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2章 女囚真的自杀了
    我想了想,关于逃狱的事件,我觉得还是想问问小凌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道:“等会儿等女犯劲过了后,再带回去吧。对了,小凌,我好像听说,你们监区,有女囚逃跑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嗯,逃跑过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问:“逃了?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逃了,又全部被抓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她们封锁消息得挺好啊,连小凌这监区的狱警,都不知道真相?

    不过,也有可能小凌是骗我的。

    毕竟我对小凌还没有到很深入了解的那地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因为听到这些,挺好奇的,担心自己监区也出现这些问题,就问问,然后加强防御,防止女犯逃跑。不然,出大事啊。我们可要完蛋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她们是挖了地道,我听说。那时我也不在,她们当晚就解决了,全抓了回来,该处分的处分,地道也被给填了。然后监区那几天到处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唐梁洁,已经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莫不是已经死了吧。

    我们进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耷拉着头,软弱无力,嘴里喃喃着:“拿来,拿来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我带她回去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带她回去吧,好好和你们监区领导说一下。哦对了,晚上有时间吧,一起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晚上,可能没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又说叫我请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改天吧。我请你也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给唐梁洁开了锁。

    唐梁洁精神恍惚,半闭着眼睛,任小凌带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深叹一口气,然后回到办公桌前,拿着唐梁洁画的那张两姐妹的画看着。

    外面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就在办公室待着了。

    心想着,今晚就不出去了,下大雨,实在不想出去,而且出去也没事做。

    快下班的时候,办公室dian hua响了,我接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的声音,那特别的金属感声音:“你来我办公室一趟!”

    然后dian hua啪嗒挂了。

    你来我办公室一趟?

    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。

    监狱长想干什么鬼?

    是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我心想着,会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拿了一把伞,然后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监狱长办公室,却见有监区监区长韦娜在,还有小凌也在,还有监区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我马上意识到,是不是唐梁洁出事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沉着脸。

    我估计多半是唐梁洁出事了,可她却刚刚从我办公室过去啊。

    我跟监狱长打了招呼,但我不和韦娜打招呼,这该死的老女人,老子迟早整死她。

    我问监狱长叫我来有什么吩咐。

    监狱长对监区长韦娜说道:“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监区长韦娜说道:“唐梁洁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吃惊道:“唐梁洁死了!”

    韦娜说:“是,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小凌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刚带回去了监区里面后,她疯了一样的爬去后面那带着电的高墙,触电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一下无力放下。

    她是说她想死了,她也说她要去死了,可是,没想到她会那么快,就去死了。

    韦娜,这群害人的狗东西!

    我攥紧拳头,恨不得当场打死了她。

    监狱长问我道:“你刚才给她做心理辅导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的。但是她病的很重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道:“jing cha也来查了,我们也通知了她们家人,可是她们家人拒绝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狗屁父母!

    草。

    自己女儿死了,还不来认领了?

    监狱长问我道:“她去你那里,和你说了什么,她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犯毒瘾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:“她有毒瘾?”

    韦娜说道:“监狱长,她是有毒瘾,犯了好几次,以前在戒毒所也待过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张河还说建议把她先送去戒毒所先强制戒毒了再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不是已经在进来之前去过了吗。不是已经戒了吗?”

    韦娜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韦娜自己说道:“监狱长,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的又犯了毒瘾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:“都戒掉了,怎么又犯了!”

    韦娜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都戒掉了,怎么又犯了,问韦娜啊,他妈的还卖毒品给犯人,这帮吸人血的吸血鬼!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不过也算了,犯人的家属都不管不问了。还好他们不管不顾。”

    摊上这样的父母,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好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问我:“她是和你最后说了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什么都没和我说,她过来后,就一直在疯狂的大喊大叫,什么话都没说,我知道她犯了毒瘾。因为她一直喊着给她毒品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:“好吧,没事了,回去吧。韦娜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小凌等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出来了外面后,我问小凌道:“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就是刚才说的呀,进了监区后,她就疯了一样的去爬那有电的墙,然后,被电死的,等我们让人把电关了以后,她已经,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看你好像一点都不怕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在监狱呆久了,什么样的没见过,还有什么怕的。就像那些医学学生,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恐怖死尸,也都习惯了,再怎么见,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我:“你刚才为什么骗了她们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什么骗了她们?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唐梁洁明明和你在你那办公室聊了很多,你却说她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有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都听到唐梁洁和你聊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听到我们聊了什么内容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不知道,只知道你们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确实是聊了一点,就是关于她后悔吸毒的事。现在被毒瘾弄得生不如死,她说话也是没什么逻辑,东拉西扯,我都不知道她到底说什么,然后监狱长问,我懒得解释,就直接说她什么都没说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唉,真是悲剧,一个好好的女孩,就这么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有些怜悯唐梁洁,这样的女孩,会是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吧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一起吃个饭吧,现在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:“现在出去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啊。我想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好吧。那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在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去换了衣服,然后出去了监狱外面,门口等小凌。

    雨虽然小了,但是还是下个不停。

    我跑进去了不远处的那小店里。

    果然,吴凯在店里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,说:“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啊,最近很忙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有伞吗。”

    他给了我一把伞,我问多少钱,他说你拿去吧。

    我接了过来,说道:“王普最近没找你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找我,可是我在这里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工作好吗?”

    在这小店卖东西,往监狱里送东西。

    没什么发展前途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有钱赚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也是,一个月赚的比他在王普那边做事赚的钱多多了。

    我说有空喝酒,然后出去了外面等小凌。

    她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拿着一把伞,行走往外面。

    路上都被雨水冲刷满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公交站,小腿膝盖下去的裤子,都湿透了,好在都是穿拖鞋。

    等来了计程车,然后我两打车去后街。

    我对后街很熟,再者,那条街,我有一定的势力,去那里,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去了后,直接进去了龙王开的那饭店。

    当然,那里面的人没人认识我的,那些fu wu员也好,经理也好。

    因为下大雨,平时爆满的饭店,只有坐了一半的客人。

    我们要了一个小包厢。

    我点了菜,然后让小凌也点了菜。

    两人吃着聊着。

    我问小凌监区是不是挺什么的。

    小凌问我挺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:“挺乱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乱是肯定的,那么多重刑犯,情绪不稳定不说,一个一个的命案的就不少,加上个个脾气暴躁,很难管。最怕就是让她们聚集在一起,那多半是要闹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到监区是很难管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不过监区的狱警是最赚钱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我倒是知道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是好奇你以前怎么去读的这心理学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时,其实也就是心血来潮,也不知道怎么报读的了,呵呵,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也挺好的,跟医生一样,都让我挺敬佩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不太一样,呵呵,没医生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觉得你比医生还厉害,医生救死扶伤治病,你是直接把要想死的心理疾病的女囚给治得不想去死了。多厉害。比那医院的医生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哈哈,你高抬我了,要不要来点酒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喝红酒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点了红酒,然后倒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