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8章 厚颜无耻一家人
    我奇怪了,张嫣吃着好好的,哭什么啊?

    我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,触景伤情?还是怎么的,哭了?”

    张嫣说道:“谢谢你对我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你好的人多了去。”

    张嫣说:“都怀有目的的。谁对我真正的好,我知道,我心里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有目的,别的男人想什么,我就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嫣说:“你还有善良,很多的男人只有那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其实我眼睛只有那事,你知道我今天被她解开皮带的时候我想什么吗。我心想,妈呀,被强见就算了,还那么丑的一个女人。如果换成你,我就是被强死了我也含笑而死的!如果被她那么丑的强死了,我就是死后肯定死不瞑目,变成厉鬼。”

    张嫣破涕为笑,说:“以前在学校真的没发现你那么能说会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你从来没接触我,眼睛里看不到我,直接穿过我了,怎么会发现呢。越有味道的男人,就隐藏越深,你就越要细心的去发现,耐心的去挖掘。”

    张嫣说:“我想吐了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了。

    张嫣说道:“你有个很缺点的优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嫣说:“你虽然对人好,但是对谁都好,所以你的好,变的不值钱,如果我是你女朋友,我一定被你气死,对人好就对人好吧,怎么能对谁都好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对更喜欢的人会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嫣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笑着的时候,对我不经意的一撇,像是故意,又像不是故意,一下子掠得我心跳浮动。

    我记得于晶晶和我说过,说张嫣是个狐狸精,很有心计。

    可我觉得,她确实是一个外交上的高手,是个强者。

    她能很掩饰得住自己的情绪,很多人进来监狱,特别是越漂亮的女孩,就越是受不了这落差,心理会情绪化,就连于晶晶这样的,甚至还有薛羽眉那样的强人,到了监狱里,都会自暴自弃,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但是,张嫣就不会,她当然也会难过,也会难受,可是她能很好的控制好她自己的情绪,而情感关系,人际交往中,最最重要的,就是自己情绪的稳定了。

    多么优秀的人才,多么突出的技能,多么努力的耕耘者,在情绪稳定者面前,都黯然失色。这便是情商,高情商,能稳定住自己的情绪,判断该做好自己所该做的。

    张嫣在监狱中见到我的时候,和于晶晶一样,都十分的反感,因为是故人,都不想让故人看到曾经别人眼中辉煌的自己走到这最落魄的一幕,可是张嫣很快的就调整好了情绪,社会的历练和她那高情商,让她懂得如何去做,她选择了妥协我,和我合作,争取得到我对她最大的照顾和帮助,用她的金钱和身体作为付出的代价,获取我的好感。也许她并不太愿意面对我,更不愿意付出金钱和身体,可是她深知人际交往的规则,往往也是她这样的人,在社会上被人骂的人,在哪个地方混,都能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也许在外人看来,这人说话巧舌如簧,八面玲珑,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也许说的话做的事都不是她想做的,但是她让对方得到了愉悦,或许一些刚从学校进入社会的年轻人,觉得自己非常的个性,但就是因为这所谓的个性和别人的格格不入而导致自己四面碰壁,却美名其曰不为五斗米折腰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还说自己性格就是这样,你能怎么样,但是自己到处碰壁,却不知悔改,能怪谁?

    我很喜欢和张嫣这人交往,因为明知道两人就是在交易,但这交易,让我们两个都很互补,她从我这里得到了利益,我当然也从她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一些东西,而她都毫无保留的,让我感到最大的快乐。

    那轻颦浅笑,低眉婉转之间,道不尽的妩媚xing gan,xing gan校花女神,绝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让我唱一首歌吧,用你那火红的嘴唇,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。

    强子和我说,已经下葬好了那个姑娘,唐梁洁,和她mei mei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我让强子开车,去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傍晚,天阴沉沉,我们站在了唐梁洁的墓前。

    墓地搞的还挺豪华的,用的好瓷砖装修好了,而墓碑上是用她妈妈名义刻的碑文,唐梁洁,唐梁清,人活着真不过是蝼蚁。

    碌碌蝼蚁,生老病死,聚散离愁都象浮云。

    死了以后不留下任何痕迹,其实都是孤独来,孤独的去。

    有没有妈妈,这一刻,都一个鸟样了。

    我烧香,插香,烧纸钱。

    问了强子花了多少钱,然后给了强子。

    不过强子说,在这之前唐梁洁mei mei唐梁清的坟墓里,并没有唐梁清的尸骨,一问才知道,唐梁洁妈妈在唐梁清死了之后,偷偷把唐梁清给配阴婚,嫁给了邻村的一个没结婚病死了的男的,他那家人给了唐梁清妈妈三万块钱。

    唐梁清妈妈美名其曰给阿妹死后找个好人家,实际上,就是在赚自己死了的女儿的钱,但是她不敢给唐梁清和她爸爸知道,一个,是唐梁清肯定和她闹,另外,就是怕唐梁清爸爸跟她分钱。

    我真想揍她了,连自己死了的女儿尸骨都能拿来赚钱,怎么世上有那么恶毒的人啊。

    而没有了尸骨,只能,放唐梁洁曾穿戴过的衣物下去,然后,挖出来,重新和唐梁清的骨灰合葬了。

    而唐梁洁妈妈拿了三千块钱后,很不高兴,可能是看到我们给唐梁洁搞的墓地很豪华,看起来我们好像有钱的样子,觉得要了三千块太少了,那天拿了钱后一直嘟嘟囔囔的。

    还剩下十几万,好吧,那些钱我不会给唐梁洁妈妈的,我留着吧,有空我会来看看这墓地,活着不能好好过,死了难道也不得安生吗。

    不过,有她妈妈在,自然是不能安生的。

    在我烧香的时候,她妈妈就来了。

    又来闹事了。

    她妈妈知道了我们来,就召集了她们村里的一些亲戚,来围着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强子看了看他们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看着唐梁洁妈妈,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小兄弟啊,你是阿洁的好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在监狱里,是她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那,阿洁没说留下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她估计是在想,那么有钱搞这墓地,是不是唐梁洁留下了很多钱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提醒我道:“没有跟你说留下什么钱什么的吗。她活着的时候,还没进去监狱的时候,可跟我说她跟她男朋友做大生意,有钱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唉,这命苦的我女儿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我看着她,看她想要玩哪一招。

    阿强去旁边打了dian hua。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指了指这墓地,说道:“小弟,你看这坟墓,你们之前说要这片的,可是很明显你们要了比你那天和我说的更多出来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,的确是,那天我说要那么小块,但是他们来建坟墓,搞出更大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女人又想用这借口捞钱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这没来看,你们就搞了那么多,你看这地你们也要了,我也不能拆了坟墓,好歹你们再给我一点补偿吧,不然我这地就少了一些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村头这地,能值钱什么,而且是自己女儿葬着的地方,这家伙都来这么砍价!

    他妈的真不是人,畜生不如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想怎样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给个两万块钱的,让我也心安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突然的狮子大开口了,看到我们给唐梁清下葬的坟墓很豪华,认为我们有钱,不搞多点钱不行了,旁边的那些村民,也开始自称是她唐梁清大舅小舅,二外公四外公四外婆的,开始和我们说道理,说占了地,就要钱啊什么的。说要两万已经算少了。这下坟墓晦气,不跟别的能比的。

    这一家都是什么人!

    强子打完了dian hua,过来了,对我说道:“别给她钱,那时候下葬,她明明在场,搞的时候,她不说,搞好了,她说占了更多的地!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那时候你也没问我啊,我这伤心啊我也没看!谁知道你们搞的就占了那么多了!你们来下个死人,我以后也不敢来这里这块地做农活,好歹补偿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不可能给你的!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那不给,你还想下?没门!我就把这坟墓撬起来,把这块地方撬到这里,这才是你们说要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敢!”

    她亲戚们叫嚷了起来:“敢不敢?这块地是我们家的,我们给不给你是我们说了算,我们就是全挖了起来,挖了坟,都是合法的!”

    我感到十分的愤怒:“这是你们家的女儿啊!你们是她舅舅,外公外婆是不是,你们还是人吗!她死了没葬身之地,你们不去料理后事,不给她好好入土为安就算了,她现在都埋了,坟墓搞好了,你们还要重新挖出来!”

    有人厚颜无耻的说道:“这女人出去了吸毒,搞不三不四的,我们早就不当她是我们家人了!她本来应该跟她爸爸的,她爸爸都不要了,什么人。她死了本来就不关我们事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应和道:“对对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