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9章 叫嚷自杀的女囚
    大叔打了dian hua后,他堂侄女说好的,叫我过去。

    大叔说,就是他堂侄女,把他介绍进来这医院的,还是走hou men进来的,不然以他的岁数和各方面的条件,都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人生果然处处是关系啊。

    我说让他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刚才不小心忘了钥匙放上面没拿来。

    大叔说好。

    我跑回去,在文涛之前的那病房,开门进去,没人住这病房。

    我爬到床底下,然后拿了那qie ting器,放进口袋。

    下来后,跟大叔说找到了钥匙,大叔马上带着我过去那边。

    然后,我塞给了大叔钱。

    他呵呵的拿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我去见了他的堂侄女,值班的医生,其实就是护士长这类的,主要负责换点滴啊,扎针啊,换药啊,测量体温什么的。

    她戴着口罩,呆着白帽,白大褂。

    我也看不清她的脸,只看到她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看起来挺年轻的。

    我对她点头说你好,她也说你好。

    然后大叔告诉了她情况,就是说那个多少号病房是我的好朋友,因为某原因,两人闹翻了,然后现在我要去看望朋友,麻烦她一下了。

    说清楚了后,女医生拿了男医生穿的白大褂,帽子,口罩给我。

    然后让我穿上。

    这个就容易,一穿上了后,我看了镜子,除了两只眼睛露出来,谁都看不清我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让她带着我去那病房。

    女医生带着我去了那病房,病房门口坐着的,果然是那两个保镖,文涛竟然没有换医院,胆子挺大啊。

    女医生对两个保镖说:“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拿着文涛的药。

    然后进去了房间里,看到的,果然是文涛,断腿,断手,谁能懂他的痛。

    一只手掌手指是绷带,一只腿上也是绷带。

    如果把另外的手和脚也弄断了,那就包扎得像木乃伊了。

    女医生这么吩咐我:“每天,病人吃的药,要按照开的药单上,准时送来给病人服下。”

    她交代着我,好像我真的是一个实习医生似的。

    文涛看了看我,然后继续闭上了眼,看起来他精神状况很糟糕。

    饱受疼痛折磨。

    这是他活该的。

    文涛闭着眼,但是女医生叫起他,让他吃药。

    我在思量着如何放置qie ting器,而且放哪儿的好。

    就在文涛吃药的时候,突然被水呛到,然后咳嗽,在他咳嗽的时候,女医生拍着他的背,我马上假装去拿门口的拖把来拖地,然后俯身下去,把qie ting器撞在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完美。

    然后,假装拖了地,女医生也喂了文涛吃药,告诉文涛这几天手术后,麻药的药效过了之后,还是会很疼,让他自己要忍着点。

    文涛躺下去,拿着手机看了看,继续睡觉了。

    我和女医生离开了。

    女医生问我道:“看到你朋友这样子,会不会很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当然心疼,心疼得不得了,真是可怜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死了我更疼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去无人角落,脱了白大褂,帽子口罩,然后给了女医生,离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监狱心理咨询办公室里,思考人生。

    这贺芷灵确实对我好,几份工资,的确是好。

    而且关键是心理咨询师这个,基本我什么事情都不用做。

    之前,在柳智慧的帮助下,治疗了不少心理疾病病人,虽然有些病人,柳智慧也无可奈何,但是,毕竟她的确治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,担心的就是有狱警送病人过来,因为我没那本事啊,虽然说我有点皮毛功夫,可是要论真的治疗大病,还是要靠柳智慧。

    不过,该来的,还都是会来。

    毕竟监狱里犯人那么多,经常有人出现心理问题,那也是太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有脚步声传来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然后,看到的是,监区的狱警,小凌押着一个女犯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小凌。

    我晕,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见过她,而且每次她来这里,都是因为她们监区要她押送犯人,这女孩子挺不错的,帮了我好几回。

    因为她看到我拯救了心理疾病的女囚,救死扶伤,她也对我心存敬佩,所以,我上次遇到困难,她也对我出手帮助。

    而我在想着要查监区女囚逃狱事件的时候,却完全没有想到小凌这人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太久了,每天脑子想的太多,根本一下子记不起来,这次见到她,我真是眼前一亮:“小凌是你!”

    小凌对我一笑。

    却见她推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囚进来了我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看着小凌,说: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是呀好久不见。因为我们监区这段时间都没病人,所以我就没过来了。你想我经常拉着病人过来麻烦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倒是不要紧,关键是能见到你,我就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嘴巴真会说。也没见你请我吃过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会儿下班就请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真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的,骗你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要吃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都可以,我们去外面饭店吃。”

    小凌看了看这耷拉着头的全身无力的女囚,说:“你还是先给犯人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一会儿聊。”

    我们直接都忽略了这女囚。

    送过来心理疾病的女囚,有歇斯底里发疯的,那需要好多个人押着过来,有活死人那类型的,就像这类型,然后一个女狱警就可以带过来了。

    小凌轻车熟路,把女囚锁在了铁凳子上,然后说:“我在外面等。”

    我说好。

    然后小凌出去了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女囚,干枯的样子,快死的样子,眼圈发黑,这不是什么心理疾病,应该是得了重病吧。该送去医院才是,送来我这里干嘛呢!

    我问道:“嗨你好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女囚抬头,看了看我,说道:“拿来!”

    她很尖利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奇怪的看着她:“拿什么来?”

    她突然举起双手,然后作势要掐我:“拿来!快点拿出来!快!快啊!”

    我靠,拿什么啊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女鬼个惊悚样,我有些害怕,退了退,她想挣脱铁链,疯狂的想要挣脱,一下子,扯得手上全是血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乱动,你看你手,都被弄得是血了。”

    女囚尖叫:“快拿来,拿来呀!拿来呀呀!”

    然后她疯狂的用头撞着自己的手上的锁着的铁链,紧接着,又用头撞铁凳子,我真的怕她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喂你够了啊你!再折腾下去,会死的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根本停不下来的疯狂的样子,制止她却制止不了,因为我根本不敢靠近她,怕被她误伤。

    她喊着道:“我死给你看,我死给你看!死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说着,用头疯狂的砰砰砰撞着凳子。

    一下子额头都是血。

    妈呀见过疯狂的,没见过这不要命的疯狂的,很快的,她自己在快速的连续撞击了凳子后,晕倒在地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靠了过去:“喂,喂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额头上都是血。

    我却不敢再靠近了,我生怕她一下子跳起来,直接抓住我或者掐住我的脖子弄死我。

    我急忙走了出去开了门,问走廊上的小凌:“这里面这女囚到底怎么回事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轻轻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们队长说她疯了,天天叫嚷着要死,让我送她来,来的路上还好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得亏她好好的,不然你一个弱女子,押送这疯子过来,路上发疯你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道:“她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发疯了,发疯了后,用头撞着凳子,说要死给我看,死给我们看。哦,是死给你们看。她这是要自杀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们队长就是说,她每天叫嚷着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太可怕了,那到底为什么自杀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她喊着拿来拿来,拿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摇着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次过来没有拿她资料啊?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没。她不是我所管辖的监室的范围,听说是sha ren进来的,用菜刀砍死了人,砍下了那个人的手。还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愕然。

    我说:“妈的又是一个sha ren狂魔。那,她为什么要杀她男朋友?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不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么大的罪,背负着那么大的罪,sha ren啊,你都不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我们监区那么多sha renkan ren的,我怎么个个都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也对,她们监区,随便点出来几个,有哪个不是sha ren伤人kan ren的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不是你管辖的监室的女囚,非要让你送女囚来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唉,我们队长说了算,她让我来,我总不能说我不想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吧。那看来,我有什么想知道的,只能问那女囚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她自杀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用头疯狂的撞击那凳子,我真怕她直接给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该不是会死了吧,那我们要麻烦了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还不会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:“进去看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