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1章 等待时机刺杀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后来又怎么去搞了?”

    阿棍说:“我没搞,我不愿意搞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唐梁清说你贩毒,吸毒。带了他吸。”

    阿棍握紧了拳头:“全都不是林斌那家伙给害的!有一次,我出去和人砍架,记得是和南城的人打的,两边人打了起来,那晚我们中计了,他们使计谋,把我们人带进去了一个坑里,然后分开了我和我手下们,我一个人被十几个人砍,我跑了。当时迷迷糊糊的,被送去了一个小诊所里,然后,醒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林斌。他用了毒品帮我镇痛,确实有效,救了我,但那个东西,一沾就上瘾,他是救了我,我对他感激得死心塌地!但后来我才知道,一切都是他设的圈套,南城那里他和那边的老大已经熟了,南城都在卖他的毒品,我这边他原本想要弄死我,可是觉得弄死了,我的手下们也不好控制,就用了这办法。当时我感激啊,他救了我一条命,就应承了和他合作,而我自己也染上了这个。然后养伤的那段时间,他说帮我处理帮派内的事情,然后我当时就想,这么好的兄弟,不给他帮忙,给谁帮,再说他很有头脑,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愤愤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可是,万万没想到,他是在夺权啊,去了后,他就开始用毒品,用金钱,用权势,换领导,换人把我安排的那几个领导都换了,还挑拨离间让我和他们闹不和,接着用了他自己的人后,控制我手下的人,包括,控制了我!没想到,没出一个月,我竟然从一个老大,变成了手下。我真没想到,他是一个那么有手段的一个人。然后,开始大肆的贩毒。而我在不知不觉间,被夺权了,钱也没了。自己也染上了毒瘾,这就成了我噩梦的开始!手下们也不听我了,我的毒瘾越来越深,为了吸毒,我开始倾家荡产,甚至,连阿清都被我给带成了那样!她开始跟我的时候,是被我逼的,但到了这时候,她还是对我挺好,一直叫我离开林斌,不要和林斌有任何关系。吸毒可以戒,可以找个地方戒毒了,重新开始,可我心有不甘,还想着夺权回来,但是毒瘾实在让我难受。后来林斌跟我说,如果我愿意给阿清一起吸毒,而且如果给阿清陪他一个晚上,他会考虑每天供给我所需要的毒品,而且,让我加入那些跑腿的卖毒的集团。我真是愚蠢,我不是人啊,我毒瘾烧身,我同意了,林斌那天来了我住的地方,然后给了我毒品,我那天招待林斌,让阿清和林斌喝酒,阿清不愿意,我半强迫阿清喝酒了,结果阿清喝多了,我开始让不省人事的阿清吸毒,阿清什么也不知道,吸毒了更是像一坨烂泥。林斌带着阿清到了我那房间,我却在外面吸毒。我怎么能那么做啊!”

    他自己顿足擂胸,哭着。

    我抽着烟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从来没和阿清说过这件事,阿清也不知道林斌碰了她。然后,阿清也染上了毒瘾,但是她还是较能控制自己,说要离开,可是我已经离不开,我开始贩毒,阿清随着自己毒瘾的加深,为了供给她自己吸食的毒源,也开始跟着我贩毒,你看过她zhao pian,知道她以前多漂亮吧,后来变成什么样了!变成什么样了啊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的确真的是不是人!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后来就这样了,一直堕落下去,阿清越来越变样了。从漂亮的校花,变成了瘦弱的女鬼一样,我也变了。从健壮的,像你一样身材的,变成了比现在还瘦的鬼样,最瘦的时候,只有七十斤!”

    他指着强子,以前有强子那健壮的身材,竟然吸毒变成了七十斤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他应该有一百斤这样的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现在戒掉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因为没有毒品的来源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后来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被毒瘾折磨得越来越痛苦,我的人已经全部被林斌控制,地盘也被控制,想要夺回来,那是不可能的了,我也失去了所有的希望,每天只想着有毒吸就好了。直到那一天,阿清mei mei来找了阿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唐梁洁,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小洁才读高中,来找了阿清,我们三人出来吃东西。小洁虽然只读高中,但已经看出我们不对劲,我们突然的暴瘦,她已经有所怀疑,吃东西的时候就问姐姐你不是吸毒吧,怎么那么瘦,她姐姐和我自然不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你看到她漂亮,连她不放过,强干了她,对吧!她才高中生!”

    阿棍说道:“不是我干的!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难道又是林斌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是。那天吃饭,林斌和几个人过来,看见了我们,然后就过来和我们一桌子聊了几句,目光在阿洁脸上看了几眼,然后就走了。第二天就找了我,说让我找阿洁出来,把她用药给迷了,然后让他处理。我知道处理是什么意思,可我什么都只能听他的,我知道这样不行,可还是做了,他一威胁我不给我毒品不给我再做这跑路生意,我就慌了。我那晚,就约了阿洁出来,我骗她说跟她说说她姐最近的事,她就来了,然后,我请她吃饭,在她饮料杯子里下了药,她懂什么啊,她像喝醉那样,晕过去了,我就扶着她,上了林斌的车,林斌带着她和我去了一个地方,林斌强了她,她还是个处子。禽兽啊林斌!然后,林斌还要我承认这事是我自己干的,因为小洁醒来肯定知道怎么回事。小洁直到第二天晚上,才醒来,我就承认了,小洁哭死了,去找了阿清倾诉,阿清打了我一顿,骂我不是人什么的,我已经无所谓了,只想着毒品。可我更没想到的是,那晚林斌为了刺激,给小洁吸了毒,她也染上了,我们自己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,她也就跟着我们吸了,后来出事了。她精神恍惚,过马路被车撞死。”

    阿棍抱着头,痛苦的抱着头,哭着。

    然后他抬起头,说道:“阿清就怒了,刚吸了毒,那天砍了我,我跑了,她跑出去,叫着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到处kan ren,在街上,被抓了,我去了一个黑医院,做了手术,恢复了后,就一直躲着了。我想给她们姐妹报仇,也要给我自己报仇,我就约了林斌出来,我要杀了他,可是他来了之后,我拿着刀都打不过他,被他打趴了,他的人冲上来打我,林斌开口说要了我的命,他们中有人抽出刀,我急忙跑了,拼命从那街道上跳下一条在挖的地铁站工程下,下面的积水救了我的命,我才能逃了。jing cha也找我,林斌的人也找我,他要弄死我不可。所以我去哪里都带着刀。因为没有钱,没有毒品,我倒是戒毒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林斌就是通过这手段,控制了那些地方,所以有了四联帮?”

    阿棍说道:“不仅仅是这个手段,他控制每一边的每一块底盘的手段都不一样,他是非常的阴狠,变态,有计谋的一个人。能把我玩得团团转。能把任何人玩得团团转。”

    林斌这家伙,听起来,劣迹斑斑,可怎么看,他外表都没那么坏啊。

    他得到的女人,必须要得到,得到了后,也不想别人得到,干脆想去毁了。

    人怎么能如此变态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的心计,深沉得如此可怕,就像阿棍说的,能把任何人玩得团团转,我又怎么是这种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才真正的像一条阴狠阴冷的毒蛇,盯着自己想要的猎物,然后,通过很卑劣的手段,得到他一切想要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现在,他还干这些事吗?”

    阿棍问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毒品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:“一直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问题是,他有很多个产业,房地产,科技公司什么什么的,还有什么运动馆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:“那些东西他是做,可是比起来毒品,那些赚的都不算是钱了。做毒品,收入,顶那些多少倍?还不需要多大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那时候不去告他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:“我怎么会有他贩毒的证据,他现在贩毒,他都不用出马,都是有人帮他做,即使是抓了那些手下,他也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被他这么追杀,你还留在这里干嘛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道:“我要找机会,杀了他!我要报仇!我死了也要垫背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哥,这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道:“再狡猾的狐狸,也会有破绽的那一天,都会有破绽的那一刻,我不相信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很佩服你,但我觉得,你用这种方法,很难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:“我知道是很难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