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7章 公寓里不速之客
    又是那个监区过来的女囚,我已经怀疑她本身就是康云派过来的,这家伙过来完全是为了找事找茬来的。

    针对完了羊诗,把羊诗弄得滚出去了后,又开始来针对我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。

    康云恨羊诗,康云派她来搞鬼,搞走了羊诗,如今,开始对付我,对付我的招数更狠,直接就要毒死我。

    真够毒。

    可是,她也靠近不了我啊,如何能够毒得了我,她又能让谁来毒我呢?

    我让这两个女囚,分配到了一个新监室,隔离。

    把她们隔离开来,不然不知道哪天她们又开始凑在一起,闹出事来。

    然后,我开始要查那名监区过来的女囚。

    可是,刚要开始查,总监区长却下来把那名女囚给调回去的监区,说是之前工作失误,所以调了她过来,现在又调回去。

    这他妈的唬谁呢。

    玩一样的。

    想让她来就来,想让她走就走了!

    让她来破坏,让她来害人,然后现在又调走了。

    当我们过去的时候,就见总监区长和监区的一个队长来把那名女囚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拦着面前,她们说犯人的交接手续已经全部办好,今天就要带走。

    当看着我不太想让开时,总监区长开口道:“是想干嘛?抗命吗?不让带走女犯吗!”

    我只好让开。

    妈的。

    就这么眼睁睁的慢了一步,让她们带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真是傻,之前就没有对她仔细的问过,而现在,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我愤愤一拳砸在墙上,怎么那么蠢。

    回去了办公室,我想了想,然后找了谢丹阳,调出了这名女囚的资料。

    女囚是毒杀丈夫进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杀成,差点弄死了丈夫。

    这名女囚,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,她和丈夫两人,都是有名一流大学毕业,这名女囚是公司高管,女强人,做xiao shou做起,做到xiao shou总监的职位,丈夫是在事业单位工作。

    经人介绍后,结婚了,原本在外人眼中,两人的确是幸福,收入不菲,有车有几套房。

    可是,因为这名女囚自身的原因,要不了孩子,久而久之,丈夫开始不满意了,在父母的重压下,丈夫开始要和她离婚,两人的感情生活有了很深的阴影,然后就是经常性的吵架,接着,开始分居,一人各自住一套房子,最后,丈夫提出了离婚,但是女囚不愿意,因为对她来说,是非常的没面子,她拒绝丈夫的离婚要求,但是丈夫说如果不同意,就只能走法律程序,女囚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自己如果离婚了,家里的几套房子,都要分一半给丈夫,她又不乐意了,几套房子市值达三百万,况且,这几套房子除了一套是丈夫父母出钱买的之外,其余的全是她自己努力的成果买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,女囚开始心理崩溃了,不愿意离婚,更不愿意分割财产,而丈夫又逼迫着离婚,在离婚的时候,更是喊着一定要分到一半的财产。

    然后,女囚开始咨询律师,想要保住自己的财产,最终,她得出的结论就是,只有丈夫死了,才可以保住自己财产。然后,她开始寻找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杀掉丈夫的办法。

    然后,她真的找到了一种可以致人死地的,对,就是亚xiao suan盐,正是亚xiao suan盐。

    女囚对丈夫提出了,再好好过三个月,三个月后,她会签署离婚协议,大家各自安好,各奔东西。

    丈夫一听,妻子终于同意离婚,高兴的同意了,然后两人住在了一块,过上了貌似曾经的那种日子。

    然后,女囚开始每天做饭做菜,买来了亚xiao suan盐,接着,开始研究亚xiao suan盐的用量,测算,然后每次用多少的亚xiao suan盐下到饭菜里,给自己丈夫吃。

    丈夫高兴坏了,自己老婆终于同意离婚,而这两人开始度过最后的三个月,妻子还特别的温柔贤惠。

    而女囚看着自己丈夫每天吃下去,并没有意识到里面有毒,而丈夫却日益消瘦,女囚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然后,丈夫某天晕倒了之后,去了医院检查,检查出的结果是亚xiao suan盐中毒。

    丈夫的父母去医院了之后,看到自己儿子这副消瘦样,开始怀疑起这儿媳妇来,是不是儿媳下毒。接着,父母报警,然后,警方介入,认为妻子有很大的嫌疑,jing cha开始查后,女囚惶恐不安,急忙要销毁证据,把亚xiao suan盐全都扔掉了,可是,jing cha却在女囚的手机上,发现了她购买亚xiao suan盐的证据。而且,也查到了在家中的残留的亚xiao suan盐的实物证据,在证据面前,女囚承认自己确实向自己丈夫下毒的犯罪事实。

    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尽管女囚差点将丈夫置于死地,但是丈夫念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,丈夫还是原谅了他,并在法庭上为妻子向法官求情。

    不过,却是妻子用钱收买了丈夫,他才向法官求情,女囚同意将其中两套房子给自己丈夫,换取自己丈夫的求情。

    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故意sha ren罪,应当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。因其犯罪未遂,又鉴于被害人对被告人表示谅解,可酌情从轻处罚。最终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,才判了七年。

    谋杀亲夫啊,才判了七年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明知道她用的是亚xiao suan盐去毒害丈夫,但是,跟我有直接的联系吗。

    虽然我中毒也是亚xiao suan盐,但没有证据证明她给我下毒啊。

    我开始去调取jian kong,和沈月,兰芬兰芳,魏璐等七八个人,盯了好久的jian kong,就盯着这女囚了,却没找见她何时能接触我,给我下毒啊。

    而且,调取我几个办公室的jian kong,也没见到什么人进我办公室给我下毒,那到底是为什么中毒的?

    是谁去我住的公寓给我下毒吗。

    不会啊,我很少拿东西回去吃的。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难道,是食堂里面?

    监狱食堂里面吗。

    监狱食堂做饭做菜的人当中,有部分是女囚,包括打饭的,难道是她们给我下毒的?

    这都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我去食堂的时候,留多了一次心,我看着是谁给我打饭的,然后我不吃,我拿着塑料袋,去打包来办公室里面,然后让乔丁来看,确认有没有毒。

    可一连几次,都没检查出什么毒。

    搞的我神经紧绷,吃饭都不怎么敢吃了,每天就吃包装好的食品这一类。

    然后又去医院检查,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最近没怎么中毒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我坚信,定是康云所为,这个阴暗的敌人,一直躲在暗处,别看她每天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和蔼可亲样子,实际上,内心一直从来都没忘记过要把我除掉。

    真是郁闷,我却没办法对付她。

    这天,我约了强子吃饭,就在自家饭店吃的,喝了几瓶啤酒,和他说如果有空,帮我抓了两个女的,问出来一些我想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强子说现在不算忙,可以了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是侦察科科长,狱政科科长,她们本身都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,想要抓住她们,有点难度,还有,应该韦娜容易抓一些,总监区长应该也知道,我想了想,从总监区长下手比较好一些,所以,我打算让谢丹阳偷偷的弄出总监区长的资料,然后给强子,去守株待兔,抓了总监区长来问,到底监区女囚是不是真的跑了,跑了的是谁,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喝完了酒,我身心俱疲,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,这些天,都是被那亚xiao suan盐给害的,还都查不出来到底谁给我下毒的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中,我开灯,灯怎么打开不了?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而家中一片漆黑,但却很凉快,空调应该刚才开着的,有谁会跑我这里来开空调?

    我没走错吧。

    一看门牌号,没错啊。

    闻到房中有香水味,有人!

    是不是刺客,sha shou?

    我盯着房中暗暗的地方,之间一个长发的女子,背对着我,站着。

    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,女鬼。

    当然,世上是没鬼的,我虽然害怕,但我绝对不信有鬼。

    肯定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这轮廓,像,梁语文?

    梁语文!

    一定是梁语文,她回来了,没想到的是,她回来了!

    我冲过去,抱住了她:“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从身后抱着她的,我把头放在她肩膀处,好舒服。

    梁语文终归回来了,幸福感爆棚。

    手感很舒服,但是抱着她的腰有些不对劲,因为梁语文的腰挺粗的,这,是去外国瘦了吗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语文,你怎么瘦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而这香水味,也有些不太对劲,让我想到的是:贺芷灵!

    这女人是贺芷灵!

    我问道:“是你吗语文?”

    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,然后她往前一步,弯下腰,用力双手抓住我的手,狠狠将我一个过肩摔,我直接被她用力摔飞在了地上,啪嗒一声,好不痛苦。

    我急忙爬起来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我大声一喝。

    但是她却用力抓住了我的头发,然后就第二次把我往地上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