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1章 没能拿到确凿证据
    我去跟徐男请假,下午外出。

    然后马上出去,去了上次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,那中午摄入的食物中,的确含有了亚xiao suan盐,少量的。

    当然是少量的,我才喝了一点。

    妈的!果然是食堂有人要毒死我,她们安排食堂里了人,要弄死我。

    我让谢丹阳帮我查那在食堂打汤的监区女囚的资料,然后又让宋圆圆帮我调出那食堂的shi pin。

    不过,食堂里面的jian kong,只有一个,还是照着门口外,对于里面,没有。

    而这些打饭的女囚,基本都是从各个监区弄出来的,平时清洁啊,干活啊什么的,一个呢,监狱可以节省了人力物力财力,另外一个,女囚们通过各自的良好表现,可以到食堂等地方来当杂工,相比起每天去干劳动或者是关着,她们也乐意,而且有各种好处。

    就比如吃,她们肯定比在监室吃的好很多,能吃上跟我们狱警一样好的食物。

    但是,食堂对进入的人,要求都很严格,对于女囚,都是要搜身,换衣服,她们能带进去亚xiao suan盐吗?

    可是那亚xiao suan盐才不过一点点,如果能蒙混带进去,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。

    当我在查着这事的时候,宋圆圆给我说,有一次见到有个狱警,监区的,过去了那个打汤的窗口后,那个打汤阿姨给狱警打汤,那狱警偷偷的在接碗的时候,给了那打汤阿姨一小包小透明塑料袋子装的白色粉末,当时不小心掉在了打饭的窗口上,那打汤阿姨急忙拿过去了,除了宋圆圆,没人看见,因为很快,即使是有人看见,也不会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我问宋圆圆是什么时候的事,宋圆圆说上周一。

    具体的时间。

    上周一,对,就是那时候,我中毒的时候,那就是了,有狱警从打汤的窗口,给亚xiao suan盐给那阿姨,每次我去食堂吃饭,打汤的时候,她就偷偷给我下毒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些都是推测,我并没有拿到确凿的证据。

    又是吃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跟平时一样,去了食堂,这次,我带着手表。

    she xiang手表。

    可是,到了食堂打饭,一看,那食堂阿姨,两个都已经换了。

    妈的,我就知道,不该打草惊蛇,这下好了,真的都换了。

    就不该打草惊蛇,唉,都怪自己忍不住,为什么这样子!

    这下好了,也完全拿不到任何证据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两个食堂阿姨,真的都换了,一个后勤部门的,到了旁边来打菜,那个关键的监区的打汤女囚,调回去了监狱。

    又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康云啊康云,你等着吧。

    可是,我已经想整死康云很久了,却拿她无可奈何,可偏偏,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毒辣的办法,要将我置于死地,可我却连她踪影都踩不到。

    失败啊。

    回到了办公室,我冥思苦想,但也实在没办法把这女囚揪出来,因为我无法跨到监区。

    我又,败了这一筹。

    xing yun的是,早日发现了被下毒,否则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,死了估计还被贺芷灵,朋友们说是我玩乐过度,搞女人活活瘦死的。

    那就真的亏大了。

    身心俱疲,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却见,家里亮堂堂,谁换了灯管,有人在做菜。

    梁语文?

    第一个想法,自然是梁语文,因为只有她在我这里做过菜,急忙去看。

    却见,做菜的是贺芷灵!

    贺芷灵跑我这里来做菜干嘛?

    我愣了好久,不敢相信这一幕,这女人这段时间不是疯了,便是疯了。

    脑子坏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要缠着我,跟我磕死得了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她来缠着我,我需要我的自由。

    我过去,看着她,是,是个十分靓丽时髦的,耀眼的家庭主妇。

    可是,她跑来我这里干活做什么鬼啊。

    还跑来做菜,真当她是这里的一家之主了啊,还是我女朋友?

    可如果是我女朋友,我都不能碰啊。

    看着她戴着围裙,认真的炒着菜,我想从她身后抱着她,因为她屁股很翘,很结实,很健美。

    桌上有三个菜,西红柿炒蛋,这一类,看起来挺好看的,她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本菜谱,一边看一边做。

    我看看她,说道:“田螺姑娘?”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懒得答话,继续炒菜。

    我说:“要不你把我衣服什么的,也都帮忙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以为我做菜给你吃?你以为我会伺候你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几个意思,你来这里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没什么意思,家里远,懒得回,这里近一些,想做菜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信!你家里那么豪华奢侈,你不回去住,你跑我这里来,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要么闭嘴吃饭,要么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没有搞错,这是我家啊!我租的地方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我马上去找房东,给他双倍价钱,赔你,我租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没干什么,别烦我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她也不理睬我了,专心致志的做菜。

    好吧,既然你做菜,那我就吃吧,把我这里当她家了啊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看着几个菜做好了,她却不是一脸大功圆满告成的样子,而是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冷吧。

    冷就冷吧,我吃饭。

    我打了饭,我吃了一口,说道:“靠,这能吃吗,夹生的!”

    贺芷灵面无表情,她自己打饭,吃了一口,说:“你给我吃!怎么夹生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夹生了,你看这米粒,都发白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不吃就不吃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自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吧,提意见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拿了一罐啤酒,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她:“请问,你为什么来我家啊。”

    门外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我奇怪了,谁来敲门了?

    王普?房东?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放下啤酒罐:“你来就来了,你找你妈来干嘛啊!”

    我搞不懂她了,你说她来就来了吧,找她妈妈来这里干嘛。

    而且我这地方,她妈妈来了,让我多尴尬。

    贺芷灵直接无视我,然后去开门了,果然,外面站着个贵妇,是她妈妈。

    贺芷灵的妈妈,优雅的走了进来,看了看这里。

    然后我急忙站起来:“阿姨好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对我点了点头,然后轻轻走进来,东看西看,然后把包放下,我急忙叫她吃饭,她看了看桌上的饭菜,说:“我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那我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对我说道:“还不赶紧那碗筷。”

    好吧,催促我来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拿碗筷。

    拿来了碗筷,我递给了贺芷灵妈妈。

    贺芷灵却说道:“打饭啊,你给我妈妈打饭啊!”

    我靠你贺芷灵。

    我像个仆人,我去打饭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吃了一口,说道:“还没熟好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水放少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笑笑,说:“挺好的,琳琳都做菜了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问贺芷灵:“琳琳,最近怎么不回家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天天跟我说一些我不想听的,给我安排我不想做的事,我不回家。我住这里很好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这家伙,又把我当成了她的挡箭牌了啊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说你也太多了,我也不想说什么了,你开心就好了。可是你不能不回家呀。妈妈想你,爸爸也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你也不是孩子,也该为家人多想想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要再念经一样好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别这么和家人说话,她是你妈妈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瞪着我:“再废话一句?”

    我闭嘴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对我说道:“你跟琳琳在一块,也真的是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他委屈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委屈不委屈,我开心得不得了,每天活得快乐,自由,轻松,前所未有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站了起来,对我说道:“小张,你跟我出来一下,我有话和你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话不能这里说?非要出去说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看着我。

    只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跟着她出去到了阳台外面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小张啊,你和琳琳在一起,我知道她脾气,从小也宠惯了,任性惯了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辛苦,阿姨,真的,我一点都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笑笑,说道:“我懂的,你不用说客套话。其实,阿姨想拜托你的是,希望你能好好照顾琳琳,她虽然表面很强,可是呢,心里面还是很软弱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,我可看不出来贺芷灵哪个地方软弱了。

    坚硬得跟钢铁一样。

    贺芷灵妈妈说道:“住在这地方,对你们两人来说,是不是有点小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难道嫌弃这里然后,觉得亏待了自己女儿,要给我钱换个大地方吗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我可就照单手下,不会客气了,最好换个四房的住,套房,很宽阔豪华的,来吧,帮我租吧,如果买给我,我也不介意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