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4章 萌生原始的冲动
    这大叔,怎么尽是那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道:“大叔,帮帮忙,快点去吧,我来不及和你解释了。给你一千块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记着,你去那里了之后,你尽量的拖延时间就好了,不要说我给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好。

    然后我催促他赶紧去,我挂了dian hua。

    接着,我就在车上,催促阿强开车快点,然后听着qie ting器的声音。

    心里急得很。

    文涛那边没声音了,不知道到底干嘛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脱了贺芷灵的衣服?

    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心里太急了。

    上天保佑,不要让这厮得逞。

    我正在急着的时候,听到qie ting器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有人敲了文涛病房的门,文涛喊道,“谁!”

    有个女声:“检查。”

    文涛喊道:“我现在不方便,你一会儿后来!一个小时!”

    这家伙,想要折腾贺芷灵一个小时啊。

    应该是大叔侄女的声音:“不行,必须要检查。”

    文涛怒道:“妈的!那一个小时后不行吗!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:“不行,必须要检查,这是工作!”

    文涛喊道:“我现在不方便,没空!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:“那我就拿锁开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文涛只能去开门了,骂骂咧咧瘸腿跳着去开门了:“检查什么呢,检查什么呢!”

    然后,大叔侄女进去,说道:“在没有我们批准的情况下,你不能容留外人在病房过夜!”

    文涛骂道:“我留我女朋友过夜,这病房我给了钱的,那我怎么不能留着我女朋友过夜?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道:“那要去ban li手续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比如我去酒店,开房了,那我让谁来睡,关酒店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:“有很多酒店都是要登记,入住登记,这我们医院规定就是这样,你要容留女朋友过夜,必须ban li手续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好好好,她不过夜行了吧,她一会儿就走,一会儿就走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那好了,你现在可以走了吗。你打扰到我女朋友休息了!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道:“记住,在这里过夜必须ban li手续。”

    文涛不耐烦道:“好好好,我会的,可以吗!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问道:“那我要问一下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你问她什么,问她什么呢?有什胏hun meng实哪亍k谛菹3谒酢!?br />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道:“你回床上去。你的脚可别不小心再弄伤。”

    文涛要崩溃了:“那你叫我来开门啊,我只能跳着来开门啊,我的脚都是痛的,你可以走了吗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似乎找不到什么借口留在这里继续打扰他们,说:“回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:“知道了,你可以走了吗,我要等你走了才锁门啊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道:“另外,刚才陈医生让我对你的脚进行恢复检查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那平时不都是早上检查吗。怎么改晚上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:“是陈医生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我很好,没事,不用检查了,明天再来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说:“不行,这必须要检查。”

    文涛说道:“好,可以!麻烦快点。”

    大叔侄女让文涛把裤腿撩起来,然后检查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到了门口,赶紧的下车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很快到了里面,不顾门卫的lan jie,直接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冲上面去了之后,竟然在过道那里,没有看到文涛的保镖,奇怪,两个保镖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直接进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进去后,看到那女医生,大叔侄女,正好给文涛检查完了。

    然后大叔侄女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还假装和我们说道:“你们来看望病人,不要搞得那么大声!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文涛抬头看着我们,看着我,然后说道:“是你!你来这里干嘛!”

    我走过去了后,也不和他废话,对强子说道:“关门。”

    然后文涛急忙的想叫人。

    让手下过去直接按住他,捂住了他嘴巴。

    当然,是不敢伤害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里,伤害他会被弄到证据被他整死的。

    我过去,我看了看床头的一只写着英文的喷剂,然后捂着鼻子,对文涛轻轻喷了一下。

    按着他的两手下急忙也捂住鼻子,文涛都没得挣扎,就直接软趴趴的,倒在了地上躺着。

    这玩意,真的是mi yao,看来,他是用这个迷晕了贺芷灵的。把喷剂放好口袋里。

    原本要直接掀开被子,可是担心贺芷灵是裸着的,于是,轻轻打开了被子。

    没有裸着。

    穿着还是很好,文涛还来不及脱她衣服。

    我用手探着她的气息,嗯,活着,活着好好的。

    我掀开了被子,把贺芷灵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让他们把文涛那厮放床上去。

    就跟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走下去。

    那保安看着我们,我们刚才强行闯上去,他都没来得及登记,自然是看敌人一样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这豪华的医院,上去看望病人,在楼下都要登记,就跟进去豪华小区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拦住了我们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个大叔侄女出现了,说让他们出去,他女朋友喝多了。

    保安让路了。

    我让强子他们先出去了,让强子开车过来,我则是背着贺芷灵,和大叔侄女说话。

    我对她说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到底怎么了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我女朋友,上面我朋友,我女朋友来看望我朋友,我朋友竟然用药迷晕她,想意图不轨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怎么不报警呢!”

    我说:“第一,来不及了如果报警了他已经成功了,所以才拜托了你们。第二,我不想报警了让她声名狼藉。我朋友我以后不会再交往了,你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,就是报警也真的晚了,但是能整死文涛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是也挺难,首先,文涛的背景,家庭背景,确实深厚,未必能搞得他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贺芷灵真的名声不好。

    总之,把她背走了,逃离这一劫,然后让她醒来了,让她再自己选择怎么对付文涛,才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我问大叔侄女:“那两个守着那家伙病房门口的保镖呢,怎么不在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叔叔把他们支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你和你叔叔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开车过来后,我跟他要了一千块钱,给了她。因为身上没带那么多xian jin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,把贺芷灵弄上了车,跟她拜拜走了。

    强子问去哪。

    我说去我住的公寓。

    看着不省人事的贺芷灵,看起来睡得非常的香甜。

    强子并没有多嘴,和陈逊一样,他不会问东问西,他们自然都会有好奇心的,但是他们不会随口问来问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真正的聪明人。

    能在老大手下做事的人,是真正聪明的人,他们知道怎么做事做人。

    不该听的不听,知道了的也不说,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老板都会喜欢这样的手下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了公寓下,我说改天给钱他,他说不用了,然后我说必须要的。

    说了谢谢他。

    强子笑笑,别太客气了,老大。

    对,我是他老大。

    卧底很久了,始终没有做老大的自觉。

    我背着贺芷灵下了车,关车门后,陈逊挥挥手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我背着贺芷灵上去了,开门,进了公寓里,把她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这平日里,英气逼人,气场逼人的贺芷灵这逼人,睡得甚是香甜,还露着笑容,像个小女孩,我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,说道:“起来了,上班迟到了!”

    好吧,她是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去拿了一听啤酒,一边喝着休息,一边看着口袋里这只英文喷剂。

    这东西好用啊,轻轻一喷,就能让人晕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我朋友说,乙醚才能把人轻松迷晕。

    不过,就像乔丁说的一样,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医学才有所谓麻醉剂,要把人放倒更不是只有乙醚能做到。

    乔丁自己就能弄出很多迷晕人的药。

    不过,能让人听话的药应该是没有的吧。

    喝完了一罐啤酒,我洗澡出来,看着贺芷灵。

    突然,萌生了一种冲动。

    是的,最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想把她给正法了,可是心想,如果我这么做了,她会打死我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其实,她真的是个尤物,文涛对她念念不忘是有原因的,她的身体,真的是,不知道怎么说了,只能说,完美。

    我也是动过她,碰了她之后,如果平时有这幻想,想的最多的还是她,她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实在是,太漂亮的,太吸引人了,我有点收回不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我的手,轻轻伸过去,伸向她的扣子。

    以前我也曾经这么做过,没成功,可是这次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这样子了,我不信这次还不成了。

    打死我就打死我吧,谁让她太吸引人太美了!

    我是liu mang。

    我是她嘴里的liu mang,人渣,既然都liu mang人渣了,也无所谓办了这回,我不相信她会告我,但估计会打我。

    打就打吧。

    横下一条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