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2章 引诱
    贺芷灵妈妈顿了顿,说道:“房子太小了,最好呀,让琳琳回去她那儿去住,不要让她老是在这里,她住的不舒服,怕也是怕这地方,蚊虫多,有传染的疾病。琳琳从小娇生惯养,受不了这样的苦,你跟她说说,不如回家去住吧。”

    靠,还以为说给我换个房子啊,原来是担心自己女儿受苦了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想想,看来,她那意思,也不是说真正的嫌弃这里而是,不喜欢我和贺芷灵同居了。

    想要把她女儿带走,不想我和她同居,不喜欢我和贺芷灵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,这是我干的吗。

    贺芷灵自作主张,把我当成挡箭牌在用啊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和她说什么道理,就只是额额的点头说是,说好的好的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完了后,说道:“那就拜托你了,和琳琳好好说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对我微笑的点了一下头,然后说:“回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她,进去了房里。

    然后,贺芷灵妈妈对贺芷灵说,她先走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哦了一声,她也不送,看着她妈妈走了。

    她妈妈出去关门了后,我才坐下了,问贺芷灵:“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你自己看着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放下碗筷,说:“收拾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做菜了,那就收拾啊?”

    她不应我,去洗澡了,她连洗澡的换洗衣服都带来了,她到底是几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我收拾干净了,坐在了沙发上,抽着烟。

    她洗澡出来,看看我,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,十分xing gan迷人,她冷冷说道:“别在屋里抽烟。”

    我灭掉了烟头:“这里是我家,你有没有搞错啊姐姐!”

    她不回答我,坐在了床头,霸占着我的床,然后拿着我的p看dian ying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妈妈来这里干什么呢,她叫你回家,她不想你和我在一起。虽然我们不是真的在一起,可是你把我当成这么个挡箭牌,好吗?”

    她看都不看我。

    我又开始念叨了她一会儿,她皮很厚,都懒得理我,看着dian ying,津津有味,而且是全英文的。

    好吧,算了,和她说话,无异于对牛弹琴,就假装什么也没有吧,就只能睡沙发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次日醒来,我觉得半边身体酸痛,我动了动,好像被什么压着了。

    然后醒来看看,靠,贺芷灵又跟上次一样,压得我动弹不得了,她好好的睡床上,不知道怎么搞的,又到我沙发这边来,还抱着我,压着我半边身子,所以,我麻木着。

    我看着贺芷灵,发现,她竟然和上次一样,也盯着我看,然后,她红了脸,挺不好意思的急忙爬起来,然后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我则是点了一支烟,抽着。

    她洗漱出来后,我问她道:“不知道你怎么睡的,你说如果同一张床,你不小心抱住我也就算了,你这是几个意思,把我当公仔熊压着睡很爽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回头,愤愤看了我一眼,让我急忙闭嘴,然后她拿了她的包包,出去了,用力的碰的甩着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上班,我让宋圆圆帮忙查那个给我下毒的食堂打汤的女囚的资料。

    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一个因为盗窃被关的女囚,在医院偷了三次,专门偷别人的救命钱。

    一共十一万,这都是别人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去医院的时候,她就在人群中混迹,趁机在别人不防备的时候,把钱给偷了,第三次,被当场抓了,然后,查出来,一共偷了三次,最后被判了刑,不过,这女囚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,肯定是康云那个家伙找来对付我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我却拿不到任何的证据了。

    下班后,我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没见了贺芷灵的踪影。

    今天看来她是不来了,她不来倒好,她来了,我各种不爽。

    住的不爽,反正和她一块,又不能上她,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下班了之后,在家中接到了王普那小子的dian hua,说找我去喝酒,今晚请我吃饭。

    我原本就要说好的,但是听到他手机中传来的是很静的声音,而且,这家伙说话的口气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平时他都是直接叫我贱人或者很难听的外号,现在开口叫我张河,这不得不让我感到非常的奇怪,他极少这么直接称呼我名字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今天怎么那么奇怪,不叫我贱人了?是不是,有什么很困难的事,要我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会儿,才说:“没有的事,呵呵,哪有什么困难的事,你来吧。我就在仓库等你,快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到底为什么请我喝酒,我不相信你突然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说道:“张河,你我都认识那么久了,老是骂来骂去没意思,我今天想和你好好吃个饭而已,没什么,真的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不仅是叫我奇怪,声音也奇怪,有种像念稿子一样的说话的意思,以我多年被人抓着胁迫的经验来判断,这小子估计是被抓了!而且,抓他的人,就在他身旁,可能就用刀子驾着在他脖子上让他引诱我去喝酒的。

    妈的如果真的是这样,这小子真是不够义气,居然要出卖我。

    我和他又说了几句话,我说我一会儿就去,他让我快点。

    我是判断他被抓了,而且是被胁迫着出卖我的。

    估计我一到了那里,在王普仓库里,就直接被十几个人给抓了起来,然后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草泥马的王普,那么好的兄弟,你都能出卖老子,你他妈还是人不是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给强子打dian hua,让他带人,悄悄的包围了王普那放啤酒的仓库,然后我再去。

    到了那厂房门口,我就给王普打了dian hua,叫他出来,他说在里面搬货,我看着厂房的门,只开了一小扇门,觉得更加的不对劲,平时都是他请的那老人在看着大门,大门敞开的,而如今,竟然只开了一扇小门,这,肯定有鬼怪。

    我又给强子打了个dian hua,问他怎么样了,他说已经布置好了埋伏,而且,从厂房外偷偷往里面看,可看到里面有十来个人影在晃动。

    我估计就是那十来个人控制了王普。

    如果我给王普打dian hua,王普出来的话,就不会有什么,但是如果王普不出来,那肯定那十几个人控制着王普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给强子的dian hua还没挂,王普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我判断错误了吗?

    我把dian hua挂了。

    王普笑着,对我说道:“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啊,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好吧,等我搬完这几件货,就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人帮你搬吗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:“里面还有十来个人搬着呢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搬运工在帮忙搬货啊,是我多想了啊,我说道:“那干嘛呢,今天那么奇怪,突然要请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这不是很久没喝酒了吗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着间,突然给我使眼色,然后轻声说道:“快,报警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间,懂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真的被人胁迫了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关上了,我刚走到了里面就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回头看,好吧,后面两个大汉,把门关上了,封堵了。

    我瞪着王普,王普一下子耷拉了头,不看我,我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王普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我草你他妈的真的出卖我了!”

    王普看着我:“对不起,我是被逼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这几个什么人来的?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刚才来抓了我们,就威胁我,要把你给骗过来,不然就。”

    我打断他的话:“不然就杀了你是吧!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不是。是他们要当着我的面,轮了,仙仙。龙仙仙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女朋友在这?”

    王普指了指里面,然后又说了一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靠,然后你他妈的就把我弄来了,他们会杀了我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王普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,说道:“可是兄弟啊,我真的没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当着我的面这么对龙仙仙啊!对不起啊兄弟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你他妈的就能睁着眼睛看着我被人砍死,你他妈为了别人,为了你心爱的女人,就甘愿看着我这好兄弟过来送死是吗!那你又于心何忍呢?”

    他只是低着头,一句话都不吭,一会儿后,在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随着咳嗽的两声,重要人物出场了,是林斌。

    最强劲的对手,林斌。

    最狠,最冷,最阴险,最不是人,最变态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走了出来,后面跟着他的几个兄弟,林斌戴着个斯文的眼镜,刚开始见他,还是觉得斯斯文文的,可是,你仔细看着他,会发现,他身上,他表情,他眼神里,完全是跟别人不同的阴冷,阴险,甚至,看他一眼,都不想再看第二眼,觉得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过来,脸上带着笑,但细看,那根本不是笑,而是非常可怕的一种无法言语的表情。让人感到十分的不舒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