人,还是要爱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自己犯贱作死也不要怪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但是有一些呢,爱的时候不知道人家是人渣,发现了的时候,已经被抛弃了,那又是怎么讲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所以,谈恋爱之前,就要擦亮眼睛,仔细挑选,宁可忍着爱,也不要去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很好,那花姐你擦亮你狗眼没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谁狗眼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吧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看你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,花姐这么说,是爱上我了,但是擦亮了自己狗眼,发现我不是什么好东西,所以忍着爱,不去爱,不接受爱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谁爱上你了,你别臭美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说假如,你那么认真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谁和你这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人爱,肯定没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都搞不清楚,你的脸皮为什么能够那么厚。而且知错了还不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怎么就知错不改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到处谈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算错吗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行,我懒得和你争辩,没事你滚。”

    好嚣张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问你一个正事。”

    我降低了声音,问道:“你知道监区越狱的事吗,我是说,详细的事情经过?”

    朱华华看了看我,然后低头,说:“不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说明,她很有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明明知道,干嘛不承认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知道!”

    朱华华看了看我,说:“很多事,知道了未必好,假装不知道更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哟,耿直的花姐,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花姐,也会这么说话啊,也会这么圆滑的做人了。说,是什么事情,让你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因为有些人你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拍手:“花姐一语道明了这根本原因啊。厉害啊厉害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偷偷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你就算知道了,你也什么都做不到,更不可能真的能借此扳倒任何人。好好的做你的指导员,享受你的生活,做好你的工作,多多搞女人,不要多嘴,不要多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居然连胆大过天的花姐,都对这些事,讳莫如深,我就不害怕,有种她们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去干活吧,有空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过花姐了,吃饭就算了。反正你不乐意请,我只想知道那越狱的事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只盯着我看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干嘛,不愿意说?怕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可以告诉你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哪一点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也知道的,只有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说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从哪儿说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监区越狱的女囚啊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了下来:“到底是怎么样子的。事情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这个事,我们都有一点底,可是她们掩藏的好她们怎么逃出去的我们防暴队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会吧,那我还知道她们是挖地道到下水道逃了的,你都没听到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听到是听到,但是证据呢?你有看见吗。别人嘴里说的就能信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就是没证据,才分析嘛。有了证据,谁还聊这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如果要说猜测,我们判断的是,她们肯定是有组织的。而且,我们猜测的是,在监狱里,有人作为她们的内应,协助她们逃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跑了的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不知道,听说是因为一起犯案进来的,逃出去也是一起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有人说上百人逃了,全都被抓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那几个真正犯事的,有组织的人先逃了,后面那些跟着逃的,就是她们故意制造混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也没查到谁帮她们,协助她们逃出去吗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们是防暴队,不是治安大队,不是jing cha,我们没资格,没权利去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好吧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不过这事我也会跟下去,我不会让她们为所欲为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明白,这是你性格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其他的,我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行了,那我先走了,希望我们监区围墙的那些事,你和领导们早日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不想吃,想吃,但是觉得,你罗哩罗嗦的,所以干脆不吃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怒道:“那就不吃,快点滚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滚就滚。”

    直接滚蛋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沈月告诉我,有个我们监区的女犯犯病了,她们带着她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见病人,因为挺烦的,但这个是我的工作,我又没有办法不见。

    沈月说那病人已经带到了那心理咨询办公室,我只能去见。

    路上,我简单了解了一下那名女囚的病情。

    沈月拿着她的那资料给我看,我拿来翻翻,盗窃罪。

    偷了一部轿车,被抓了。

    我连名字都不看。

    懒得看。

    我问沈月她犯病什么的。

    沈月说:“她整天说她被下降头,神神叨叨的,时不时的,就去撞墙,说要去死,有鬼上身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已经神经病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月说:“估计是的。你给看看,不行的话就报告上面,要不然就锁着了。死了总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到了心理咨询办公室,看着那名女囚,被锁在铁凳子上,因为防止她自杀。

    从后面看,她的脖子,修长,白皙。

    怎么看后面,都是个美人呢。

    我让沈月在外面等了。

    我绕着过去,看到她的侧面,我就呆住了,这家伙,不就是林小慧吗!

    这是林小慧!

    不对,不对,像林小慧,很像,但绝对比林小慧大上好几岁,那是林小慧的姐姐?

    太相似了。

    一样的漂亮,一样的身材。

    一样美。

    我急忙又看了她的资料,女囚名字叫陈安妮。

    和林小慧不是一样的名字,难道是林小慧她妈?

    女囚一脸忧郁,嘴里念叨:“有鬼,有鬼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跟上次来的女囚一样啊,是看见鬼了啊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,应该不是林小慧她妈妈,她妈妈怎么会在监狱里,而且,细细看,两人虽然样子很相似,但许多细节,还是不同的,可能就是长得像林小慧的和林小慧完全是陌生的两个人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和林小慧一家有关联,那,以林小慧父亲那影响力,身份地位,怎么会让这人在监狱里受苦受难。

    陈安妮,刚被判刑不久。

    偷车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比林小慧大一些,但也不老,是个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卿本佳人,奈何做贼。

    卿本佳人,为何偷车。

    我还是要观察观察,轮廓几乎相似,面部的细节还是不相同的,我要判断出来是不是林小慧的亲戚,如果真是亲人,那就多多照顾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是鬼。”

    怎么声音和林小慧都有点像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