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5章 继续折腾文涛
    zhao pian上,真的是林斌。

    我看来看去,没错,是林斌。

    zhao pian上写着日期,是三年前拍的。

    林斌怎么会和唐梁洁照相?

    我指着林斌问唐梁洁妈妈: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我见过,也不知道叫什么,有一次和阿洁男朋友开车来门口等阿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是唐梁洁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指着林斌说:“这个不是,那个才是。”

    说的是那个和唐梁洁合照了好几张zhao pian的才是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个是她男朋友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是啊。这男朋友,不是什么好人咯,吸毒,贩毒什么都做啊。害得阿妹死的,也害得阿洁的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这家伙就是唐梁洁嘴里的那贩毒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,林斌为什么和她那贩毒的男朋友混在一块?

    难道,林斌也是贩毒的?

    我指着林斌,问她妈妈:“这个呢。也是贩毒的?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这个贩毒不贩毒不知道,这个后生仔开奔驰宝马的,只来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这张zhao pian能不能给我。”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说:“你都拿去吧,这两孩子都死了,留在我家里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只要这两张。”

    一张是姐妹合照,一张就是有林斌的那张。

    林斌为什么和唐梁洁,还有唐梁洁贩毒的男朋友合照呢?

    奇怪。

    肯定是朋友的,但是,那个是不是林斌的手下,林斌是不是贩毒?

    我对唐梁洁妈妈说道:“这两天我们会找你,你去帮忙把唐梁洁骨灰拿来,然后我们负责安葬了,搞完了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她哎哎哎的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我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对强子说道:“你明天过来,找这女的,和她去ban li了唐梁洁的后事,把她和她mei mei合葬了好好埋了,搞个好点的坟墓墓碑,然后把这个zhao pian复刻出来,弄到墓碑上,以她妈妈的名义上碑的吧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还以她妈妈的名。她妈妈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办法,毕竟还是她妈妈。去办吧。钱我出。到时候报我花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好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,看了这林斌的zhao pian好久,想不出来所以然,如果能找到这唐梁洁的男朋友就好了,这家伙害人不浅啊。

    就能问出来,林斌是不是贩毒的,或者还有些什么线索,能搞死林斌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我觉得我这想法有些天真了,怎么会那么容易,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薛羽眉给我打来了dian hua,约我过去吃饭聊聊。

    下班正愁着去哪里吃饭好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坐在她的饭店里。

    她指了指对面的酒店,彩姐的酒店很多条大红祝贺幅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彩姐开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昨晚和她们的人打了一架,小规模的。我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能打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的手下多半是以前霸王龙留下的人,是很能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既然她一定要和我们为敌,那只能先灭了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随你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也不想看到这样子。是她自己容不得我们。大家和和气气做生意多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你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还开了赌场,还做了我们都不敢做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xiao jie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前她就是靠着这些行当发家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想她是不是太过于自我膨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知道,反正我觉得,她如果用心来做,心狠一点,她确实会做出成绩。你也别想着能一口吃掉她们,彩姐头脑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觉得她和你在斗气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之前觉得是。现在我觉得不太是,她不知怎么的,更想着收回了这些地盘,发展壮大。可能是旅游休息够了,又有了野心,想要打下一片江山。开拓辉煌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如果你是我,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打就打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可如果要打,未必能打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会吧,那么低估了你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们的人打架不是他们对手,地盘拉得太长了,又不能把很多人都压在了这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能不能你们和我们联手,先除掉彩姐她们。她的生意酒店饭店我不管,但我只要她们的人不过来骚扰,不过来和我们打架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彩姐的人去给了黑珍珠就算了,现在彩姐要和薛羽眉开战,我要帮薛羽眉吗?

    看着我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把她的人都拉给了黑珍珠,现在又要对付她,之前还蒙受她大恩,才走到今天这一步,她对我向来是好,我这么做是不是太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利益面前,说什么是不是人的。你知道她不会是对付我们而已。占了这里,下个对手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这样做,但我不想对付她。如果她有一天那么做,我再对付她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实在打不过她吗?那至少也能维持像现在这样各占一边的对峙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对峙?她动不动就找我们麻烦,这个背面敌人不消除,我们怎么安生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说道:“让我来一起对付她,我真的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自己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喝了一点酒,我问道:“你和维斯交男朋友,可是你们分隔两地的,这里你都给他管了,帮他管了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忙什么,你不怕他和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我只操心我能不能报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他到底忙什么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比这里重要很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可以透露一下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比这里能赚钱得很多的项目,什么项目,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理解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:“你自己有什么打算,可以和我谈谈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说过了,和你说了,在后街站立起来后,一起和你们发展过去市中心,和四联帮的搞起来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黑珍珠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不会管我们的,她自己做的生意,行业,和我们基本没关系,只要不去侵犯她,她才不会和我们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那现在后街到底是谁占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现在入了西城帮,拉了西城帮过来,想要占了那里咯。还有你们占了一点地方,而黑珍珠,就像钉子户一样管着那酒店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那如果我把人都拉过去后街,就像在沙镇这边的,一人管一边,你觉得可以吗。我想把人多点拉过去,就当是打过去市中心的桥头堡,把人,都安顿那里。然后你一边,我一边,我们联手,一起过去市中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啊,我就是这么想的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我担心的是黑珍珠那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放心吧,如果有什么,我会和她说的,虽然她那人很难沟通,说服不了,但她不会那么无聊和我们开干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那这里我就放弃了,把饭店什么的都di jia转了,彩姐她们在这里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可考虑好,这里是你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打下来,也为了是进驻后街,现在都实现了。那里虽然也能赚一些钱,但赚这些钱也不是我最大的目标,而且我如果还在那里呆着,还要和彩姐缠斗,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好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那如果我们过来了这里,彩姐还打过来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不好意思了,我可不会看着,到时候,我们联手,他们又能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,那我就把这些店都给转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又和薛羽眉喝了几杯酒,我便打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公寓,用手机,开始jian ting文涛的那录音。

    这家伙恢复了不少了,都开始接客了,好多人来他病房看望他了,他一些朋友都对他表示了关心:怎么脚也断了?上次不是手断吗?

    然后这家伙不耐其烦的和一拨人又一拨人解释着,说自己刚出院的门口,就被撞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朋友亲戚的说怎么那么衰啊。

    衰?

    我要让这家伙一直衰,不然他好一点,他就开始各种干坏事。

    看来,这几天他还要休养,也难下得了床,还没那么快能出院。

    等他出院,我要继续折腾他。

    不要怪我了文涛,是你自己先折腾我的,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让我不好过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