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8章 跟踪总监区长
    因为她用力抓住我的头发,我一下子间根本就无法挣脱开,情急之下,我直接双手抓往她胸口。

    随着自己所双手抓住了两边硕大,只听见啊呀一声,她松开抓了我头发的手,然后想要拍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果然是贺芷灵。

    我借着她护着她胸口的时机,直接把她推着往床上按倒下去,她倒在了床上,我死死压住了她,可是,她却突然的膝盖用力一顶。

    中了我要害,我叫都没叫出来,掉下了床,捂着肚子,要我的命了。

    她下了床,用手机照着我:“死了没!”

    我用力,强忍着疼爬起来坐在床上:“你有病是吧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没事你跑我家里来干嘛!我以为是我女朋友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喜欢你妈,你怎么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想进来就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回你家去,我这里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今晚就睡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在这边喝了点酒,不想开车回去,没开房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回去你来我这里?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。你到底怎么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疼痛感终于慢慢消失,可是还是还没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知道,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躺在了床上:“灯坏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开不了灯,而空调还是开着的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大晚上的,跑我这里来,我不以为你是鬼,还以为你是有人派来杀我的,还好刚才没直接拿着东西砸了你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你那身手,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让着你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那么多人会跑来杀你,你的命也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文涛想杀我,还有,监狱里有人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吗?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了,去弄了一下那灯管,用手机看了一下,发黑的灯管,应该是坏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里有人给我下毒了,亚xiao suan盐。你说我脸色蜡黄,嘴唇发紫,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她听了后,却说道:“怎么没把你给毒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死了你有好处吗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吧,因为我非礼过你,所以你要把我弄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怎么不先去弄死文涛,他比我还人渣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他最近是快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贺芷灵买通了他的那两个保镖,然后,想办法让保镖帮忙整他,这家伙住院好好的,心里烦躁,就开始用手机搜附近的人,然后搜到一个女的,接着他开始使劲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,把女孩子给骗来了医院看他,接着,两人在医院那病房里,发生了关系,然后,那女孩走了后,发信息告诉他,她是个艾滋病患者。

    文涛当即崩溃,这些天在做着艾滋检测,不过就是结果出来了他也是提心吊胆,因为这病毒有潜伏期,初期感染是查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家伙现在打算出国去做检查了。

    还是瘸着腿包扎着手蹦蹦跳跳去ban li出国手续准备出去的。

    我对贺芷灵说道:“你真狠啊,这么搞一个人,这家伙让你给整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女的是那两个保镖安排的,我给了他们一些钱,让他们帮我整了文涛,想不到他们脑子比我还好用。那女的是shang men的xiao jie,不过是没有爱滋的。但已经能让文涛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最好真的得了爱滋,死了这狗日的。”

    但一想到文涛这些天,都在崩溃的心情中煎熬,想来也真是够可怜的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,死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怎么,现在不心疼你的情郎了,舍得捉弄他,折腾他了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我调侃道:“话说回来,你这情郎真的是,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表面谦谦君子,风流倜傥,英俊潇洒,实际上内心龌龊,真不是人。真不是当初你怎么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看上他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枕头飞了过来,打在我头上,我接住了,刚好,今晚睡沙发要用。

    我去洗了澡,出来后,躺在沙发上,刚进来时,还是乌黑一片,现在,习惯了,可以看到她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是总说我身边很多女孩子吗。很多乱搞的女人吗。你就不担心我的床睡了很多女人很脏啊?”

    贺芷灵一扭头过来:“有吗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有啊,很多,你小心被感染了什么病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直接道:“语文是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,说:“算了不说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静静的,两人都不开口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贺芷灵说:“你女朋友跟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靠你女朋友才跟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你还知道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关你什么事呢。话说,你跑我家来,男女授受不亲,共处一室,这样不好吧,我名声会被你坏了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是吗。你的名声还能更坏吗,人渣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改我你手机上的备注名,我和你没完的我跟你讲。你怎么不标注文涛是人渣,为什么标注我是人渣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他连名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不是分手之前,存着的是,他,分手后就成了它。专指畜生的它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没你无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话说,你和文涛怎么认识的啊?你怎么会被这种畜生搞到手的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别烦我!睡觉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睡觉。”

    翻来覆去,有点睡不着,心里面有些想法,坏的想法,想跳床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我轻声问道:“你睡着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你睡着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应该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的下了沙发,然后轻轻的,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,然后,她突然一脚踹开我:“不许过来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不睡着啊!”

    回到沙发上,我说道:“其实我不是想搞什么,我就是想看看你睡着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有点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什么东西砸过来,乓的砸到了旁边桌子上,不知道她拿着什么东西砸的,是我的烟灰缸?

    好像是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喂,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她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是想不闭嘴,而是,我想问你,有人在监狱里下毒害我,要谋杀我,难道你不想帮我找出凶手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自己找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得,你厉害。你以后有难你也别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,逃狱的事情,你查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怎么这样子的啊。你这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终于爆发了:“你睡不睡觉了,不睡觉你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我晕了,这是我家啊。

    好吧,不敢吵她了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,贺芷灵已经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很早的就不见了,不知道去哪里了,像女鬼一样。

    我都搞不懂她到底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唉,可惜不是梁语文。

    休息一天,没去上班。

    去找了薛羽眉,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沙镇,转战后街,打算在这边站稳后,慢慢渗入市中心,我觉得,真正的考验,快开始了,和林斌对战,战胜他,是我们的终极目标,但是我知道,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但还是必须要去做。

    这家伙,不死不行。

    比文涛更加可恶一百倍,这种人,不去死怎么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和薛羽眉在她的酒吧里喝着酒,聊着,天快黑的时候,强子给我打来了dian hua,说已经跟踪到了我所ti gong的要跟踪的人,总监区长。

    让我马上过去。

    我马上过去了。

    强子是从监狱门口,跟着总监区长到了地质局旧址那边,那边有几个小区,这总监区长,应该住那里。

    然后我过去了,和强子会和了,强子说,总监区长被跟踪后,并不是进去小区里,而是去了门口一个大超市,进去好久没出来,她是自己开车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你们的跟踪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应该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等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等着总监区长出来,能抓住了她,威胁她,让她能说出来逃狱的真实事件,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靠在车椅上,下午因为和薛羽眉喝了一点酒,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就在我刚刚睡着了一会儿的时候,强子捅了捅我,拍醒了我:“你看,是不是那女的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就拿着我们总监区长的zhao pian,但他不敢百分百确定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就是她!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地方不好下手啊,她上了车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一辆轿车开出来,强子说:“就这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继续跟着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拿着对讲机,让后面的人跟上。

    后面还有一辆车,上面有五个小弟。

    两辆车一前一后,跟着总监区长的车后面开出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