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9章 奇怪的声音
    这帮唐梁清妈妈带来的亲戚,开始高声骂不给钱就拆了坟墓,挖了坟墓什么的。

    强子点了一支烟,看着她们叫嚷。

    我看着镇定的强子,强子是要打算一个人干掉一群人吗。

    强子对这帮喊着要钱的人说道:“谁有种上去碰一下坟墓?”

    没人出声。

    然后还是唐梁清妈妈说道:“三万不给,至少也要两万五!”

    这帮亲戚开始应和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里的一块砖头,一棵草,你们要是动没了,就等着死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什么三外公喊道:“我们是本村的,这村头的,还怕他不成!”

    说着他鼓动这些人上去。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竟然先上来,拔掉了刚才我点的香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喊道:“给不给钱,不给就去拿工具,拆了!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往路上看,所有人往后面路上看,从城区方向,开进来了四辆小车。

    然后停在路边,第一部车下车的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,另外几辆,是十几个小混混。

    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一手拿着烟,一手拿着手机,然后迈着螃蟹步大摇大摆的朝这里走上来了。

    老远的就和强子打招呼:“强哥!强哥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然后带头的那家伙,和强子握手,发烟。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等人这些亲戚看起来都认识这帮人,急忙的往后退,看着这帮人。

    然后带头的那家伙,问强子:“强哥,什么事了,dian hua里叫我叫人过来,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强子指着前面的这帮唐梁清妈妈亲戚们,说道:“我朋友不幸去世,下葬了,这帮人来闹事呢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看了看墓碑上,然后说道:“是阿清啊。”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唐梁清妈妈,说道:“喂,你不就是唐梁清妈妈,你想要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强子对我说道:“这帮人是这里的地头蛇,平时也是开赌,搞保护费的,帮人打架看场。老相识了,这几个想跟我们龙王哥,龙王哥嫌他们太不听话,而且还搞涉黄的生意,就一直没让他们加入。他们不得不给我们面子,我们如果要兼并郊区这小块地方,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说道:“洪哥,他们是阿清的朋友,他们说把阿清葬在这里,这占了我的一块地,我拿一点钱不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那洪哥的破口大骂:“你他妈是人吗!这他妈的是你女儿,你还要钱!人家来给你女儿下葬你还跟人家要钱!要你麻痹钱呢?你不是敲诈吗!你还有良心吗?是你女儿啊!草。人都死了你还要钱才给埋?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给了三千了,现在反悔了,不乐意了,要三万才愿意。”

    洪哥说道:“强哥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转头他又骂唐梁清妈妈:“给了三千了,还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说道:“这块地那么大,我这都做不了田了,我说要两万多块钱,也不过分吧。”

    洪哥说道:“你他妈的敢跟强哥要钱,你就摆明了要和我过不去!我警告你,再闹一分钱都不给你!把那三千吐出来!你们还敢来闹,我让你们闹个够!我天天让十几二十个兄弟去你家里去陪你绣花!我警告你们,如果这个坟墓缺了一块砖头,或者怎么样的,我他妈的你们我全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等人,没一个敢吱声。

    强子走上去,到了唐梁清妈妈面前,说道:“抬头看我!”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抬起头。

    强子突然两巴掌甩过去,啪啪两声,打得她妈妈直接捂着脸颤抖哭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畜生,禽兽不如的狗东西!”

    我走上去,也给了她两巴掌!

    然后她哭都不敢哭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那些人,都害怕得看都不敢看我们,都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阿洪,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到了路上,看到唐梁清妈妈那帮人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谢谢你了阿洪,有空去找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那洪哥问强子:“强哥,关于我们这边的工作,事业,你看看龙王哥有没有兴趣谈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阿洪,有些生意,龙王哥的确是没有什么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阿洪说道:“强哥,那你说龙王哥能带我做什么,我这里那些听起来不好听的声音,我都不搞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回头我问问龙王哥吧,你也别着急好吧。”

    阿洪说道:“谢谢强哥了。我们去吃饭再聊,喝几杯酒,我这里有自己酿的酒厂,是正经生意,好喝着呢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可别是酒精兑水,放瓶子就是好酒了啊,可会喝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阿洪说:“咱哪会那么缺德。走吧我叫人备下酒席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改天吧阿洪,我那边有很忙的事,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阿洪再三劝去,强子再三推辞。

    然后他挥挥手,叫一个小弟过来,那个小弟拿着两条好烟过来,递给了强子:“强哥,你难得来我们这里,却没空和我吃一顿饭,让我尽到一点情分,这样吧,这两条烟你一定要收下!”

    强子拿了烟,说:“来你这里,打扰了你让你帮忙,还拿了你的烟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阿洪说:“客气了强哥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那这边这地方,帮我好好看着。”

    阿洪说道:“强哥你放心好了,他们敢动一块砖,我弄死他们。回去了你和龙王哥提一下,带兄弟我一起发财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行了,你也放心,我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拿着两条烟,走向我们的车。

    阿洪跟我们道别了,我们上了车,强子开车,走了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对付这种人,就要用这种办法才行,跟他们谈钱,谈个屁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刚才还多想抽她几个耳光,都觉得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没人性的东西,一家子也全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想到那块地盘也是你们管?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还不算我们管,没接收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:“收下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其实还有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帮人因为抢地,和隔壁的那几个村都有仇,经常开打,如果我们收下了他们,他们也可能会改了涉黄涉赌,可是他们既然跟了我们,一旦他们和他们隔壁的几个村开打,我们不能不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所以龙王哥一直在考虑这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又接受了人家的烟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没事,以后他们有什么问题的,需要我们帮忙出面解决的,我们出个面也可以了。那时候他们还和环城帮的有过节,人家环城帮来他们这里赌钱,和他们吵了,就打了吧。势力没那么大,却去惹环城帮,不是找死嘛。好在我们出面了,调停,不然的话早就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了一声。

    强子伸手一摸,突然说道:“我东西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掉?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我的盘。上面有着后街腾龙酒店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腾龙酒店?”

    强子刹车,调头,说:“可能刚才在打dian hua的时候掉了,在坟墓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去拿啊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他调头回去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什么腾龙酒店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龙王哥不是开了一家一家饭店,在旁边又接手了别人的一家酒店,改名字为腾龙酒店,这盘,是那些搞总设计的给我的设计资料图。从整体到客房。都有的。那设计师出国了,说不要搞丢了,我还没来得及备份就弄丢了,这不是麻烦了。龙王哥还说要加紧施工,一个月后就要开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很要紧啊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:“本来说放好的,一时间忘了。”

    他几个口袋都翻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肯定在坟墓那边吗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上去坟墓的时候,我忘了放在车上,然后给阿洪打dian hua拿手机出来,我还摸到了盘,心里还想着一会儿一定把盘放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别急,我们一起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车子很快的开回去了郊区,从那弄堂边的路开进去,到了田园然后村头山脚。

    我们下车,赶紧的打开手机手电功能,去唐梁清墓地边找盘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全黑了。

    因为唐梁清墓地边,全是草,而且天黑,找起来难度不小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就在刚才强子站过的那地方开找。

    用手拨开,一会儿,蚊虫什么的就飞来,亮光的手机前飞了好多小虫子。

    好在,一会儿后,强子高兴道:“找见了!”

    我过去一看,一个银色很小的钥匙扣大小的盘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还好找到了。不过,这盘也太小了吧,怎么不容易丢啊!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他们给我的就是这样的,现在的盘不像以前,反正都是那么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走吧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往下走。

    突然,听到身后,卡擦,石头砸在石头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坟墓后面,有石头砸下来,砸在石头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是一个特意的咳嗽一样的声音,咳嗽出一半,好像故意忍着,但是更是像被石头砸到了然后忍疼不敢发出的那种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回头。

    我感到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有鬼?

    世上哪会有鬼。

    强子看了看我,说道:“听这声音,像是石头砸到了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离我们并不远,坟墓在后面十几米,而那个声音就在坟墓的后面那堆草丛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