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0章 丧尽天良坏事做尽
    我看着强子,说道:“肯定是人的声音了。但是听起来,真让人毛骨悚然的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我从不信世上有鬼。”

    他走过去,捡起了一块石头,喊道:“出来!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坟墓刚下,唐梁清刚埋下去,有人刚死的坟墓,埋下去了,难道有人敢来这里玩?

    或者说,是看到坟墓搞的很气派,然后来盗墓?

    她妈妈之流的,可能以为有钱在下面,来盗墓?

    不过她妈妈是知道的啊,下葬的时候她和她亲戚都来了的。

    那这人是谁?

    肯定是人,不会是鬼。

    强子喊道:“出不出来,石头砸过去了!”

    我也捡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手电筒照过去,那比人高的草丛,看不出来,什么都看不出来,到底是人是鬼是怪兽,或者是幻听,亦或是唐梁清的冤魂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的走过去,强子拿着的石头飞了过去:“出来!”

    石头砸在了淹没人的草丛中,里面没动静。

    强子又捡了一块石头,在我准备扔我手中的石头的时候,强子喊道:“趴下!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草丛中站起来,然后一块石头从他手中砸了过来,两人蹲下,石头从我们头顶上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靠!是人!

    然后那个草丛中躲着的人马上飞速从草丛中出来,往山边跑去,强子骂了一句你妈的。

    马上追上去。

    我也马上跟着追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在前面那个人跑过了小庙后往山上爬的时候,强子抓住了他的脚,一把拉着他,用力扯下来,那家伙直接就被扯回来扔在了马路上。

    然后强子冲过去对着他踢了一脚,准备踢第二脚的时候,那个人突然抽出了一把,一按,刀刃弹出来了。

    强子看着这男人,我用手机手电筒照着:“强子小心!”

    强子对我说道:“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我站着,没过去。

    强子对我说:“用手机照着他的脸!”

    我用手机手电筒照着那人的脸。

    那个人瘦弱干巴,满脸胡子,大热天穿着长外套长裤子运动鞋,长头发遮住了眼睛,活像个搞艺术家的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,对着强子。

    强子后退一步,突然手中的手机向那家伙砸过去,那家伙来不及躲避,手机砸在他脸上,他啊的一声闭上眼睛,就这时,强子猛扑过去,手抓住那家伙拿着刀的手腕,用力一掰,那家伙被一个擒拿术,那只手被反过来折在了后背,啊呀一声,松手了,刀掉在了地上,然后他跪在了地上,喊着疼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捡起那把刀。

    强子把他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强子直接把他的另一只手也弯过来,然后扯下他长外套,直接用袖子绑住了那家伙的双手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家伙,这边这只手上,一道触目惊心的环着小手臂的伤疤。

    我记得,唐梁洁说的,她男朋友,被她砍掉了手臂。

    我过去,一把抓住那家伙的脸,转过来,手电筒一照,哟,虽然瘦了许多,胡子很多,但看起来,就是那家伙,正是我看过的zhao pian上和唐梁清合照的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和林彬和唐梁清合照的那个。

    我对强子说道:“眼熟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唐梁清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强子问道:“为什么用石头砸我们!”

    他看着我们不说话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为什么来这里?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唐梁清的男朋友,你可能来祭拜她的,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我们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强子搜他的身:“竟然想和我打架!”

    强子作为龙王的左膀右臂,保镖一样的,当然是有一些功夫的。

    一般人打不过强子,不过,当然不能和黑珍珠那一流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黑珍珠都不是人的。

    强子从他身上,搜出了两百块钱和一包烟一个打火机而已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骗吧。你来祭拜,怎么没有带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带了,那个袋子仍在草丛里。”

    强子看了看我,我说道:“先把他拉回去那边!坟墓那边,看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拉着他过去坟墓那里去。

    结果一找,真的在草丛那里找到了他买来的祭拜品,水果,蜡烛,香火,纸钱。

    我把这袋子东西扔在了他面前,说道:“既然是来祭拜的,放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不行,那他为什么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说:“你们先扔我石头的!”

    我对强子说:“放了,让他祭拜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拿走了我手上拿着他的那把,然后解开了那人的衣服袖子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手臂,明显那只手上有触目惊心伤疤的手,是不灵活的。

    他拿着香,用打火机点着。

    有点风,点不起来,我们过去,帮他点了。

    他说谢谢,然后烧香,拜了。

    我们看着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你们是唐梁清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是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你们帮她下葬了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是。

    他说:“谢谢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你害死了她们两姐妹。我可听说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竟然说不是你!唐梁清死之前,都跟我们说了!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不是我就不是我!我一直想和阿清说清楚,可是我都不敢露脸找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因为有人一直在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谁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不是刚才以为我们来追杀你,所以对我们下手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的仇家可是林斌?”

    他一惊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阿清和你说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他是四联帮的老大,坏事做尽。”

    他叹气了一下,说道:“就是他害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!”

    他跪在了唐梁清的墓前,说道:“阿清,对不起,小洁,对不起!不是我害你们的,我也是被逼的,生前我没来得及和你们说,死了,我也不能说清楚了。阿清,我好后悔以前没听你的话,走到了这一步,阿清,你对我那么好,我却这样对你。我不是人!不是人啊。”

    他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的,我不懂他到底说的什么,一下子又说不是他害的,一下子又说对不起她们。

    他然后絮絮叨叨的哭着,强子和我抽着烟,等着。

    等他祭拜好了后,我说道:“找个地方谈谈,你没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既然你们是阿清的朋友,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去,上了车,然后开出来外面街道上,坐在了一个烧烤摊那里。

    点了一些吃的,这家伙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我则是喝着啤酒,吃着一点东西,强子也是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我给那家伙倒酒:“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过来咕咚咕咚喝酒,好像好久没吃饱,没喝过酒一样了。

    等他吃饱了,他拿出烟,一包三块钱的烟,发给我们一人一根,然后他自己点上了,神仙一样的抽着,看起来,甚是享受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以和我说说你和唐梁清,还有林斌之间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唉,说来话长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挑要紧的说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以前是个混混,在东城那一带混的,人称棍哥。你们叫我阿棍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不错嘛,在东城混。市中心那势力很大了。”

    阿棍说道:“我那时候,也有几十个小弟,天不怕地不怕,看场子,打架,抢地盘,后来,开赌。那时候风光,有钱啊,后来认识了阿清,阿清还是学生,她那时候很漂亮,经常有人带她出来夜场玩,有人介绍她给我,我就认识了,在小弟们的怂恿下,我就追了她,她也愿意和我一块,因为跟了我有钱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等,说你怎么追求的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那时候阿清不是愿意跟我,只跟我出来喝酒,玩,不愿意和我上床,我使了计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在她喝的东西里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这点和唐梁清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之后,阿清就跟了我了。如果这么下去,我也没什么的,但我认识了一个人,林斌!我恨透了这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恨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那时候,有个大超市的经理介绍他给了我,说他很讲义气,做金融的,有钱,而且想和我合作做生意,我就认识了。我没有什么不敢认识的,身边小弟多,我胆子也大。认识了他之后,他也不和我谈什么生意,每天带着我去吃喝玩乐,带着我去旅游,甚至去游轮上赌博,而且给我找陪的女的,全都是模特。我认识他之前,以为自己很有钱了,可他那生活,才叫真正的有钱。这么一段时间后,我和他已经很熟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见过你,还有唐梁清,还有他一起的zhao pian,是一起去玩的时候拍的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是,一起去玩的时候拍的。这个家伙彬彬有礼,斯斯文文,谁都想不到是头狼啊!”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啤酒,说道:“当我很羡慕他的生活的时候,他和我说,我开赌,搞着这些事,看场子什么的,虽然能赚钱,但是,并不是很赚钱,他有一门很大的生意,如果我愿意搞,不到一年,我比游轮上的那些大老板还有钱!我问他是什么,他说是贩毒。我不同意,我搞这些,被抓最多判几年,搞那个,被抓会被枪毙的!而且特别的害人,我心里还是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,还是有点良知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