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8章 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
    林小慧的确还没出院,当我走到那一楼层的走廊过道,便看到了眼镜那家伙就在门口站着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像个守护神,守护神经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。

    眼镜看到我的时候,脸上却没有了平时的那欠扁的微笑,我马上意识到,有敌情!

    看到我走过去,他马上也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平时他都是笑着站直,看着我走到他面前,才淫笑着对我打招呼张先生。

    而这次,他竟然面露不悦之色后,马上迎面而来,不是有敌情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拦在了我面前,笑着打招呼:“张先生你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嗯,你好。”

    我准备绕过去,去见林小慧,他却拦着了我:“张先生,我们大xiao jie现在不方便见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睡着了吗。”

    眼镜说道:“她正在见别的重要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别的重要的客人,是谁?”

    眼镜微微笑,不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爸爸?”

    眼镜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所谓的重要的客人,除了他那新主子那给他钱的富二代之外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草拟,你把那家伙带来了是吧!”

    眼镜说:“张先生您自己不是也同意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推开了他,走过去,望向里面,从玻璃窗望向里面,看到的,果然是那富二代就在里面,正在悉心的给林小慧喂饭。

    一手拿着碗,一手拿着勺子,给林小慧喂饭。

    我看着,深呼吸一下,是吧,我还是有点吃醋的,我的心没那么大。

    我转头,问眼镜:“他们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眼镜说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不清楚才怪!你说不说真话!”

    眼镜说:“看起来,大xiao jie对他的这么个做法,挺感动的,也默默的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唉,人心果然易变,才短短的几天时间,就找到了所谓真爱。”

    眼镜说道:“没人会在原地等你。一辆车子过去了,又有一辆车子来,谁还在原地等待之前那辆车子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什么车,公交车吗。谁上都可以是吧!”

    眼镜说:“我没那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大xiao jie和富二代在一起,也有你的几分功劳的,你小子分到了多少钱,给不给我一点!”

    眼镜说道:“没有多少的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落了一个财色两空,你这家伙还不补偿我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是和他说着玩,既然林小慧和那富二代挺情投意合,开始有话聊了,那我就撤了吧,她走她的阳光大道,门当户对,找一个真正对她好的人,忍耐她的人,受得了她各种脾气的人。而我,继续做我的人渣,过我那漂浮浪荡的人在花丛过片片叶都沾身的生活。

    眼镜不回答我,依旧笑着。

    我走了。

    即将离开,门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,那富二代出来了,愣着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而里面的林小慧往这里看,也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,然后看看比我高出很多的高富帅,微笑一下,他也对我微笑一下,他给林小慧喂饭了之后,正拿着手上的垃圾拿出来扔。

    然后,我看看林小慧,离开。

    当我走到楼梯口,往下走了几个阶梯的时候,听到后面林小慧的声音:“张河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看她,然后急忙走回来了。

    眼镜扶着林小慧的,林小慧让眼镜走远点,说她自己能行。

    眼镜急忙的后退,回到了病房门口,离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我走上来,扶着了林小慧:“你身体还没恢复,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看着我,说道:“我想,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低着头,一会儿后,说道: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有些话,有些事,不如不说的好,你说是吗。我们还是朋友,对吧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这些天,我在床上,躺着,自从出事了之后,我想了很多,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,一个我很好的朋友,但绝对不会是我一个很好的男朋友,因为你不爱我。我缠着你,是我错了,我也会谈爱了,但即使我改变了,不像以前那么任性,倔强,我想,你也不会真正的接纳我。因为我感受得出来,你根本不爱我。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说:“小慧,真的对不起,那晚,我骗了你。其实也是虚荣心作怪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摇摇头,说:“我不怪你。我早就知道的,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,会情不自禁的为她做很多事很多事,就像我喜欢你,也会为了你做很多很多事,放下所有的自尊和身段,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。

    林小慧说道:“通过和你这段感情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。与其等着别人爱你,不如学会该如何爱自己,男朋友最重要的,不是他有多好,而是他对你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得对,我看他就挺好的,对你很好。”

    林小慧说:“在我和你的这段感情里面,我愤怒,疯狂,迷失自己,我爱得疲惫,一身伤痛,用尽了我的全部力气想办法要走进你的心,我一直在欺骗自己,你不爱我,所以我才遍体鳞伤。好吧,就说那么多吧,我们以后,还都是很好的朋友,对吗。”

    她擦拭着自己的眼泪。

    她是彻底的放下了吧,她要开始她崭新的一段感情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以后你不用来看我了,我过几天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或许,你也很快会收获属于你的爱情,或许以后我们很久都不见面,不联系,很久都没有消息,但你记着,那并不是我不再关心你,我不会忘记你。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,扶着墙,慢慢走回去,我分明看到她那眼泪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扭头,走了。

    真让人伤感,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对白,这样的伤感,这样的让人伤感。

    搞的我心里特别的难受,都快要跟着她哭了。

    离别的话最难说出口。

    你会找到新的生活

    我会收起我的难过

    相信一切都是值得

    就放心去吧

    祝你幸福和快乐自由的飞

    有天使在你身旁

    就放心走吧

    除了记得你灿烂笑容声音以外

    只能想念你

    走下了楼梯后,往医院大门外走出去,在医院那喷泉旁的大树下,有人拦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一看,是那个保洁员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,说:“大叔,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给他发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他摘下口罩,那么晚了,他还要出来搞卫生,这医院还让不让人活了啊。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来看你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你每天上班那么久啊,每天是要上二十五个小时的班吗。能有多少工资啊。”

    他伸了五个手指。

    我一愣:“五千!”

    他说:“加上奖金有七八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求你了大叔,去跟院长说一下,把我也招进来吧!我给你跪下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你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我做不了。再见,走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你朋友换了病房,你没找到他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换了病房?他不是出院了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文涛。

    大叔说:“没有,他ban li的出院手续,可他去了别的病房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他很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后面那栋,住院最贵的那栋,一天三千多,还不包括各种护理费,清理费,什么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真有钱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住那里的,是重症病人和很有钱的才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朋友也快死了吧,所以才去那里住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你要不要见他啊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家伙又想着捞钱了。

    我上次装的qie ting器还在原来的那地方那床底下。

    我还要去把那qie ting器拿下来了,去装在文涛新过去的那病房。

    谁知大叔说道:“可你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有你那身保洁员的衣服吗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那里的保洁员,和这里的保洁员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什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那里的保洁员,都是女大学生毕业的,要长得漂亮,还会护理技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妈的不就是个保洁员嘛,那么要紧啊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那里是主要为有钱人fu wu的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是进去看不了我朋友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道:“进不去,可是我可以带着你在外面晃晃,看一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有什么用啊。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我有一个堂侄女,在那边做医生,我可以让他带着你过去看看,你可以假装实习医生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以这样子吗?”

    大叔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就是想要把文涛这家伙往死里整!

    整死这丫的。

    整不死我心里不好受,整不死他他就要整死我,我的敌人那么多,文涛算是一个特别强劲和坚韧的那个。

    因为,贺芷灵。

    大叔马上拿出手机,给他的堂侄女打dian hua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