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1章 毒瘾犯了
    可是我如果要这名女囚和我合作,把贩毒的狱警给挖出来,就不能不依靠她的帮忙,可她现在这鸟样,时时想死的,我可还能怎么利用她啊。

    我问她道:“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唐梁洁,妈妈姓梁,爸爸姓唐,给我娶了这名字。结果,呵呵,她们在我们姐妹长大后,各自在外面有人,这名字两个姓氏我都不想要了,真是讽刺。”

    家庭原因,所以造成的下一代变坏的可能性很大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打算去死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是打算去死了。不,不,我没打算去死,可是这折磨,我痛不欲生,我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也不报仇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怎么报仇,我都这样子了,我还能怎么报仇。那些狱警在我发疯乱喊的时候,说要弄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因为我叫她们给我毒品,我喊了她们名字,她们害怕了别人知道,她们商量着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知道不知道你已经很危险了!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知道又有什么用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反正我都这样子了,还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贩毒的,都是害人的,难道你不想,把她们绳之以法,给你报仇,也为了别人吗!不让她们再害人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来我很难说服她,因为她已经被毒品折磨得疯掉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难道也不想报仇了?把那个害你的男人绳之以法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恶人有恶报,他会有报应的,有报应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居然会相信有报应这事,呵呵,那我真不知道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她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能给我一支烟吗。”

    我给了她一根烟,给她点了,她狠狠的吸着,吐着烟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你不戒毒,你就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回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都是你自己的选择,你想怎么样,就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可以帮我一个忙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忙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拿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什么钱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以前,在外面,帮他贩毒的时候,偷偷存下了一笔钱,二十万,不是很多,他每次贩毒,上百万上百万的流水账。我偷偷存下的,xian jin。我用塑料袋包好,放在了我和他以前租住的房子的楼顶的一块隔热砖下面。你帮我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然后拿来给你吸毒?”

    她笑笑,摇摇头,说:“五万给你,十万给我妈,五万给我爸爸。我妈我爸虽然不是人,可至少也养我和mei mei长大了,我妈对我们其实还算好吧,如果不是因为我爸找了别的女人,她也不可能去乱来,然后不管我们的。既然我都要死了,就给他们留点东西吧,让自己心安。我知道这钱是不干净得来的,我也不知道你靠得住不住,我更不知道你会不会拿去给我爸妈,或者你拿到钱就占为己有了,可能你拿到钱报警了。但我死了,我不能让拿钱给跟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说道: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该不是我去打开来一看,是一袋,那我他妈的就被枪毙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哈哈一笑,说:“一袋,你知道如果那么一袋,值多少钱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,可是拿钱是不干净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抽着烟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吸,说道:“给我五万报酬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要是愿意,全部都拿了,然后回来骗我说,你给了我爸爸妈妈也可以。反正,我求的是心安。他们已经有各自的家庭,我和mei mei都是他们的耻辱,他们不会来看我,就当从来没过我这女儿。想到小时候的那一家欢乐的幸福,我做梦都想回到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哭了。

    我抿了抿嘴,说道:“好吧,我愿意帮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在哪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给你地址,画图给你,我也给你我爸爸妈妈家的地址。给我纸和笔。”

    我拿给她一本笔记本和笔,她用膝盖垫着。

    她画着,写着。

    我走到了窗边,看着窗外,乌云沉沉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左右,她说画好了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她说能不能再给她一支烟,我给她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拿来笔记本看的时候,我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,她画的,简直就是绝了。

    那一笔一划,就像用尺子量出来划的,就跟建筑设计大师笔下出来的建筑图一个样。

    那栋她租住的那栋楼,多少层,窗户,楼顶,旁边街道,银行,楼顶上,竖着数第十块砖,横着数第十二块砖,那就是她藏钱的地方,她画的,艺术图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的生日是十月十二日。那些钱,藏在竖十行,横十二行的那块隔热砖下。”

    就如同画家在空中俯瞰快速写实出来的艺术品,关键是,她还是凭空想的那里而画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然后另外一张纸写着她爸爸妈妈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以前是学美术的?”

    她说:“爱好,以前最大的愿望,就是做一个女画家,女艺术大师,可以像那些优雅内涵,知性的女子一样,开画展,全世界开画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如果我不堕落,我可能会成功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会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你想知道我以前长什么样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什么样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她拿过去纸和笔,这只是水笔,到她的手中,竟然像是一只魔术笔。

    她拿着笔,然后想了想,说道:“先给我一支烟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烟她已经抽完了。

    我给她又点上了一根。

    她说:“麻烦你不要看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走到了办公桌前,坐下。

    看着她认真的画着,我扭头继续看窗外。

    她在速写,我回头看看,她完全沉浸其中,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她看起来最为开心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后,她说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走过去看。

    她给我。

    画的是两个人,她说道:“这是我,这是我mei mei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速写画上的两个清纯女孩,都是穿着高中校服的样子,短裙,洁白的校服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mei mei唐梁清,和我同校,好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漂亮?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,大眼睛,学生短发,学生装,清纯美丽,背景是学校运动场,有树,有教学楼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好怀念那时。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叹气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突然开始颤动起来,我知道,毒瘾又犯了。

    她开始变得极为狂躁起来,然后她喊道:“快点走开,走开!”

    我急忙拿了笔记本什么的,放进去了抽屉中,然后快速走出外面去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任她在被锁着的铁凳子上疯狂乱喊乱叫。

    在门外,已经不见了小凌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听着里面她的疯狂乱喊声,撞击声,我十分担心她会弄死了自己。

    我急忙又开了门进去,看着她,她的确是用头撞击着铁凳子,嘴里大喊大叫,看到我,她喊道:“去,去拿钱,买毒品,给我,给我!先拿你的钱来买,好吗?好吗?然后你再去要那些钱,好吗,好吗!”

    她撕心裂肺的狂叫,然后我看她,似乎是要把铁凳子给弄散架一样的疯狂。

    我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可能去了戒毒所,会好吧。

    门突然被推开,是小凌。

    我走了出去,推了她出去,关上了门,任由唐梁洁乱喊乱叫了。

    小凌问道:“她又开始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发疯,是毒瘾犯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道:“毒瘾犯了?”

    我担心小凌知道这些的,可能还是参加这些犯罪huo dong,但想了想,小凌应该不会是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她不会帮了我,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。

    可是,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和她们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毒瘾犯了,犯人在外面染上了毒瘾,到了这里,还带着毒瘾,我建议呢,你们监区把她送去戒毒所什么的去治疗。然后再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她以前就在戒毒所待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能没全部戒除,再带去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那我回去了和监区的队长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一定要记得,不然的话,你们控制也很麻烦。戒毒所有很科学很好的治疗仪器,让她恢复了,再带回来监狱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好吧。不过这申请下来也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的确挺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领导安排了,如果她们真的认真办事,就很快,不认真,就很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