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4章 画的一模一样
    回到公寓后,我打开了那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把钱拿出来。

    数了一下,果然有二十万。

    没有,没有毒品。

    二十万啊。

    虽然我平时挺能赚钱,但我真的不知道赚钱那么多为什么都入不敷出,基本没余粮。

    如果这二十万,去首付一套房子,那我也有房子了啊。

    如果去买个车,也是一个挺好的车子了啊。

    我的人生爬上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不过,我怎么能对得起人。

    虽然这钱是脏钱,但我却不能黑吃黑。

    唐梁洁已经死了,我就是侵吞了这钱,谁知道。

    好吧,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这么做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上班。

    我把小凌找来了。

    小凌来了后,问我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唐梁洁的事,想拜托你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我道:“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关于唐梁洁的后事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让我去料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凌明显不太乐意:“张指导,这人家家人都不管了,你去管这个干嘛呢。你和她也只是见了一个面,和她是朋友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昧着良心说道:“唉,虽然说,不是朋友,但是那天见了面后,她回去就自杀了,还是我自己治不好啊,心里愧疚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你也说,那是毒瘾,治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心里就是愧疚,毒瘾是毒瘾,也是心魔,治不好,我终究觉得自己愧疚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些得了绝症的,去做了手术,医生都说治好的可能性基本没有的,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一个去地震救援的救援队,挖出来一具已经失去了的生命的尸体,都会默哀,心里愧疚,这尚且是一个经过我治疗的病人呢。小凌,麻烦你了。这料理后事的费用,我来给,至于给她下葬的地方,我去看看吧。给你五千辛苦费,去吧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则面子推不掉,一则是因为有五千块钱,小凌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下班后,我决定去唐梁洁的父母那边看看,再决定到底给不给这对人渣父母钱。

    不过,我这么贸然登门,可不好。

    我打dian hua给了强子,让他去弄来两套jing cha的衣服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穿上,阿强问我要干嘛。

    我说了要去的目的,当然我没说因为是唐梁洁留下了二十万块钱,而去看她父母。

    我只说去看看这对不给女儿收尸的人渣父母长啥样的。

    先按着唐梁洁给的地址,到了那个弄堂,到了那里一问,找了唐梁洁父亲家里。

    据那些人说,唐梁洁父亲因为和外面一个寡妇勾搭上,和前妻常年吵架,便入赘来了这勾搭的这寡妇这里来。

    他经营着一个小小便利店,有些秃头,样子打扮都很像火云邪神,拖鞋四角裤洗的发黄的背心,不过是瘦子版的火云邪神。

    见到他,坐在便利店的门口,拿着一份彩的报纸看着。

    我说明了来意,我说是监狱的狱警,跟他说他女儿唐梁洁出事了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漠不关心的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大伯,你看,唐梁洁都这样了,你是不是去看看她,料理一下后事。”

    他挥挥手,不耐烦说道:“你找她妈妈去,那时候离婚,她都判给了她妈妈,我有什么资格去料理。话说回来,你们监狱为什么不赔钱呢,还要搞什么尸检!”

    说到要赔偿,他终于正眼看我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伯,她是自杀的,不是我们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滴溜溜的看了看我们,然后说道:“没有赔偿你shang men来找我什么劲,别烦我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父亲,还给他钱做什么,草!

    我和阿强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去找唐梁洁的妈妈。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就住在弄堂的附近的一个老房子里,唐梁洁爸爸跑出来后,她自己也找了个新的男人,那男人吸毒斗殴,判刑刚出来,唐梁洁妈妈就和他搞在了一起,然后就住在了那个房子里,后来有了个男孩,也就不管不顾唐梁洁姐妹了,也难怪唐梁洁会变成这样,家庭都这样了,想不变坏,可能吗。

    唐梁洁妈妈就在家里,透过那破旧的木门,见到她正在小院里绣花。

    她奇怪的看着我们两个。

    我说明了来意,说是监狱的狱警,来这里跟她说一说唐梁洁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一听,没了兴趣,回去继续绣花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了院子里,我和她说希望她去料理她女儿的后事。

    她却问你们给钱吗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说那还要我们自己给钱,凭什么,你们让她死了,就自己给处理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不是我们给她死的,她自己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在你们监狱死了的,你们不处理,还让我去处理,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她担心她花钱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撇嘴,对这个一看样子就势力小气的女人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顿了顿,我说道:“对了,我听说她还有个mei mei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口气,就跟死了一只家里养的狗一样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说,她们两好歹是你女儿,你怎么那么漠不关心的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漠不关心关你什么事了,两个女儿,都去吸毒了,活该死了!这从小到大,只吃只喝只穿只花钱,一分钱不给家人,就去死了,早点死了也好!省得我还养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的这是人话吗!她们可是你女儿!”

    她说:“喂,你想逼着我去给她埋了,不可能!”

    好吧,这种母亲,老子也不可能去听唐梁洁的话,给她钱了。

    不如拿那笔钱来给唐梁洁弄个好墓地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她mei mei葬在哪,我们给她料理后事,也要给她下葬的。”

    她妈妈说道:“梁村的村头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梁村在哪。”

    她妈妈说道:“就在这旁边的路进去的那个村子,很多个坟墓的那里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能带我们进去吗。”

    她妈妈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下,站起来,说道:“那,我带着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突然的热情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说好。

    她收好了绣花,然后让我们先出来,然后她才出来,锁好了房门,很大的一个锁,接着,跟我们上了车,车子往小巷子开到楼房后面,是一大片农田,一条路往里面的几座山,开到了山脚村头,在一个村头寺庙路边,她妈妈说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然后她带着我们到小庙对面的山脚,这里很多坟墓。

    然后她妈妈带着我们到一片荒芜的田中,指着其中一座低矮的坟墓,说是这个。

    连个墓碑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连墓碑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妈妈说道:“她死的时候才几岁,我们给下葬在我们田里,都很好了,还给立碑,哪还有这样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那我们可以把唐梁洁埋葬到这里来吗。和她mei mei埋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她妈妈说道:“这个啊,这块田是我的啊,我们家的,虽然我不做田地了,可是,这也占了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说道:“那你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唉,jing cha同志啊,我就实话说了吧,这我打算还继续种田的,如果种田,你在这里弄个坟墓,会影响我一些风水的,占了我一块地方,我的收成就少了一些,你看你能给我一些补助就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靠,难怪她突然那么热情了,原来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我说虽然不给她一大笔钱,但是至少让她去把唐梁洁骨灰领来了,埋了后把坟墓搞气派一点,然后给她一点钱,看来指望她去做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把这块地圈了一点说道:“我是她的朋友,我给她ban li后事,你去帮忙领取骨灰走程序,然后把这点地给我,我给她盖坟墓,你看需要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眼珠子滴溜溜转,然后高兴的伸出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我问:“多少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五千。”

    我还以为她说五万,那可真的是狮子大开口了这家伙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,不能轻易妥协,不然她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行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jing cha同志,我还要来去,去ban li要路费的,要误工的,我还出了地的。”

    妈的去ban li自己女儿的丧事,都讲路费误工,这种母亲也是真的千年难得一见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两千!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三千,三千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两千五。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说大道理。

    我说:“行,那就三千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那你什么时候给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下葬了之后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要耍赖哦,如果你耍赖,到时候我会把这里都掀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在威胁我,如果不给钱,下葬了弄好了的唐梁洁坟墓,她就撬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好妈妈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家里有她zhao pian吗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不知道,找找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回到她家里,她去了里面,进去之前,担心我们碰她什么的东西,她还收好了那些门口的绣花,鞋子什么的。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这种人,我,我就想给她几巴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她出来,拿着一个灰尘满了的相册,拍了拍,说:“就只有这个了,是她那时候最喜欢看的相册,我一直要丢掉,没找到,想不到今天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拿来给我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灰尘,然后打开了相册。

    相册上,果然是唐梁洁的zhao pian。

    柯达胶卷。

    那是好多年前的zhao pian了。

    最早的应该是前四五年的了。

    有她童年的,少女的zhao pian。

    童年的没几张,少女的多点,特别是穿高中校服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中一张,她和一个清纯的女孩站在一起,就是这个,她给我画的,她mei mei的zhao pian,和她站在一起,笑颜如花,这画,竟然是吻合,一个样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人才。

    她没有骗我,以她这靓丽清纯的美貌,说是校花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对比起现在被毒品残害的她,可真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感慨,唉,好好的两个女孩,就这么全毁了。

    她妈妈又拿出来了几张zhao pian,说道:“这几个她以前扔掉了垃圾桶,我捡了回来放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见是唐梁洁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照,这是她男朋友吧,然后,有一张zhao pian是三个人的,唐梁洁最右边,中间是那个亲密男人的,最左边,林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