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4章 朱华华升职
    林斌枪指着一群人,连喊了三声退后。

    强子等人却站着,双方对峙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强子,退后,退后!”

    我担心林斌真的开枪,那真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林斌让手下开门,然后退出去。

    强子看了看我,我说道:“别跟上去,退后!”

    强子一群人退后。

    林斌笑了笑,说道:“很好,很听话,今天这场dian ying,没拍好,被你破坏了我的剧本!好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和他手下们,全部出去了,我对强子说道:“不要追!他手中的枪,估计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林斌他们全跑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过去看龙仙仙和王普。

    龙仙仙的害怕的抱着王普,哭着。

    王普安慰了一会儿龙仙仙,我问道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王普摇了摇头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强子等人也过来了,说道:“别怕,我们刚才一直都躲着,他们没能动手。我们就先动手救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强子。”

    强子问我:“要不要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太危险了。那家伙,四联帮的老大,拿着的枪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龙仙仙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龙仙仙看了看我,摇了摇头,表示没事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下说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强子,说道:“想不到,这里是我们的地盘,他们却比我们还嚣张,还敢到这里来踩地盘抓人来胁迫我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是个非常狡猾危险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而且还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王普对我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了,不用说了,实际上,应该是我对不起你,应该是我对你说对不起才是。如果不是因为我,你们不会被他们给抓了。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王普突然又扑通一声跪下来:“兄弟,对不起你,我真的,不愿意看到龙仙仙在我面前被他们这么欺辱侮辱,我实在无法看下去,所以叫你来了,我就想着,等你来了,让他们把龙仙仙放了,我就是死了也要护着你跑了,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也不守信。我当然也想到他们不守信,可是我只有这条路要走了,对不起啊张河!”

    我扶着他起来:“好了,都他妈的跪了多少次了,还要跪着吗。有病啊。其实说真的,我挺理解你的,别这样,没事的,我不怪你。从一开始听到你说话的那口气,叫我名字开始,我就猜得到,你被人抓了,所以,我带着人过来包围了这里。还好,你这家伙没有说,被抓了就想着骗我来了,和你女朋友给跑了路,而是要和我一起死,要不然,我他妈真和你绝交了。”

    我抱了抱他,拍拍他肩膀,表示没事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王普和龙仙仙,我和强子聊着,这四联帮,真的不是很把我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我们又毫无办法,想要对付林斌,就目前来说,实际上真的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就算是报警了,jing cha抓了也未必能搞死他。

    更担心的是,不知道下次我们会遭到他什么招式的对待。

    我只能让强子他们帮忙照看王普这边,而且让王普请人去送货,让他不要乱跑,这林斌,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变态疯狂。

    在监狱里,我去找了徐男报告工作,监区里有一些安全防护的问题,需要解决。

    为此,徐男说让防暴队的帮忙,我说防暴队也不是那么好请。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怎么不好请了,那防暴队的朱华华,和你关系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,虽然防暴队她也比较能管事,但太多事情,还是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你还不知道她升职了?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升职了?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你和她那么好的朋友,你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靠,我怎么知道啊,升职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副了。她们部门,她是副了,第二把手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:“那么厉害?才那么年轻就当部门第二把手了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这和年龄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也是,例如你,比人家早了二十年当监区长,不过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就是特别的老成,哈哈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你正经点。和你说这些安全的防护问题,你必须重视,别弄得跟监区一样,不是出这事,就是出那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不过朱华华是什么时候升职的,我怎么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上周我们开会,公布的,你们没得参加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说,她们这级别的可以参加,而我这级别的却不能参加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朱华华这家伙也不地道,这升官了也不告诉我,偷偷的发财,开枪的不要?也不请吃饭,也不通知一声,摆明了,不把我当朋友看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得了吧,是你升官才那么招摇,生怕别人不知道,像小朱那样的,心系重任,升职了就只一心扑在了工作上,更加的懂得自己肩膀上的责任,哪像你。请这个请那个。吃饭喝酒,真是痛快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叫搞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你怎么知道她不知道搞关系?她在领导眼中,她们上司眼中,都是一个秉性耿直,品行端正,敬上重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话说的,好像我就不是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:“好了,你去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是那句话,升职了,怎么能够不请客吃饭,不请别人吃,至少也请我吃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那是你自己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。”

    我去找了朱华华,和各个部门加强亲密关系,从中才能得到切实利益。

    要是各部门都有自己的人在,拿着实权,那办什么事都方便。

    到了防暴队,我自己找上去,朱华华就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那办公室,挂上了副队长的牌。

    我走到门口,门没关,偷偷看一眼进去,见朱华华和手下说话着。

    她在教训手下,因为手下做错了一件不知道什么事。

    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她骂完了后,她又去安抚那手下,说工作的事,容不得马虎,必须要细致,如果手下有其他方面的帮助,可以求助于她。

    然后手下感激涕零,既认错,又诚服,接着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,然后敲敲门,报告求见。

    朱华华抬头看了一眼我站门口,说道:“没空见你。我忙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厚颜无耻的进去了:“你是没空见我也要见,有空见我也要见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合上了面前的册子,说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升官了,升职了,却不请吃饭,呵呵,太小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我升职关你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别这么嚣张嘛,以后我们有的是合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和你有什么好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就不和你说那么多交情的话,反正你不会领情,我想和你说的是,我们监区的安全防护问题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怎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些地方啊,jian kong啊什么的,还有和别的监区交界的地方,还有和校场交界的地方,很容易爬出去,上次两个女囚,就差点逃出来了,不过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。我想请求一下,让你们去和上边领导说一下,毕竟我们去说,不起什么作用,领导向来不重视我们,一旦出事了,真有女囚爬出去了,只会拉着我们去批斗,却不防范于未然。可是让你们去说就不一样,你们去说了,她们不愿意同意如果到时候出事了,她们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这我也发现了,有空会去说的。你们最好打个报告,交上去,留着底,出事了,她们也找不了你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可以走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不待见我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要我请你吃饭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你愿意,我不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说道:“其实还有些私事,想问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想问她,关于越狱的事情,她知道什么,以前不知道,现在不代表不会不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刚才那女的,犯错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然后去关门。

    以防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你关门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关门,因为有些很敏感的事,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你问刚才那女的,犯错什么被骂,这是敏感的事?你什么时候又和这女的有关系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主要不是问这个,这个女的我不认识,我就随口问问。我主要想问的,还是其他的很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那你直接说重要的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我好奇嘛,就想知道她为什么被你骂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失恋,旷工,工作注意力不集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所以你就骂她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:“为了男人而已,没必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你是局外人,你不是她,你不懂她有多心痛,你当然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那也不能影响工作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