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0章 贩毒集团
    在小凌的陪伴下,我胆子就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看到了那女囚惊悚的可怖样子,我有些害怕,见过这样疯狂的女囚很多,但这么不要命,像鬼上身的自己主动要求撞死的女囚,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想着她刚才的面目可憎撞的满脸是血的样子,我都感到十分的可怕。

    全身汗毛都倒立了。

    走了进去后,小凌比我胆子还大,她蹲在了女囚面前:“喂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女囚全身微微颤抖,然后眼睛翻白。

    小凌按她的人中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抽搐了一会儿后,女囚渐渐的恢复均匀呼吸,然后眼睛不翻白了,看了看我们。

    她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我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用纸巾沾了水擦掉她脸上的血,额头上开了口,有了伤口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心理咨询办公室,你总是叫着自杀,所以把你送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小凌把她扶着起来,坐在了凳子上,女囚哭泣着耷拉着头:“让我去死吧。让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干嘛口口声声喊着去死呢,活着不好吗。”

    女囚动了动手上的手链,说道:“我活着,生不如死,太痛苦,让我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对我说道:“你和她聊吧,我在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再次出去。

    我问女囚道:“你怎么了?遇到什么打击了口口声声喊着去死。”

    女囚叹息一声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说说看,或许我可以帮帮你,我是心理治疗师,也许能治好你的心病。”

    女囚说道:“谁都治不好我了,我已经病入膏肓,没药可救,只能去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也不用那么灰心,你看你现在说话逻辑,都很清晰,说明你精神方面并不是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女囚说道:“精神方面没有什么大问题,但我身体已经垮了,我的意志垮了。你赶紧送走我,不然会害了你,赶紧送走我,不然会害了你!”

    我更是奇怪了:“为什么呢?怎么会害了我呢?”

    女囚说道:“送走我!送走我!”

    她又开始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说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能害我吗。”

    该不是也是被迫害妄想症吧,总觉得有人害她或者害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女囚抓着自己的头发,痛苦的苦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生来就是一直在害人,一直在害人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说看,我愿意倾听。你说出来吧,说出来了,心里也好受些。”

    她的口水流下来,她呵呵了一声,然后像个傻子一样,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喃喃道:“我是害人,生来就害了人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她又耷拉下头,叹气,然后抬头,问道:“可以给我一杯水吗。”

    我过去,给她打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她咕咚咕咚喝完了,然后把杯子轻轻放在一边,说道:“我要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说话前言不搭后语,根本无法沟通,看来是不是真的柳智慧来了才能拯救得了她了。

    但柳智慧已经不在监狱里了。

    我又如何能救得了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人生那么长,活着不容易,何必轻易去死呢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的,撩起手臂的袖子,让我看看她手臂,她说:“这里,到处是针眼,还有,我大腿上,全是!”

    抱歉,我没敢看,因为,我真的很怕看。

    原来,是个吸毒的女囚。

    刚才,是犯了毒瘾了。

    看来在外面,就是已经有毒瘾的瘾君子了,犯了毒瘾后,痛不欲生,所以叫喊着要去死。

    好吧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吸毒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是吸毒,是注射毒品,!那是害人的东西,没有它会死,只要沾上了,没有它,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千万不要去碰,任何人,都千万不能碰。那是害人的东西,害了你,还要你去害人。害了我,还要让我去害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看看我申请给你转去戒毒所那边,或者是ti gong一个强制戒毒的场所给你,让你戒毒,你看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她惨笑一声:“我无药可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没自信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自己了解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想要毒品,你能给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给不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有钱才要得了,没钱要不了。有钱就能拿得到,我没钱了,所以拿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才喊着拿给我拿给我,原来就是叫我拿毒品给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你忘了这里是监狱吗?有钱你也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有钱就能拿到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难道在你监区里,可以拿得到?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说道:“就是因为买得到,所以我才成了这样子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在我们监区买得到!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,你说的真的?谁卖给你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一些狱警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该不是乱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连说了几个狱警的名字,还说了她们的号码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拿给你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给她们钱,她们卖给我。我就是到了这里面后,毒瘾才越来越深的。等我发现我回头不了,已经晚了!没有毒品,我会死。我会死掉。她们害了我,不,不,是我自己害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能给我说说详细的情况吗?”

    她呵呵了一声,毫无表情,然后僵住的一样,的,口水又流下来,说道:“你知道吗,我以前,在学校里,是校花,你相信吗。是我们当地三中的校花,初中校花,高中也是校花。我为什么变成那么丑,变成了这样,毒品害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她是个美人胚子,我呵呵说:“是吧,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漂亮啊,追求的人多啊,家里爸爸妈妈天天吵架不管我,我就天天出去晚,晚上不回家啊。反正那么多男人给我吃喝供着,但我出去玩,我是不会和男人乱来,直到有一天,遇到了那个男人,让我吃了mi yao,然后,qiang jian我。再后来,让我吸食毒品,我当时傻啊,就吸了,他用毒品控制了我,让我帮他贩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后来,我和他住在一起,我mei mei来找我,这个男人,却背着我,偷偷把我妹给qiang jian了。引诱她也吸食了毒品,我妹可是学校里的好学生啊!她才高二!一天吸食毒品后,精神恍惚,回家路上被车撞死了,我打算杀了他,我吸了毒后,壮起胆子,没能杀死他,砍了他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别人说你杀了人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别人,谁是别人。砍了他后,他跑了,我就跑出去,在街上疯狂kan ren,见到男人就砍。砍伤了七个人,有个差点死了。我就被抓了。强制戒毒,也成功了。到了这里后,见到一些人吸,我就问她们从哪里弄的,我也花钱买,我那时候有钱,我在外面,骗了那男人不少钱,慢慢的,花完了,这几天,我没有了钱,她们不给我了,要让我死了,要让我死了,让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磕磕巴巴,逻辑也不清晰,但我听出来她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她说道:“让我死吧,让我去死吧,我不想活了,我活得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子,然后她们监区的把她当神经病送来了这里,她现在说监区有人贩毒给她,别人也都说她是个神经病,是疯子,疯子说的话,谁能信呢。

    但是我相信,韦娜的确就在干这事,因为这个利益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能发大财啊!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别那么灰心,先去戒毒所吧。”

    她呆呆的说道:“戒不掉了,戒不掉了,我会去死了,再也活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你老是这么悲观干嘛呢,不要总是那么悲观好吧。你想想看,你要是死了,就一了百了,一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会吗,会一切都完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难道不会吗。”

    她目如死灰:“那就都完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有脸面见你的mei mei吗,你死了,你有何面目见你mei mei?你死了,你父母谁来管?你死了,你那男人害你的那男人还在潇洒,你难道不报仇!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没脸见我mei mei,让我遮住我的脸去死吧。我父母从来也不管我,我不会管他们!那个男人,不知道跑去哪里了,我怎么报仇,我怎么报仇?以我的力量,怎么能报仇?我这辈子都出不去了,还能怎么报仇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自己声嘶力竭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真是个窝囊废,就这么死了,我都替你mei mei感到悲哀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对不起她,对不起她,我来世再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人安慰自己的时候,总是说来世。这不是自欺欺人吗。”

    我想让她振作一些,让她帮我找出那些人贩毒的证据,那些监区的人贩毒的证据,我整死那帮人,如果是韦娜搞的,最好把韦娜也弄死了!

    把这个贩毒的利益集团,连根拔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